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二十章

“纲!有你的信哦!”

宗像正吃着早饭,奈奈就拿了个信封走进来:“难道是女孩子的信吗!”这个仍是少女的母亲此刻满脸粉红泡泡,恨不得替儿子把信拆了。

儿子:“……”实不相瞒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先看了一眼落款——三浦春。

宗像面无表情地看完信,顶着奈奈亮晶晶的眼睛打破了她的幻想:“是来找我比赛的。”

一位母亲失去了兴趣。

餐桌另一边的碧洋琪似乎有些失望:“那孩子想了一晚上就这么个结果吗。”亏她说了一晚上爱的重要性。

reborn美滋滋地蹭着把信看完了:“不是挺好的吗,加油啊。”

我果然还是魅力无边啊——小婴儿心里如此想着。

“你好像很高兴呢。”宗像皮笑肉不笑地揪住了reborn的大脸盘子,“可真都是拜你所赐呢,第、一、杀、手、大、人!”

住在附近的名叫三浦春的女孩,迷恋上了reborn。

昨天放学回家的途中,宗像和reborn就被那姑娘拦住了。

『明明长着一副清高出尘的脸,内心却这么丑陋险恶!reborn在你身边,将来该怎么办啊!!』

愤怒的女孩恨不得当场将宗像千刀万剐,狠狠地骂了一通之后离开了。

究其原因,是reborn毫不遮掩地说自己“是彭格列家族的家庭教师”,“工作是把纲培养成彭格列家族的第十代首领”。

一般的小孩子是不会自己说这种话的,三浦春坚持认为是宗像向reborn灌输了拉帮结派的肮脏观念还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晚上的时候还偷偷守在沢田宅外面意图把reborn偷走。

碧洋琪自告奋勇说她来解决这件事,拎了一瓶酒就出去了。

所以……

「如果reborn真的是家庭教师,那要成为首领的沢田先生一定更厉害了。

你要是能赢过我,我就相信reborn所说的话,不再过问半句。

今天放学后,我会与你决一死战。」

成了这么个结果呢。

不知道是不是该感叹终于有【普通】人愿意相信小婴儿是杀手这个设定了。

可这也融入太快了吧,上来就是决战。

光看人的话还挺有趣的,只是做的事确实让人有些头秃。

宗像无声地叹了口气:最近的事还真是一桩接一桩。

为什么说一桩接一桩?

“沢田会长!今天也要加入拳击部啊!”

“沢田会长今天也不要加入拳击部呢。”

除了礼貌微笑,宗像好像也做不了别的什么了。

寸头的男生丝毫没有被打击到,他拉了拉手上的绷带,充满热情地大吼道:“是吗那我下午再来问一次!”

转头噌得一下就没影了,只远远飘来他活力十足的嗓音。

狱寺抽了抽眼睛,望着男生远去的方向有点无语:“那家伙谁啊?”又没礼貌嗓门又大,还看起来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山本搭在狱寺肩上给他做了科普:“那是二年级的学长啦,名字叫笹川了平,是拳击部的部长。”

“哦这样啊。”狱寺不置可否,一抖肩膀把某人的手臂甩了下去,“别擅自碰我你这个肩胛骨!”

山本哈哈笑着逗狱寺玩,感觉已经成了他的新乐趣。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问宗像:“就这样来一次拒绝一次吗,快一个星期了哎,总觉得那家伙很有毅力的样子啊。”

“一个星期!”狱寺差点跳起来。

因为姐弟重逢,狱寺出去躲避了一个星期。没想到就这一个星期,宗像身边又出现了一个新人物。

宗像倒也没觉得太烦恼,笹川了平并不是个让人讨厌的人。他的眼里是对拳击纯粹的热爱,所以他希望他喜欢的宗像也能同样喜欢拳击。

特别是宗像看了一下拳击部的数据……挺可怜的。

这样一想也怪不得笹川了平到处拉人入部了。

其实也就是上个星期宗像在校园里例行巡查,发现几个学生逃课在外游荡。大概是宗像外表上看起来比云雀无害多了,那几个三年生直接动手“拒捕”+“袭警”。

所以说力量是解决一切问题的通用办法。宗像一拳一个给三年生放倒了,拍拍手就拖着去给云雀处理了。

而这一切都被上课望呆的笹川了平看了个正着。

于是便是长达一个星期的入部邀请了。

一开始宗像拒绝的委婉,但是委婉的话了平根本听不懂。你说“有机会的话一定”,在他听来就只剩个“一定”了。所以现在宗像都是直截了当拒绝,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要不去剑道部挂个名算了。

他拿出下一节课的书本摆好:“谁知道呢,说不定再过段时间他也能看明白我的态度了。”

上课铃响起,今天第一节是数学课呢。

看着几个男生都坐好开始上课,一旁的女孩倒有些心不在焉。

笹川京子望了望斜后方的宗像,眼中闪过一丝忧愁。

“沢田会长!现在想要加入拳击部了吗!”

