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难逃

崔白菀被亲得脑袋发懵,她呆愣着站在原地,甚至都忘记了躲闪,呆呆地问:“你说什么?”

沈思洲轻笑,低眸看着她的莹润精秀的鼻尖,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在下想毛遂自荐,不知崔姑娘给不给机会?”

“你、你、你……莫不是在诓我?”他的话不吝于平地惊雷,崔白菀捂着心口,手脚并退。

“我没开玩笑,”沈思洲收起笑容,认真解释道,“皇帝今晚邀你来,就是为了给你指派婚事。你今晚肯定是逃不掉的。”

“你怎么知道陛下的心思?”崔白菀还是有些不信。

沈思洲想了想,还是决定向她坦诚:“李六郎告诉我的,保真。”

“他?”

“嗯,他是六皇子,自然是能提前知道一些消息。”

“他!”

沈思洲看她比刚才还惊讶的表情,觉得有趣,怎么看都不够。

他收起逗弄的心思,耐心道:“你考虑清楚,等会儿宴席快要结束的时候,皇帝一定会当众问你,你可要想好应对之策。”

崔白菀只觉得脑中一片混沌,她试图一点一点缕清头绪:“所以,李六郎是六皇子,是他跟你说的消息,千真万确?”

“是。”

“所以,在宫里放河灯,也是他的安排?”

“是。”

“所以,你借河灯跟我说这事,是想要帮我?”

“是。”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帮我?”

崔白菀此时不再慌乱,甚至向前走了一步,仔细打量他的神情,试图在他的脸上找出蛛丝马迹。

为什么要帮她?甚至不惜搭上自己,难道是想从她这里获得什么?可是她有什么值得他索求的?

喜欢她?她不信,可是除此之外又有什么理由呢?

沈思洲叹息一声:“我……”

话音未落,就见有人压低了声音在喊:“沈思洲,沈思洲你在哪儿呢?”

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往这边摸索来,来人弯着腰,一边四处探看,一边小声叫唤。

未完的话被人打断,崔白菀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居然是屏气的状态。

自己是在期待些什么?

沈思洲回头去看那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崔白菀趁机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你怎么来了?”

李景淙见他泡在水里,赶紧把他拉出来:“不要命了泡在水里,我看你这么久还没回去,过来寻寻你,有什么事情不能跟兄弟说非要投河啊?”

沈思洲搭他的手从水里出来,他全身湿透,发丝也在往下滴水,透过湿冷的衣袍甚至可以隐隐约约看见里面的肌理,崔白菀不自在地撇开了头。

见他这般惨淡模样,李景淙叹气,又将自己的大氅脱下来披在他的身上,六月的天,他居然还身着大氅,批衣的时候,手指碰到沈思洲的脖颈,竟也是冷的。

“你自己穿着吧,身体不好就别硬撑着,免得明天就归西。”沈思洲皱眉道。

李景淙撇嘴:“那还是你死得快些。”

“六殿下。”崔白菀向他福身行礼。

李景淙笑道:“崔姑娘知道了啊,不必多礼,喊我六郎就好。”他又问,“你俩站在这里干嘛呢?可是在谈婚事?”

他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逡巡,恍然悟道:“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崔姑娘,你答应了没?”

崔白菀被人这般直白地询问,耳根泛着粉色,摇了摇头。

沈思洲锤他一拳:“哪有你这么问的,闭嘴。”

“这以后就是我弟媳,我急啊,”李六郎道,“崔姑娘,你还犹豫什么?”

沈思洲听不下去,去捂他的嘴,李景淙连连挣扎,就是要说:“崔姑娘这般犹豫难不成是想嫁给我?”

“!”

