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过犹不及

废弃的保龄球馆里,只有空阔的场地,寥寥的几张座椅和破碎满地的玻璃。

【这个地方好像曾经是梵天的**地】

【梵天内部分成了三派,以mikey为首的一派常驻日本,底下的干部主要有Draken、三途和乾,与其对立的是黑川伊佐那一派,底下的干部主要有鹤蝶、灰谷兰和望月,

第三派是以月见璘也为首的中立派,底下的干部主要有稀咲,可可,灰谷龙胆和半间,中立派势力最大,并且掌握着接近一半的经济命脉,这才是梵天内部一直稳定的原因。】

【Draken的事?难道你想我在阿帕的婚礼上将事情捅出来吗?而且婚礼还没结束那家伙就偷偷溜掉了,我和场地都没拦住人。】

【我调查到如今黑川和月见都不在国内,梵天是mikey在做主。】

【……你和日向的婚礼马上就要到了,这段时间你就安分点吧!如果你出了事,我才是真的没脸见日向了!】

武道坐在废弃的椅子上安静地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连一虎都在劝他放弃。

但是,他果然还是放心不下,没有告诉任何人擅自跑到了这里。

座椅上蒙了一层厚厚的尘土就能够说明,梵天已经放弃这个据点很久了。

就在武道懊恼着线索又断了的时候,一个金属坚硬的东西从上而下抵住了他的脑袋。

“敢转头我就开**。”一个低沉微哑的声音在头顶这么说,

“嘘——首领要说话了,听好了!!”

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那个声音停在了武道身后的座位上。

金色短发的男人只穿了件单薄的黑色内衬,身形瘦削了一些,但好在脸色和肤色还算健康,他看起来有些疲惫,不过精神还不错。

看着那个背影,mikey竟然心情挺好的笑了笑,轻轻地说:“这未来,不错吧?”

“你还要追求什么?”

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武道忍着眼泪举起他的婚礼邀请函:“我是想来把这个交给你。”

“我和日向的婚礼,无论如何我都希望mikey君能够来,大家都过的很好,就像十二年前约定的那样,大家都很幸福,不幸福的只有mikey君。”

深觉话中冒犯到王的三途将**口猛地戳在武道的脑袋顶,难掩烦躁地威胁道:“杀了你啊!”

“退下吧三途,我想单独跟他聊聊。”

此时mikey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恢复到三途熟悉的面无表情的状态。

三途暗骂了句,不知好歹。“是,需要我叫Draken一起下去吗?”

Mikey没说话。

三途出去的脚步顿了顿,与站在门边黑暗中的龙宫寺对视了一眼,不甘心地收回了视线,他沉默地关上了门。

“黑色冲动是什么?”

“我一直以为毁了我生活的是稀咲或者是真一郎、Draken君的死之类的,但我错了,是黑色冲动。你在那卷录像带里提到的究竟是什么?”

“我和直人握手也回不到过去了,肯定是因为我们‘拯救日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这多亏了mikey君。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这次完全不同的时代里,是mikey君守护了大家。”

“所以这一次轮到我,来拯救你!!!”

武道倏然站起身来,一颗**毫不犹豫地贯穿了他的右肩。

“啊……哈啊……”

武道趴在地上大口的咳血,他艰难地回过头,对着他的是mikey散发着寒芒的**口。

“我本来不想见你的,因为见了面就只能这样做。”mikey垂下**口漠然地看着挣扎着跪坐起来的武道。

“有一件事情你说错了,我确实帮过日向几次,但最后让日向活下来的……”

“是稀咲,他解开了心结,放过了日向。”

“加入芭流霸罗之后我才知道的,最初的芭流霸罗是稀咲为了帮璘也实现‘称霸日本’,璘也为了帮稀咲成为‘最强不良’这样的目的才成立起来的。听着很奇怪对吧?就是这样一个误会成为了日向的死因。”

“在梵天逐渐壮大后,稀咲和璘也的误会也解开,说到稀咲幼时坚定的不良梦想的时候,日向的存在就出现了,不知道为什么,稀咲好像很在意他最初的理想是日向的事情,一直在针对日向。”

“知道了起源后解决就变得简单多了,我去找了璘也,让璘也跟稀咲来谈,看,稀咲去给你们送新婚贺礼的时候不就放下杀心了?”

Mikey平平淡淡地揭开着困扰着武道无数次的,日向死亡的谜题。

“咳咳……竟然是因为这样么?”武道的肩膀火辣辣的疼痛。

“现在知道了所有的答案,是不是能够安心了?”mikey再次举起了**,这一次的**口对准了武道的脑袋。

mikey的眼底尘封着一层层难以融化的寒冰,冷漠、残忍、弑杀、无情,这一刻,武道才意识到,面前的十二年后的mikey君早已是极恶组织梵天的首领!

“你漫长的旅途到此结束了。”

“彭!”

“当!”