放学的时候笹川了平“如约而至”,那大嗓门吼得其他学生收拾东西的动作都快了几分。

了平闲不住地原地左右出拳,他向宗像认真建议道:“打一场吧!打过一次以后,你就会爱上拳击的!”

狱寺想说点什么,却被宗像挥手制止了,山本笑嘻嘻地拉过他的脑袋,毫无意外地得了个白眼。

宗像也很认真地回复了平:“很抱歉我真的对拳击没有兴趣,抱着这样想法的我若是真的去打拳击的话不是对拳击的侮辱吗?”

显然这话把了平唬住了,这个本来脑容量就不大的人这会儿更是纠结起来了:宗像真的很有打拳击的天赋就算现在不喜欢真正打过以后喜欢上了也不存在什么侮辱不侮辱的啊话说只是让打一次而已啊怎么就扯到侮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极限地搞不懂啊——————!!!!!!!!!!!!!!”

了平面目狰狞地抱住脑袋疯狂摇晃,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中对着墙壁就是“哐哐”两下。

这发展着实把宗像都吓了一跳:“笹川君……”

“明天比一场吧!”

了平猛然抓住宗像的肩膀:“什么喜不喜欢侮不侮辱的,先打了再说吧!”什么弯弯绕绕的他根本搞不清楚,还是用拳头说话吧。

“明天来拳击场比一次吧。”他的眼睛里似乎在跳动着火焰,“我会让你见识到拳击的美妙的!”

这样可以说是“拜托”的话让宗像有些无法拒绝,就这一瞬间的迟疑,了平就高兴了。

“太好了你终于答应了……”“哥哥!”

了平的欢呼还没说出口,就被一直在一旁的女孩打断了。

“哥哥?”狱寺挑着眉毛重复了一遍。

山本托着下巴看了看了平和京子:“说起来这两个人都姓笹川呢。”

笹川京子有些苦恼,又有些纠结,但还是决定数落一下自家兄长:“沢田君都说了不想去了,就不要强迫人家了。”

这话了平不服:“我可没强迫,对吧沢田!”

这下一切都回到了宗像身上,在了平的炯炯目光下,他开口道——

“没有强迫哦。”宗像笑眯眯地看着兄妹两,“在笹川君的热情邀请下,打算去看一下呢。”

“对吧!我就说吧!”要不是房子有天花板,了平大概能蹦到天上去。

他站不住似的原地跳来跳去:“真想快点到明天啊要不就现在吧!”有点后悔刚刚时间说得晚了。

狱寺翻了个大白眼:“别得寸进尺啊!”

“今天有约了,抱歉呢。”还有个让人头疼的女孩子需要解决呢。

了平兴奋地表示要去做准备,大吼着高兴地离开了。

“哈哈哈,走掉了呢。”山本撑在门上望着了平一路奔跑,“笹川前辈真是热情呢。”

京子闻言有点不好意思:“抱歉啦哥哥总是这样。但是,”女孩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虽然看起来很粗犷,但也有温柔的一面。”

看着这样的笑容,宗像的脸上也不自觉盛满了笑意:“你们兄妹关系一定很好吧。”

狱寺的手指无意识地抖了抖。

“哥哥一直对我很好啦……”京子的脸有些红扑扑的,她似乎很开心,“沢田君好厉害啊,我也很高兴。”

“我很久没有看见哥哥那么高兴了。”

回家的路上,山本突然想起了什么:“说起来,之前隔壁班的有来找过会长打排球呢,那个时候不是拒绝了吗,怎么这次答应了?”

他不觉得宗像是真的对拳击有兴趣。

狱寺也打听过这件事,不过,脑洞超大的他已经开始脑补宗像穿着短裤大喊极限的样子了……打住!

