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42 章

第四十二回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鹰嘴峡谷的干部试炼也到了尾声。

四小只的默契已与最初有了明显进步。

白子默决定趁最后时限带大家做一个五星级任务。

不过像这种五星级别的任务,之前也没有哪个初级弟子接触过,一般都是中级弟子才有资格跟随长老行动。

像顾星魂他们这种等级,也就是孟极愿意花时间花经历带。

其他队伍听说了这件事无不羡慕。

弟子一:“你听说了吗?孟极长老带他们去做五星级的任务!”

弟子二:“听说了,听说了,感觉好厉害啊。”

弟子三:“是啊,不像我们,还在做初级任务。”

弟子四:“初级任务又难又麻烦。”

大家七嘴八舌好一阵抱怨,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在所有队伍处理初级任务时,只有顾星魂他们小队百分之百解决了问题,而且在他们晃晃悠悠做事情的时候,他们已经连续数天解决了近十起纠纷。

按处理的数量,顾星魂他们是其他队伍的十倍,这些人连一起纠纷都处理不好,又有什么资格提前接触五星级的任务呢?

灵山所有任务都有等级划分,十星以上的任务一般都要修士带队才可以解决,只不过白子默是个特例,他所有任务几乎都是独立完成的。

这次的五星任务,对他来说绰绰有余。

白子默看了一眼这些兴致勃勃的少年们,心里有点好笑,不过是个任务,至于这么开心嘛。

小队人数共5人。

此次任务发生在鹰嘴峡谷区域内的小桥镇,系当地一姓张的外员所托。

顾星魂显得有些忐忑但更多的还是高兴。

经历了这一段时间的磨练,他终于确定了对哥哥的特殊情感,那种只增不减,羞于诉说的感情让他浑身都是劲儿,用都用不完。

见不到面会思念,见到面又欲言又止,即使出门做任务,内心深处也时刻牵挂着他。

他觉得自己病了,这是这病让他甘之如饴。

眼神轻轻扫过那人,既然如此,便顺其自然吧。

想罢,环顾四周,连带着看朱厌都顺眼了许多。

朱厌嫌弃的撇开脸:“你小子对我笑的好恶心啊。”

顾星魂更嫌弃的撇开脸,自己真是瞎了,怎么会觉得朱狗顺眼,他无语的抱怨道:“不会说话,你就别说。”

曹明镜:“....”

陆吾:“哈哈...大家还是快些准备准备,明天还要出发呢...”

长夜漫漫,每个人都期待着天明。

时间一转眼来到第二天。

五人收拾好行囊,快马加鞭。

不出一日就来到小桥镇。

镇子不大,约有千户,被一条河包围着,镇子里的人出门做活,都要经过一座用石头垒起来的桥。

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小桥镇。

五人抵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空气中飘过几缕甜腻腻的味道,众人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

没想到村口竟然敲锣打鼓,火纸满天飞。

曹明镜惊奇道:“这是在干什么?”

白子默道:“张外员家的女儿夭折了。”

众人便心下明了。

那吹落打鼓的队伍十分浩荡。

吹唢呐的师傅就请了三个。

他们分三个方向坐着,拿铜拿锣的坐在唢呐师傅的两旁。

见他们一行人来,马上吹了起来。

白子默撵着马来到棺椁旁。

张外员流着泪赶忙来到白子默身旁,“孟极长老,您可来了,您要为我小女儿做主啊!”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泪眼婆娑的妇人。

白子默朝着香炉里上了三柱香,又鞠了三躬。

一旁的妇人再也忍不住,小声的哽咽起来。

她家本是小桥镇上数一数二的仙门人家。

丈夫虽是个入赘郎却也饱读诗书,在人间混了个一官半职。

成家数十年,育有三子,小女儿尤其乖巧可爱。

可谁曾想,小女儿却突然死了,他们查不到凶手,只能请求灵山介入。

伤害女儿的决不是活物,自家虽是仙门人,但自身的条件却与凡人平齐。

祖上三代已没了灵根。

小女儿死的蹊跷,实在是没有办法才向灵山求助啊。

她哭的是梨花带雨。

顾星魂却总觉得那里怪怪的。

从刚刚开始,空气中总是漂浮着一股烟尘的味道,有点像油灯烧糊了的味儿。

这个味道已经严重掩盖住其他味道了。

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侧身对白子默小声说道:“师尊?张外员的案子可是三个月前就送来灵山的啊。

“他的女儿现在才下葬?”