**擦过武道的太阳穴打在胶漆脱落的墙壁上,那把**也顿时脱落,金属的手柄重重地磕在地板上,激起一阵灰尘。

一直在角落里默默关注的龙宫寺发现mikey的状态不对,及时冲上来打掉了mikey手里的**。

“你清醒点啊mikey!那是武小道!!!”

龙宫寺死死地抱住mikey摇晃着他。

Mikey有些迟钝地抬起眼皮看着近在咫尺的Draken,后之后觉的想起来他刚才竟然朝着武道的脑袋开了一**。

龙宫寺沉住气,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再刺激mikey,于是他缓和了语气推着mikey向外走去:

“今天璘也要从菲律宾回来,吵着要你去接他呢mikey,你再晚点就要迟到了。”

Mikey半推半就被等在外面的三途送去了机场。

*

*

*

东京国际机场

三途开着车停在了机场外一处监控的死角,落下车窗三途四下望了望,拥挤的人群里没有发现熟悉的人影。

“还没来。”

Mikey闭眼在后座养神,时间本来就提早了许多,Draken想要把他哄走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还不至于这都看不出来。

应该是飞机延误了,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来自菲律宾的航班才抵达机场,陆陆续续有外国旅人拖着行李从机场走出来,他们询问着出租车的价格,很快离开了。

人群攒动,三途一眼在其中发现了穿了件袍子似的白大褂,带着鸭舌帽的青年,青年的目光在监控的死角一处处逡巡,很快看见了站在车前的一头醒目粉**的三途春千夜。

璘也把行李箱拖着跑,小轮子在地板砖上咕噜噜直响。

等到近前了,连眼神也不给三途一个,“咚咚咚”敲响了后座的玻璃,看里面落下车窗露出mikey柔和的面容时,璘也才欢呼一声,打开车门一把扑在mikey怀里。

“mikey!我好想你啊!”

Mikey纵容地看着那颗脑袋在他怀里拱来拱去,鸭舌帽直接被拱到了垫子上,把本来蓬乱的长发折腾的更加凌乱了。

“璘也,快起来,你要压到sweet了。”

璘也瞬间直起身,四处来回瞅。“sweet也来啦?哪呢哪呢?!”

“喵——”听到主人的召唤,银蓝的缅因猫缱绻地叫了一声,从车座底下跳进璘也的怀里,舒服地呼噜呼噜不停。

“sweet!有没有想我啊?”

璘也靠在mikey的怀里幸福地撸着猫猫。

开车的三途只觉得牙酸,郁郁地调整了反镜的角度。

“璘也。”平稳的车途里mikey一下一下摸着璘也柔顺的黑发突然问道,“你觉得这个未来怎么样?”

这个未来?

虽然奇怪mikey的措辞,但璘也想了想还是很快地给出了答案:“很美好哦!”

“我知道那些事情啦,mikey为了以前的伙伴都能幸福的生活,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啊!”

“mikey的努力都是有价值的!现在的一切都是我们所想的样子,已经很棒了呀!”

触动了mikey的,如武道所说的,只有他不幸福的话,让mikey心底的难受和不悦终于消失了。

武道的那些话,说着拯救的话,肯定他的同时也否定了他十二年来无数个日夜的努力。

东卍的大家都是幸福的,坚仔和艾玛在一起了,武道和日向即将结婚,稀咲和璘也完成了不良的梦想,伊佐那拥有爱他的兄弟,他自己的承诺也完成了。

Mikey终于释然地笑出来。

求仁得仁,这个未来,很棒啊。

过犹不及,无有圆满。

这个道理,mikey想,武小道应该也懂的吧。

*

*

*

保龄球馆

安抚住mikey后的龙宫寺急忙跑回楼上,拿出刚刚从楼下车里翻出来的绑带和药品给武小道止血。

伤在肩膀,并不致命。

给武道喂了两片止疼药后,龙宫寺背起武道稳稳当当地托着他从楼梯往下走,一直把人搬上了车。

“Draken君……”

后座上的武道声音有些虚弱,却如龙宫寺曾经见过的、十二年前那般坚定,“不论多少次……我都会去救mikey君的……”

“……武小道?”

龙宫寺沉寂了十二年的初心再次被触动了,归来仍是少年的,果然还是武小道啊。

龙宫寺笑了:“告诉你个秘密武小道,当初我义无反顾地跟在mikey身边,跟你是一样的想法啊,不论时间过去了多久,mikey也是不会变的!”

“虽然mikey没有后悔,但这条路根本不是他自愿选择的!他本应该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要和你一起……”

“拯救mikey!”

武道和龙宫寺的手交握到一起。

朦胧间电光一闪。

母亲叫喊他起床的声音逐渐代替了龙宫寺的笑容。

武道一个鲤鱼打挺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愣愣地看向日历,今年竟然是2008年!!!

他还在上高中?!

他又穿越回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