崔白菀霍然抬头,瞪大了双眼瞧他。

李景淙挠头道:“我父皇是想安抚文臣勋贵,所以想让崔晁两家握手言和,有意将你许配给晁瑛,让你们结为亲家。晁瑛那人我知道崔姑娘定然是看不上的,所以我才让元青来视线知会一声姑娘。

“如果崔姑娘也看不上元青的话,那我勉为其难,娶了姑娘,也不是不行。”

沈思洲又重重锤了他一拳,比刚才力气大得多,疼得李景淙直叫唤。

崔白菀看看他,又看看沈思洲,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沈思洲道:“你别听他瞎说,自己想明白就好。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再想办法。”

他这时说话依旧温声细语,不想吓到崔白菀。

李景淙道:“崔姑娘连我们都看不上的话,还能看上谁?裴淳?”说完,意识到不妙,先自行捂住了自己的嘴。

沈思洲瞪他一眼,对崔白菀道:“裴淳这人……是还不错,但是,他家风太严正,我怕你嫁过去不自在,你还是不要考虑裴淳为好。”

“对对对,元青说的是真的,裴家是个火坑,崔姑娘可要想清楚啊。”李景淙赶紧点头赞同道。

崔白菀抿唇不言。

裴淳似乎确实是个不错的成亲对象,知根知底,家世清白,与自己也有朋友之谊。如果自己求一求,裴淳说不定愿意帮自己这个忙,过几年两人再合离也不会耽误他娶亲。

至于自己,反正也不想成亲,以此为借口去出云观做姑子似乎也不错。

但是……

她看了沈思洲一眼,还是未能下决心。

李景淙说完想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对劲,挠挠头道:“不对啊,为什么崔姑娘看不上元青,这小子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是长得还行啊。”

句句戳中沈思洲的心,沈思洲道:“你还是不要说话为好。”

虽然有外人在,但崔白菀依旧还是将刚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沈思洲看她,眸光幽深,眼底藏着复杂的情绪:“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崔白菀咬唇,一定要他说个明白。

李景淙看两人这么墨迹,忍不住道:“我知道!”

他不知从哪个地方又掏出自己的那把折扇,扇得发丝飘扬,神情得意:“因为沈思洲心悦你。”

崔白菀闻言去看沈思洲,沈思洲罕见地有些许羞涩神情,但依旧眼眸晶亮地望着崔白菀,崔白菀竟从他的眼眸中看出了几分期待。

这眼神过于炽热,灼热得崔白菀连连后退:“我不信。”

沈思洲闻言神色冷了下去,他步步紧逼崔白菀:“如果不是真的,我为什么要帮你,刚才我又为什么要亲你?”

李景淙冷不丁听到这个秘密,装模作样捂住耳朵,实则暗戳戳在等待崔白菀的回应。

“我、我……”

崔白菀被他逼得心乱神摇,一扭头,慌忙逃了!

“哎,怎么跑了!”李景淙一砸拳,催促沈思洲,“快去追啊。”

沈思洲眼神晦暗盯着茶杯跑走的背影,道:“她会回来的。”

不会是说给谁听。

崔白菀回了宴席,皇帝坐在最前方的位置,她努力伸头去看,也看不见皇帝的面容。

与她遥隔云端,也能一语定她生死。

过了不久,皇帝身边的大太监过来前来召唤她。

王福海一脸笑容:“崔姑娘,圣人有请,快随咱家来吧。”

他话音刚落,许多人都往这边瞧,想看看是谁能有这个殊荣得见天颜。

崔白菀垂头,领旨应声,走在王福海的身后。

天僖帝原来也只是一个普通老人的样子,套在明黄龙袍内,却面容比寻常耳顺之年的老人还要苍老,身上缭绕着沉重的暮气。

他招招手:“可是崔卿的女儿?”

崔白菀上前行礼:“民女崔白菀,见过陛下。”

天僖帝倒是很亲和,笑着招她上前唠家常。崔白菀如履薄冰,每一句都谨慎回答,不知不觉后背都生出了汗意。

聊了几句之后,天僖帝有些精神不济,开始闭眼,但是又看到崔白菀还在这里,不得不强打起精神。

天僖帝问:“可曾许配人家?”

果然!

沈思洲没有骗她!

崔白菀暗中掐紧了自己的双手,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此时的她脑中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出什么应对之策,她下意识答道:“已经许过了。”

天僖帝闻言有些意外,问道:“许的是谁家?”

六皇子、裴淳、甚至是新认识的三皇子……脑中千回百转,不断闪现出许多人的名字。

像是宿命,像是枷锁,她逃无可逃。

她的嘴唇在颤抖,闭上双眼,如同认命一般,她选择从了自己的内心,最终还是说出了那个名字:

“新科状元沈思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