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纯白海妖

临近中午温伯尼马车和墨斯昆汀马车才抵达落日滩,盖文使唤埃德蒙和克肯把车厢里的食物逐一搬出来,自己则将马匹拴在沙滩的旧船旁。

杰森拉着阿奇一路奔向大海,暖和的海风挟裹着甜甜的腥味,杰森和阿奇脱掉鞋子感受着沙滩的温热,随风而来的海浪打湿了他们的裤腿和斗篷。

搬完最后一篮食物,克肯边跑边脱冲向大海,埃德蒙喊了几声他都没停下。

看到克肯第一个下海,杰森冲阿奇点点头,俩人也开始脱衣服,最后他们只穿着裤子扑进了海里。

虽然已经学会游泳但还不适应在海里游的阿奇喝了几口咸咸的海水,杰森忙着追游了挺远的克肯,阿奇只好尽力跟着。

杰森偶尔回头对阿奇挥手,那头被海水打湿后更加鲜红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十分耀眼,他笑起来时一口整齐的白牙,眼睛闪闪发亮,让人忍不住跟着快乐起来。

“别游太远啊少爷!别去那边!那边是西格力德海域的方向,往另一边游!”盖文声嘶力竭的大喊着,杰森应该是听见了,引领阿奇换了个方向,克肯随后也去追他俩。

三人游到一堆礁石附近,阿奇有点累了,精力充沛的克肯围着礁石堆转圈,杰森拉着阿奇坐到了最大的一块礁石上休息。

此时他们距离沙滩已经十分遥远,几乎分不清沙滩上的人哪个是盖文哪个是埃德蒙。

“我好像踩到鱼了。”克肯说着一个猛子扎进海里,几秒钟后又钻了出来。

“他好像永远不会累似的。”杰森看着克肯笑道。

“有时候为了让他安静下来我恨不得打死他。”

“千万不要!你身边需要一个活泼的人。”

“他有点活泼过头了。”阿奇无奈的摇头嫌弃,随后将昨晚召唤恶魔的事全都告诉了杰森。

“我很高兴你没有和恶魔做交易,如果你真那样做了,就是去地狱我也要把那恶魔拖出来夺回你的灵魂。”

“我只是……害怕赛尔特回来让你再次陷入危难。”

“拜托了伙计,经过昨天那场大火,你认为她还敢来找我吗?下次我们一定能打败她。”