“唔……”宗像组织了一下语言,“找我打排球的人,并不是希望我对排球能有多么喜爱,他们只是觉得我很厉害,想要利用我赢得比赛。”

“不过笹川君不一样,”他回想着了平永远亮晶晶的眼睛,“他是发自内心的热爱着拳击,也想要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分享出去,希望他喜欢的人也能认同拳击喜欢拳击。”

“这样纯粹的感情,真的很感染人啊。”

宗像眨了眨眼睛:“就会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的东西呢~”

“不过也要好好想想明天该怎么拒绝。”

“好过分。”

少年们打打闹闹(仅限山本和狱寺)地在路上跑跑跳跳,任谁看了,也只会感叹青春的可爱。

走到桥上时,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响。

像是金属碰撞的声音。

“我这是耳鸣了?”山本掏了掏耳朵,“呐你们听见了吗,啪嗒哗嚓的声音?”

一道奇特的身影越走越近。

三人不由停下了脚步。

狱寺有些戒备地伸手掏炸药,这个警惕心满分的人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杀手了:“当然听见了甚至还看见了,会长,请小心!”

宗像……宗像有种微妙的预感:“我感觉……”

来人不是很高大,盔甲下的个子不会超过一米六。

是的,那金属碰撞声便是来自他身上的盔甲。大夏天里穿了一身战国武士的铠甲,但是头上却带了个塑料头盔,手里拿的也不是战矛而是高尔夫球棒。

“……”山本被这个打扮惊到了。

但他也背手握住了球棒。

很确定对方是冲着他们来的了。

宗像一个没留神,狱寺拿着炸药就冲到了前面:“什么人!来干什么!”

感觉知道对面是谁了……宗像心情有点复杂,这姑娘真是……

头盔战士摘下了头盔,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

“是我,是小春。”

三浦春满脸疲惫,眼下一圈青黑。

她昨晚一夜没睡,今天上课都打了盹,但还是累得要命。

“是个女孩子耶。”山本松了手,“会长,是认识的人?”

宗像有些无奈的扶额:“勉强……算是吧。”

又是一个他不知道的人!

狱寺看着小春满脸嫌弃。

小春举起高尔夫球棒往地上一跺:“沢田先生!约好了今天放学后决斗的,你迟迟未来,小春只能来找你了。”

不等宗像说话,她从身后拿出什么扔过来:“我去过你家了,Reborn把你常用的武器给了小春,我就带来了。”

这一棒子砸得可真歪。宗像拿到手里一看——

是洞爷湖……

“来吧!”小春再次戴上头盔,“已经等了很久了!”

山本狱寺互相望望,最后一起看向宗像。

宗像叹了口气:固执的孩子可真难应付啊。

“你们先走吧。”

“怎么可能先走,我可是会长的左右手啊!”狱寺当然不能答应,“而且这女人提到了Reborn先生,一定是跟家族有关的事情吧!”

山本肯定也不会走:“我说过的啦,会长玩的游戏怎么能没有我呢。”

不说宗像心里怎么想的,小春内心更加悲愤:另外两个男生竟然也是黑暗的黑手党家族成员!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可爱的Reborn和沢田先生,都是黑手党!

“啊啊啊啊啊!!”

小春化悲愤为力量,举起高尔夫球棒就朝宗像冲了过去!

她是学校的体操队队员,身手也算是十分敏捷的。不过厚重的盔甲影响了她的操作,让她此时看起来笨拙的要命。

旁边观战的狱寺白眼快要翻到天上去:“这女人是来搞笑的吗?这水平还要跟会长决战,还不如那个打拳击的呢。”是在让会长陪她玩吧!

山本搭在桥栏上看得津津有味:“不是挺有趣的嘛,我看会长也蛮开心的。”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很开心的?

宗像给山本的天然呆打了个零分。

小春完全不会武打和格斗,完全是逮着人瞎打。

但宗像却不能瞎打,他还是怕伤着对方的。不过小春的盔甲似乎挺结实的,打几下应该没什么毛病吧。

让他瞧瞧把小春打到那个方向比较合适。

这一瞧发现Reborn来了。

小婴儿站在栏杆上满面春风,看着少年少女们为他而战心里爽翻了。

一番试探过后,宗像确定小春胸前的铠甲最厚。

在女孩又一次扑过来时,宗像一刀击中对方胸口。

一声闷响,小春被这一股力推得止不住后退。

山本挥了挥胳膊:“本垒打!”

宗像把洞爷湖往地上一戳:“真是饶了我吧……”

他要被现在的小孩子折腾死了。打又不好打,骂又不好骂,还得关心一下对方的心理健康,真难。

按理来说这一战算是结束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盔甲太重,小春根本控住不住自己的动作。

她“手舞足蹈”了好一阵子,啪叽一下歪在栏杆上。

然后栏杆断了。

“……”

不是吧!