还没等哥哥回音,顾星魂就察觉到了不对,他距离哥哥这么近,根本没有闻到熟悉的味道。

反而是那股烟尘味儿更浓了。

再抬眼一看,刚刚还热闹的村口忽然变得寂静无声。

所有人的脸都没了。

...

顾星魂心头一跳。

再看向陆吾他们,果然所有人的脸都没了。

顾星魂伸手摸了一把,湿漉漉的手感。

这可糟了...

他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就中了幻术!

幻术,顾名思义就是让人迷失在其中的法术。

顾星魂心里骂骂咧咧,手上可没闲着。

在虚无之境,顾一不知对他使用过多少幻术,五年的反复□□已经让他对幻术产生免疫了。

他偶尔会觉得,幻术不是惩罚而是一种变相的奖赏,毕竟幻术里面有自己想要的事物。

小桥镇的幻术设计的巧,排除朱厌那个嗅觉不行的家伙,其他人或许都中了术。

顾星魂挺过最初的寂静期,只要入术者在最初没有出现慌乱的情绪,幻境就无法展开围剿,这也是幻境不被列为禁术的原因。

它无法直接杀人,但是可以辅助很多事情,修真界对这种法术的宽容度很高,所有幻术都是有解法的,一般挺过最初就能顺利过渡到幻境的中层和末层。

顾星魂冷静的环顾四周,这时候的他眼里闪烁着微光,和平时判若两人。

野性和魅惑同时兼备,那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气息,美丽中带着强大的压迫感,这种感觉甚至让幻境微微抖动起来。

周围的无脸人慢慢消散,顾星魂想:此番此景或许并不是心血来潮,这是留念的人影像,在此之前小桥镇发生过这些事情。

三个月前,外员的女儿夭折了,他们向灵山递交了求助申请,而后来了一伙人。

这伙人来了这里,被误认为是灵山的人,外员一家请求其为他们的女儿主持公道…

可看着目前这个样子,好像并没有得到解决,事情好像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顾星魂边走边分析,大雾从他脚下升腾,一切来的太快,他还没想通事情的来龙去脉,周围就传出了吹锣打鼓的声音。

顾星魂眼前一亮,如果在幻术中再次听到声音,那说明他已经进入幻境中层。

他不再考虑那些让他头疼的琐事,眼下的他像是酒鬼看到了美酒,豺狼看到了野兔。

顾星魂眼神中透露出光彩,要他说接下来可是他最期待的。

在顾一五年的变态修行中,他有了为数不多的兴趣爱好,那就是沉浸式享受幻术。他拥有对抗幻术的能力,而幻术又是欲望的“圣地”,好好享受幻术对别人来说很难,但对他说来却很容易。

在这里会幻化出一切你想要的。

很多幻术之所以强大,就是能让人沉迷其中,辅助他人实施自己的计划。

所以只要放松警惕,沉溺其中,那这个人基本上就废了,成了待宰的羔羊。

可顾星魂不一样,如若他放松警惕,他的野性直觉就会觉醒,打一个比方理智状态下他能很好的控制自己,让自己像个正常人,野性状态,你就不要把他当人。

只是让他想不到,这一次的幻术尽然如此火爆,等环境逐渐清晰,再次显现的场所竟然是婚礼现场!

婚礼?

现场?!

谁的?