阿奇看到杰森如此自信心里踏实很多。

“好了,休息够了吗?我们回去吧,盖文一定烤好鱼了。”杰森说着起身准备下水,当他走向另一块礁石时,锋利的石尖划破了他的脚心。

“嗷!好疼!”杰森马上坐回礁石搬起左脚查看,脚心有个细长的口子正涌出鲜血。

“忍一忍游回去,埃德蒙身上有药粉。”阿奇搀扶着杰森,俩人跳入海中,远处的克肯也赶紧跟上他们。

杰森脚心的伤口随着双腿的摆动流出许多血,血液迅速被海水冲淡。

“那是什么鬼东西?”游在最后的克肯感到海水在震动回头望了一眼,自远处极快的游来几道白浪。

“不会是鲨鱼吧?”克肯害怕的加快速度。

阿奇和杰森回头,那些白浪像是某些速度快到难以评估的大型鱼类激起来的。

虽然三人竭尽全力划水,但不到两分钟,那些掀起白浪的东西已经把他们围住了。

三人紧贴着,围住他们的未知生物一直在盘旋,那些白浪围成了一个圈。

白浪戛然而止,周围安静的出奇,他们面面相觑心想着那些家伙是不是走了。

突然有东西抓住了杰森流血的脚,拽着他往海里拖,阿奇和克肯赶紧拉住他的手跟未知生物争夺起来。

那生物把杰森拖到海面之下,杰森憋气挣扎着,模糊中看到几个白色的影子在他们周围飞快的游来游去。

杰森在蹬腿的过程中踢开了那只冰凉的、有力的大手。

回到海面上和阿奇克肯准备逃走,迎面一条白色巨型鱼尾把他们拍进了海中。

“什么鬼?”克肯钻出海面惊叫一声大口呼吸,一道白影从他身旁游过,克肯潜进海下和一张苍白的人脸撞个正着。

克肯吓得像是从海里窜出来的一样。

“是个人……不……那张脸是人,但……”克肯结结巴巴的描述着,没等他说完,那些攻击他们的家伙显露出了真身。

他们一个接一个浮出海面。

珍珠般耀眼的白色长发在阳光下泛着银光,浅蓝色的瞳孔如海水一样澄澈,白色的鳍型耳像展开的蝴蝶翅膀,他们通体雪白,有着绝美灵动的面容,连那拍打着海面的巨大鱼尾都是白色的。

“海妖……”杰森的恐惧消失了,像是见到老朋友似的靠近一只紧闭双眼的年轻海妖:“你的眼睛,我……”

杰森还没说完,那海妖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放开他!”阿奇冲向年轻海妖,但被体型和年纪都大一些的海妖挥起的巨浪拍到了一边。

“我……我知道你的眼珠……在哪里……”杰森费力的挤出一句,年轻海妖立刻松开了他。

阿奇将杰森拉回身边。

“别相信他!他在说谎,杀了他!”年长的海妖命令道。

“我没有说谎,我现在就有一颗……不是在这里,在我家里。”

“我不相信你,你这个邪恶卑鄙的男巫,那荒唐的血液闻起来像鱼屎一样臭!”年长的海妖厉声痛斥。

“喂!我又不认识你,没必要骂人吧!”

年长的海妖瞬间冲到杰森眼前,海妖的脖子两侧是几排密密麻麻的鱼鳃,在他发怒时那鱼鳃会排出许多水气。

“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年长的海妖眯起眼睛并没回答。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日落前把两颗眼珠交出来。”一个肤色有些暗白的海妖说。

“但我只有一颗。”

“我们很公平的,一颗眼珠换一个人。”

暗白海妖话毕,阿奇和克肯被其他两个海妖控制了起来。

“不!”

“你没有资格拒绝,邪恶的男巫,我劝你赶紧去找,一旦超时我就会拧断他俩的脖子。”暗白海妖说完转身。

“你不能带走他们!”杰森说着摊开双手用绿色气流形成一堵隐形的墙壁挡住了暗白海妖的去路。

阿奇痛苦的叫了一声,挟持他的海妖用尖锐的长指甲刺进他的耳后。

“再敢对我们使用一次巫术我就捅穿他的脑袋!”那海妖面相稚嫩应该是五只里最年轻的。

“我……我怎么找到你们!”杰森老实的收回能量。

“你的血啊白痴,不然你以为我们是怎么找过来的。”挟持克肯的瘦脸海妖讽刺道,他看起来脾气不太好。

五只海妖拖着阿奇和克肯用极快的速度游走了。

“阿奇!等着我!我很快回来救你!”杰森慌张的喊着游向沙滩。

正在沙滩上坐着烤肉烤鱼的两人看见杰森跌跌撞撞的被海浪冲上岸赶紧过来扶起了他。

“发生了什么?”

“我家少爷呢?”

“他们被带走了。”杰森喘着气说。

“被谁?”

“海妖……我……我得赶紧去拜索,盖文!你回家把那颗海妖之眼取来,埃德蒙!你跟我去马尔切洛珍宝坊,就算是抢也要把那眼珠抢过来。”

三人分头行动,杰森在路上向埃德蒙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埃德蒙听完加快速度,马车像要飞起来一样。

顾不上脚心的伤口疼痛,马车一停杰森就跳下车冲进马尔切洛珍宝坊,正在招待客人的马尔切洛先生被浑身腥味衣服头发还湿着的杰森搞得措手不及。

“温伯尼少爷?你……发生了什么?”