世界有意识吗?是不是在搞我??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真要把宗像心态搞炸,该庆幸这次下面是河吗?

桥上几人赶紧上前查看:完了,小春游不动。

“help!help!”

狱寺满脸嫌弃地看着扑腾来扑腾去的小春:“真不想管她啊蠢得要死……”

话音未落宗像已经跳下去了。

狱寺一个激灵,差点也跟着跳下去,却被山本拽住了。

“咕噜咕噜……”小春喝了好几口河水,即使她拼命挥动手臂,也抵挡不住下坠的力量。

精心准备的防护盔甲此时成了她的牢笼。

朦胧间,她看见一个人跳了下来。

这个她刚刚还恶语相向刀剑相对的人,抓住了她的手,她一下子就安下心来。

“真是的你这个女人尽是给会长添麻烦!”

狱寺对着抱膝坐在地上的小春一阵数落,“要是会长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别想活了!”

山本掏出包里备着的毛巾给了小春一条:“已经没事啦,看她这样子应该有在反省了。”

反不反省都已经这样了,宗像现在不想说话。

他细细地打量着缩成一团的女孩,心里有一个猜测。

“***……”小春突然闷着头说了些什么,“太帅了!”

女孩突的一下蹦起来,精神的不得了!

她脸颊红红地看着宗像:“真是太感动了……对还是敌人的小春伸出援手,太感人了!”

“飞身前来救我的沢田先生,真的是太帅了!”

小春一把搂住宗像的胳膊:“小春要做彭格列家族首领的妻子!”

“…………”

宗像微笑着掰开小春的手臂,背起狱寺带下来的书包:“我先走了。”

转头就走。

小春愣了一下,立马追了上去:“请等等我沢田先生!小春会努力的!明天不今天,今天就开始做新娘修行!”

望着狱寺骂骂咧咧地去追小春,山本笑出了一嘴洁白的牙齿:“真是有趣啊哈哈!”

Reborn把一叠纸放上矮桌:“这是三浦春和她父母的全部资料。”

见宗像看得认真,他打趣道:“难道真想让她做你妻子?”

然后得到宗像面无表情的一瞥。

“我在想,”宗像轻轻敲着桌面,“这孩子的出现有什么意义。”

彭格列情报部门送来的资料很全面,上到三浦夫妇的工作以及银行存款,下到前天超市购物的清单,应有尽有。

但这不是宗像关心的重点。

“父亲是大学数学教授,自身学习成绩也十分优秀。”昨天就看见小春穿着绿中的校服,绿中是所非常优秀的女子中学,在整个东京也十分有名,想要考进去非常不容易。

“动手能力和执行力很强,对于在意的东西很执着。”决定好要偷Reborn当天就来偷,决定要决战一晚上就缝了个像模像样的盔甲,为了目标会拼尽全力的努力。

“是校体操队成员,一直以来在体操上取得过不少奖项。”身手不错。

宗像垂下眼眸:“她会是……”适合他的族人吗……

「有才能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他身边,是在预示着什么吗?

这是命中注定吗?

这个世界仍有他需要去做的事,有他需要的人。

突然开始期待与笹川了平的比试了,那个孩子会给他惊喜吗?

给了,

惊喜十足。

完全不是普通初中生的水平。

了平的“极限直拳”快得不可思议,宗像都差点没躲过去。

可以确定了,笹川了平是和山本狱寺和云雀“一样的人”。

高基础高上限,未来不可限量的人。

就是他要是能不要再追着他让他打拳击就好了。

“我看你好像挺喜欢他的。”Reborn翘着腿翻过一页漫画。

宗像照着说明书摆弄新到手的库洛牌:“这就是你问他要不要加入彭格列家族的理由?”

说实话这些孩子除了山本都不符合「青之氏族」的标准。

但他早已不是青之王,他的部下也不再是青之氏族。

他的选人标准或许该稍稍改动一下了。

Reborn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是表情有点微妙:“你今天……”

“今天什么?”

“没什么……”

在看见宗像和其他人一样一脸敬佩地看着泰拳师傅“帕奥帕奥”的时候,Reborn就失去了表演欲望。

现在也是。

要他问宗像“今天下午你到底有没有认出我来啊”吗?

呵,百分百会被嘲笑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