顾星魂抓了抓头发一脸懵逼,这是啥情况啊?

刚刚还是火葬场,怎么一转眼就成婚礼现场了??

红白两事双开花啊?

周围笙箫奏乐,锣鼓喧嚣,张灯结彩,好一片热闹。

他身处其中,容不得他多想,便被人披上了红衣,递上了手如意,周围人喊着他姑爷姑爷。

顾星魂又不是傻子马上反应过来,这是在喊他,他这是要去娶亲啊!

星魂红了脸,傻傻一笑,这种情况之前都没有发生过呢。

他心跳的有点快,其实自那天篝火会,他对那人的感觉就变了,这个幻术一下就把他的心里那点小九九全给投射了出来,还是超级加倍版本的。

顾星魂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像一只偷腥的猫。

平生第一次,他要给这个幻术打五星好评!

跟着奴仆穿过院子,顾星魂不禁感叹这里真是华丽,亭台楼阁,水榭曲廊,假山玉树,卵石幽径,一眼都望不到头。

倘若娶亲,必须要如此这般。

众人停在厢房门口,按照规矩奴仆应该领着他进去才对,可是他们像是有什么顾忌一般,全部停在屋外。

顾星魂无所谓的摇摇头,幻术还指望人家给你来全套的啊!

于是开开心心的进了喜房,屋内带着一股他喜爱的味道。

顾星魂脸上的笑意更盛了,他走向里间,越走越慢,直到看到床上坐的那个人。

呼吸一窒,他见过那人穿过白衣、青衣,唯独没有见过红妆的模样。

那人的身形有些消瘦,穿上红衣竟意外的好看。

顾星魂用舌尖抵了抵自己,意外了,大意了...

幻术竟然给了他这么爆炸的场景。

风吹动了盖头的一角,微微的摆动让孤星魂看到了哥哥精致的下巴,周遭是一片好氛围。

原本用来掀起盖头的玉如意被他握的发烫,他注意到哥哥的坐姿有点奇怪,像是被定在哪里一般。

于是出于本能,他还是走了过去,把身子扶正,让幻术中的人舒服一点。

盖头下的人明显怔了怔。

然后他又退了一步,本想轻佻的挑开这层盖头,莹白如荔的如意停在盖头处顾星魂又改了主意。

他脸色整正了正,发自内心的想,这昙花一现的美梦应该好好珍惜。

一声轻笑,目光变得柔和,心脏也在此情此景下慢慢鼓动。

他单手牵过白子默,另一只手轻轻挑开了红盖头。

昏黄烛火下,白子默墨发如瀑,肤白若雪,一身红衣,愈发风情万种,顾星魂只看了一眼眼神就暗了下来,这幽深的表情他从未在白子默面前坦露过。

更加原始,更具有攻击性。

也更真实...

他只感觉口舌发干,心跳如鼓。

白子默侧目,明显愣住了。

他张开嘴巴,可惜嘴吧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音符,根本说不出话来。

顾星魂心下了然,眼前的哥哥果然是假的,不过还是给幻境中的人递了一杯水。

白子默自然没有怀疑星魂,二话没说饮了下去,却发现这是结婚用的合卺酒。

呛的他差点喷出来。

顾星魂眯眼一笑,拿起另外一杯喝了下去。

白子默瞪大了眼睛,还没反应过来,顾星魂就像喝醉了一样靠了过来。

仙人被惊了一跳,星魂目光深沉,盯着他的唇瓣看了半晌。

一瞬间的怪异让白子默做不出任何反应,他现在说不了话,星魂也感觉怪怪的。

在如此凶恶的环境里,孤男寡男,顾星魂是脑袋抽风,竟觉得此情此景,风景甚好,稍微在这里放肆一会儿也不是不可以的。

他取下了哥哥的盖头,肆意抹掉哥哥唇边的酒,然后当着他的面一点点舔干净。

说实话,这感觉真的很爽,而且哥哥的表情异常“生动”。

“怎么了?”星魂像个摇尾巴的傻狗,一脸天真的问到。

白子默一时语塞,看着这张坦荡荡的脸,思维有一瞬间卡壳。

白子默:???嗯嗯???星魂这是什么情况?