杰森直奔海妖之眼的橱柜,左右打量从柜台里拿了只尖头木鞋准备砸玻璃。

“等等!等等!”马尔切洛抱住了他的胳膊:“我说过了!这东西不卖!”

“要救命的!求你了!”

看到杰森眼中的恐慌,马尔切洛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你遇见他们了是不是?”

“他们抓走了我的朋友,如果日落之前我不把眼珠送去,他们就会杀了他,拜托了马尔切洛先生,我愿意用任何东西换取这颗眼珠。”

马尔切洛松开杰森,哆嗦着打开橱柜,取出海妖之眼痛快的塞在杰森手里。

“你……”

“拿去吧!我以前不肯卖是因为我并不完全相信他们真的存在!”马尔切洛灵机一动问:“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

“带我一起去,我想亲眼看看。”

“啊?”

“我会躲远点的,我只想看一眼,就一眼!”马尔切洛渴求的望着杰森,人类的好奇心真是无法想象。

“打烊了!快出去!都给我滚出去!”一向热情好客的马尔切洛先生在杰森同意带上他后像赶鸭子一样赶走了店里的客人,锁好门激动的坐上马车,抖着腿异常兴奋。

“他们长什么样?”

“全身白色,但是,他们都很漂亮,惊为天人的漂亮。”

“他们有尖牙吗?”

杰森皱着眉摇头,马尔切洛好像把海妖和其他怪物的形象搞混了。

“他们有武器吗?我听说他们每人都有专属神器,就像……三叉戟……和……和双锏……长戈之类的。”

“不!他们没有武器!”

“他们的叫声听起来像什么?据说像猫崽是吗?”

“当然不是,就是人话呗。”

“哦我的上帝,他们能说人话?”马尔切洛激动的拍了拍脑门。

“先生,你还好吗?”

“非常好,只是有点兴奋,海妖的故事我从小就在听,从不敢相信那是真的,真希望我父亲也能亲眼见一次海妖。”

“他们非常凶残,你最好待在远处不要太近。”

“我会的我会的,亲爱的上帝,居然真的存在,哦我真幸运。”马尔切洛对着空气祈祷起来。

杰森无奈的摇摇头,手中的海妖之眼愈加活跃,发着微弱的白光。

在沙滩等了十多分钟,盖文也回来了,两颗海妖之眼凑到一起时,居然抖动起来。

马尔切洛听话的躲在很远的马车后面,杰森用埃德蒙的长剑划破手指,走到淹没他半个身体的位置,将血滴在海中。

三分钟后,海妖逐个浮出海面,提溜着大口喘气的阿奇和克肯。

“上帝啊我的上帝!他们真的存在!”马尔切洛小声惊呼,虽然离得太远听不清也看不太清,但他还是觉得无比神奇。

杰森摊开右手露出两颗海妖之眼又很快收回。

“先放了他们。”

年长的海妖挥挥白色的手蹼,两个海妖便将阿奇和克肯扔到了沙滩上,埃德蒙和盖文赶紧把他们拖的远远的。

“我还有个要求。”

“先把眼珠给我。”

“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能闻着我的血液找来?”

“因为……你身上流着那女巫的血。”

“谁?”

“葛丽塔.列伯彭奇,那个卑鄙奸诈、阴险毒辣的女巫,她把我害成这样,我本来是个神!”年长海妖的怒吼引起了惊涛骇浪,杰森差点被那海浪打倒。

“你是阿方索。”

“你认识我?”

“听说过你的故事,我很抱歉。”

“别假惺惺的了,要不是你那该死的祖先,我怎会落得如此狼狈?”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身上会有她的血缘。”

“她是世界上第一个女巫,所有巫族都有她的血缘,你特别的地方在于,那个能量……为什么?为什么他要给你他的神力?他们俩可是仇人。”

“又是谁?”

