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班级审判三

啪。

原本已经构筑起的推理路径被人一脚踢开,自称“**凶手”的家伙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自己站了出来。

不可思议,但有好像理所当然。

降谷零丢开脑海里纷乱的想法——抛去各种因素来看,如果在不知道班级审判规则的当时的情况,的确,由二本木任矢当那个“**凶手”确实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柘浩章已经时日无多,没有药品和食物的他在受到枪伤的情况下,不出意外应该会是第一个坚持不下去的。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用自己的死亡来打破僵局,争取让别人活下来的机会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想法。

虽然没能成为正式的警察,但柘浩章本身就是个足够大胆、足够耀眼的奉献者。

他不想就这样死去……不想死的毫无价值。

从理性而言,让二本木任矢杀死他确实是最划算的——既可以让其他人活下去,又能让自己的挚友离开这里,得到外界的帮助。

——如果没有班级审判的话。

但是从感性而言,让想要成为警察的幼驯染背负**的罪……是仅仅想象,都让人忍不住皱眉的计划。

而二本木的性格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支持幼驯染这种**计划。降谷零更倾向于这是柘浩章个人的计划,二本木参与其中可能是因为被蒙骗了。

但这么一想,柘浩章的形象似乎已经完全变成理性到冷酷的样子了……

……

【“希望我的死亡可以给大家带来希望,而不仅仅是痛苦。”二本木任矢压低声音,模仿那个逝者的声音说话。

随着音调的越来越低,他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压下去,腰越压越弯,最后整个人伏在了桌面上:“……他是这么跟我说的。”二本木的脸埋在手里,闷闷的继续说。

“他求我把枪给他,求我离开,让他独自去面对那狗屁一样的‘伟大的死亡’。”

“我知道啊!我当然知道hiro已经不行了!我从没有任何时候那么清楚的明白他就要离开了!”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留下了少年困兽般的嘶吼在房间里回荡。

“……**会下地狱,**也会下地狱。既然这个罪名非得有人背负,那还不如让我来。”抽泣声掩饰不住的冒出头来,又很快被压了下去。

所有人都像被当头一棒打懵了,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怎么……可能。”加门真乃佳晃了晃脑袋,红发随着她的动作在眼前摇晃。“担负罪名下地狱是什么理由啊!怎么可以用这个当成**的理由啊!”

“……罪名什么的无所谓,我只是不想看到那家伙自顾自的死在那里。”

“别开玩笑了!”加门真乃佳的手激动的拍在身前的台面上,如果不是被限制了活动范围恐怕她能直接冲到对方面前:“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二本木!”

“你是不想活了吗……!”】

……

自己承认自己是凶手,这的确和找死差不多。

松田阵平深吸一口气,真心实意的对黑白熊背后的幕后黑手感到了憎恨。

将生命作为筹码,用这座以死亡和鲜血搭建的舞台毁掉这些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也是一次次在观众的神经上跳舞。

他们做错了什么要经历这种事情……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啊!

虽然说着“想要揍警视监”,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松田阵平的心中从不缺乏正义。

他并不在乎这双擅长拆卸的手拯救过多少生命,他只知道自己要亲眼看着又一个年轻人走向死亡,而自己无能无力到伸出手都做不到。

坐以待毙的感觉太过糟糕,松田一拳锤在身旁的墙壁上,把跟他一起看直播的萩原吓了一跳。

萩原研二看了看墙壁上蛛网状的裂痕,又看了看松田阵平,叹了口气。

“小阵平,让我看看你的手……”

……

【二本木任矢抬起头,眼眶泛红,强撑着笑了笑:“是啊,我就是不想活了。”

加门真乃佳一时失语,愤愤的拍了一下桌子。

源平守彦张了张口,刚想说什么就被佐平遥介的话打断了。

浅色虹膜的少年像小学生一样举手发言,说出的话却一针见血:“二本木你不是会在柘浩章还有生存希望的时候主动放弃的人,那么一开始为什么要配合柘浩章偷**?”

二本木任矢愣了一下,目光下意识落在不远处的某人身上,但又很快移开,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理由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他逃避一样扭开头。

“不对。”佐平遥介认真的分析:“你说柘浩章求你把枪给他,说明那个时候应该是你们已经合作换出**、柘浩章准备自尽的时候……那么之前呢?”

佐平遥介注视着二本木任矢,眼神是说不出来的认真。

没有怀疑,没有同情,只是单纯的在追寻一个真相。

二本木任矢却仿佛被这目光刺到一样后退了一步,最后在对方不依不饶的追问中败下阵来。

“啊啊,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吧!”黑发少年在烦躁中把自己一头乱发折腾的更乱了,“hiro他一开始确实没打算**来着,他取那颗**是因为发现了黑白熊说的那个卧底。”

“卧底?!”】

……

正在看直播的降谷零心里一紧,没由来的想起了朗姆要他调查这场直播的事情。

……来自未知组织的卧底。

他冷静的注视着,思考并分析某种可能性。

……

听到这里,琴酒抬起头目光森森的看了一眼直播画面,一眼就锁定了其中看似镇定的某人。

银发的**擦了擦手里的枪,冷笑一声。

……

“……发现了卧底。”柯南怔了怔,看着那群看起来如此鲜活的少年……不管哪一个是卧底都会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完全看不出来哪一个是潜入警方的卧底……

……

【这句卧底像是一枚**,一语惊四座。

源平守彦注意到对面的佐平遥介都被惊的稍微睁大了一点眼睛……不过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家伙的惊讶大概是那种“居然有人比我先发现了”的惊讶。

所有人都表现出了或多或少的情绪起伏,源平守彦注意到身边的秋泽柊羽控制不住用手撑着身前的台面身体往前靠了靠,但很快就收敛了动作,老老实实站好了。

“他是怎么发现的?”佐平遥介追问。

秋泽柊羽吐槽:“等等,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先问卧底是谁吗?”

鲶江羽海直截了当:“所以卧底是谁?”

二本木任矢选择性的先回答了佐平遥介:“因为hiro的能力、或者说天赋很特殊,他很擅长和接触过的人感同身受……嗯,应该说是共情。总之hiro对情绪很敏感,在接触的过程中察觉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