他一时后悔自己身上的法术,其实白子默在意识到入术后他便给自己下了口鼻耳三道的禁止符,以便防止幻术的入侵。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不说话简直太奇怪了!

星魂见眼前人不说话,憨憨一笑。

也是,他也是魔怔了,这只是幻术,不是真的哥哥。

所以他靠了过来,把鞋子一脱,上了床。

顺势抵住白子默的肩膀,头自然的靠了上去。

顾星魂心中窃喜,这种事情他老早就想做啦~像小时候一样,闭上了眼睛,舒舒服服的蹭了蹭。

啊~好爽~

现在是大婚,他是新郎官,那哥哥岂不就是…

嘿…

没人教过他如何成婚,所以他思来所去,觉得现在应该说些什么话了。

本想说些风花雪月良辰美景,轻松俏皮的话。

可对上白子默那双清冷的眸,顾星魂心动了,别看他平时伶牙俐齿,鬼点子极多。

可一对上白子默,就像小老鼠遇见猫咪,所有大胆的想法全都藏进了心里。

他只敢喃喃自语,咕咕叨叨。

仔细听也只有四个字,“哥,你真好。”

哥,你真好...

白子默心下恻然,刚刚还有点怪异的心情得到了缓解。

星魂这小子这幅模样或许是受到了幻术的影响,自己的弟子自己还是要担待些。

再说,自己在星魂心里应该很重要吧。

不怪他自恋,是星魂给他的感觉,这种感觉独一无二,像是被捧在手心上珍视,真诚且直白。

白子默心里一下亮堂了起来,抛开怪异的外衣刚刚那种怦然的萌动也被他按了下去。

他想,还是先查看一下星魂的情况再考虑之后的事情吧。

白子默的手抚摸上了顾星魂的额头,想仔细确认一下。

他的眼神中染上了淡淡的担心。

顾星魂见状勾起了唇瓣,他简直太爱这个幻术了,哥哥竟然给了他这么具体的反应,于是他将计就计,尽量拿捏着最平静,最柔和的腔调,缓缓说出了心里话:“哥,我也会对你好的。”

他们四目相对,白子默的手还贴在顾星魂的额头上。

也就是那么一瞬,哥哥笑了,顾星魂瞬间汗湿了内衫,像浸了一边水一般,他有些失神的盯着白子默的鼻尖、唇瓣。

诶?为什么会笑?为什么心跳的这么快?

他撇开眼睛,他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可即便如此,手掌还是带上了轻微的痉挛。

淦,自己也太水了吧...不就是对幻境里的人应景的笑了一下嘛,至于这么紧张吗!

白子默听他这么说心里一暖,勾起了唇角。

星魂是在紧张嘛?他感觉到了微微颤抖的手,也察觉到了星魂撇开的眼眸,可他并不能很好的联想这种懵懂的情愫。

从小,他身边就没有什么同龄人,这种少年时期美好的情愫不是他能理解的。

他只能强迫自己,把这种情况理解为幻术对星魂的身体造成了影响。

而少年此刻呢?

睫毛扑闪扑闪的眨着。

那双明亮特别的眸带着小心翼翼...

有一点点可爱。

这种感叹来的太快,白子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 。

顾星魂垂下了眼,他只觉得心跳的很快,哥哥放在他额头的手带着一丝凉意,像极了他记忆中的触感,于是情不自禁的微微仰头。

那手也就移到了他的脸上,划过鼻尖,顶住手掌心。

他在纤细的指缝间睁开了眼睛。

砰砰砰砰,空气中弥漫出了爱意。

...

—————

作者有话说:星魂撩汉,明天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