“你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吗?算了,把我儿子的眼珠还给我。”阿方索伸出巨大的手蹼,杰森向前两步把一对眼珠交给了他。

阿方索来到紧闭双眼的年轻海妖面前,年轻海妖仰起脸,阿方索手心泛起白光,将那对眼珠放进了年轻海妖空洞的眼窝中。

年轻海妖仰头,双目闪过两道刺眼的光芒,接着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笑了起来。

“我能看见了!父亲!我又能看见了!”他一个跃起钻入海中,像只快乐的海豚在海面上蹦来蹦去,其他两只年轻海妖也随他一起欢腾庆祝,发出了马尔切洛所说的类似猫崽声的尖锐鸣叫,听起来还挺奇怪的。

“我们……可以离开了对吧?”杰森谨慎的轻轻倒退不敢把后背对着海妖。

“他们可以离开,你不行!”暗白海妖说着扑向杰森,站在不远处的盖文和埃德蒙看到杰森被扑倒赶紧跑过去,可那些海妖和杰森已经消失了。

“少爷?少爷!”盖文跑进海中划拉着,大喊着,杰森.温伯尼彻底不见了踪影。

“他们一定把他带去那座岛上了。”阿奇终于缓过气来,在埃德蒙的搀扶下起身,他指着远处说:“我和克肯就被他们带去了那座岛,盖文!我们需要一艘船,和尽可能多的炸药,你无法想象那岛上都有些什么。”

通过阿奇和克肯惊恐的眼神,盖文明白马尔切洛曾讲述的一切都是真的。

得知杰森被海妖带走,珍妮立刻命令海员卸下柴宁号上的所有货物,把仓库里落灰的两架火炮搬到船上,还有十多箱石弹和铅弹,阿奇带来三十多个“影子”,他们全副武装登上柴宁号。

“就算把那座岛夷为平地,也要救出杰森.温伯尼。”阿奇对“影子”们下令。

柴宁号扬帆起航,向着西格力德海域的哀鸣岛行进。

盖文拉着珍妮走到角落,他听见阿方索说的那些始祖女巫和神力的事,他想问问珍妮是不是有什么瞒着自己,海妖为什么要带走不曾相识的杰森。

“记得那个森林女妖吗?”珍妮问。

“她已经死了对吗?你告诉我你带人把她杀了。”

“我杀不死她,她是撒旦的人,比我强大很多。”

“什么?所以这么久以来那家伙都一直生活在离我们家那么近的地方?而你竟然还不告诉我们?你在想什么啊珍妮?”

“她不会伤害杰森或者我们,因为……她做不到。”

“意思是?”盖文眯起眼睛竖着耳朵等待珍妮的解释,因为他是想不通原因的,庄园里除了珍妮还有谁能让那女妖害怕呢?

“杰森……他身上有一些特别的能量,女妖说,杰森出生的时候,被赋予了那种能量。”

“被谁?”

“诅咒之神。”

盖文被逗笑了。

“你在开玩笑对吗?不是时候珍妮,我现在没心情听你讲笑话。”盖文叉着腰紧盯着珍妮,珍妮严肃且认真的点点头。

“你没开玩笑,噢!上帝!为……为什么?诅咒之神为什么要盯上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我姐姐临死前的诅咒……无意中召唤了他,那家伙对痛苦和仇恨甘之如饴。”

“太好了!那海妖的两大宿敌,始祖女巫的血脉和诅咒之神的能量全在他身上,难怪人家要把他抓走了。”焦头烂额的盖文开始来回踱步。

太阳很快要消失在海平面上,天色愈发阴暗,船头至船尾燃起火把。

珍妮紧紧抓着桅杆,不知道那些海妖有没有伤害杰森,希望他体内的神力一定要保护好他。

作为无辜的受害者,阿方索带着对投毒女巫的怨恨,把毒酒换给自己的诅咒之神的怨恨,将他驱逐出神殿的众神的怨恨,那些难以释怀的愤怒造就了阿方索强大的法力。

如今终于被他遇上一个和他的仇敌们亲密相连的人,他怎会错过复仇泄愤的机会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