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二十个凤君

“你叫什么名字?”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孩半蹲在他面前揉了揉他的头。

“阿……朝。”

“很好听的名字,明朝明朝,很有朝气。”对方感慨道,说话老成,明明声音还是奶声奶气的。

她的手是柔软的,脸上带着笑,只是他看不清她的面容。

彼时另一道声音传来:“你女儿还真是乖啊,还去和我家小子打招呼。”

回答那道声音的是陌生的女声:“哎呀,这孩子之后肯定会好好照顾弟弟,她从小就是个乖孩子,只可惜是个女孩。”

“没事,还有我家那小子给你当儿子送终呢。”

阿朝明显感觉到旁边女孩的失落。

他的心里也突然堵得慌,这个场景太熟悉了,他莫名地想要安慰这个女孩。只是最终吐出来的只是短短的问句:“你叫什么名字?”

他感觉自己的脸颊被轻轻捏了捏,四五岁的女孩一本正经地说道:“要叫姊姊哦。”

出生江南的女孩似乎语调都带了天生的软,一声姊姊比寻常的姐姐还亲昵。

他结结巴巴地牙牙学语。

“姊姊……”

光阴在这一声声的姊姊中过得极快,可他却还是莫名觉得眼前人过得很累。

“姊姊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

云朝岚觉得自己快要苏醒了,却还是本能地想要寻求一个答案。

梦里已经初具少女轮廓的她端坐在奇怪的书桌面前,手里拿着同样奇怪的笔,陷入了一团光晕之中,他没有听到她的话。

云朝岚就这样醒了,醒过来时瞳眸是失焦的,额头也冒了冷汗。

闲云过来时就发现自家殿下愣愣地坐在床边,他以为云朝岚一整晚未睡,心中无奈,却不好说什么。

“殿下可要起身?”闲云问道。

等对方再次回神之际,闲云正在伺候云朝岚穿靴,一抬眸就对上了一双阴沉的双瞳。

“殿下……”闲云被盯得有些害怕,“可是身体不适?”

闲云只以为云朝岚又要发脾气,准备被打骂一顿时云朝岚只缓缓起身,推开了木窗,彼时天光未凉,还有些晨雾,闲云看不清云朝岚的表情。

长发披散的少年失神地望着窗外,往日桀骜不驯的模样已经不见,反而有些怅然若失。

云朝岚短暂的变化并没有引来闲云的疑惑,因为很快他便恢复成了平日的常态,甚至闲云在小心翼翼询问晨时可有不适时,云朝岚也没有多余的反应,只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在云朝岚用餐之际,从暗处走出来了一个黑衣女子,女子的手中递上了一张纸条,云朝岚接过看了一眼,便用手轻轻一捻放到一旁的宫灯中烧了个干净。

“昨日母皇可是发了脾气?”云朝岚随意地朝闲云发问。

突然被问及这件事情,闲云连忙说道:“昨日陛下的心情确实算不上好,似乎是四皇女负责的那批药棉出了问题。”

“药棉?”云朝岚像是被提醒了一般,前些日子因为这事情,似乎母皇还对老四寄予厚望?

也对,老三说了那般不中听的话,母皇就算再喜欢这对双生子恐怕也生了嫌隙。况且那药棉,明眼人都知道不是老四弄出来的,只是母皇想把功劳给老四罢了。

就算是阿岫前些日子弄出来的那所谓千斤顶,也悄无声息地被母亲用去给老三前往工部搭了路。

要说不说,阿岫也是倒了大霉,偏偏不受母亲喜爱。

君心难测,即便是云朝岚也不敢随意猜测女帝的心思,有时云朝岚也想不通,母皇究竟是真的宠爱那对双生子,还是另有想法。

另一边的女帝正恼怒地把奏折往地上扔。

一双手缓缓捡起那本奏折,走到女帝云天面前柔声问道:“陛下这是怎的了?”

“还不是老四的事情闹的,也不知这对双子这些年都在学些什么东西!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如今都被弹劾了,还要朕给她们擦屁股!”

“四殿下年岁尚小,做事难免瑟缩了些,这些时日三皇女不也安分了许多么?说明陛下的教导还是有用的。”

风行简将奏折放到了桌案上,走到女帝身后帮她揉肩。

女帝的表情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而后便是随手将奏折放到了隐蔽之处。

“陛下想要如何解决这事?”

“解决?”女帝似是被提醒了一般,凌厉的凤目睁开,冷笑道,“敢动小手段的自是要惩罚的。”

“那初家郎君?”风行简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可他不是……”

女帝在提起初墨禅时,眼神之中流露出的并没有当日的夸赞,反而是一种异常莫名的神情。

“那小子是不是还在犟?”女帝说道,“生了副玲珑心肝,却偏偏是个男子。”

风行简走到女帝面前,沉声说道:“郎君近日都跟在二殿下身边侍奉。”

“那孩子是不是很在意老二?”女帝的语气不算很好,脑海之中浮现初墨禅面容时,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另外一张脸。

疯子就是疯子,连骨子里流着的都是一样的血。

女帝冷淡地说道:“既是敢耍小心机的,那就让他长个教训,这方子谁写的,便让她去谢罪。”

风行简自然知道女帝说的是谁,想到那二殿下弱不禁风的身子骨,风行简只觉得这初家郎君任性的代价还真是大。

他并不清楚这女帝和初家的纠葛,只知自己当初似乎也因为一些旧人身影才得女帝青睐。

-------------------------------------

阿岫在突然接到问罪的圣旨时是懵逼的。

懵逼的程度约等于交接后的同事把项目做成了一坨不可名状的物体后把锅又甩回给了她。

现在这个猪队友是四皇女。

来“请”她的是那天见过的名为风行简的男子,彼时眼前人峨冠博带倒是少了几分阴柔,望向阿岫时眼中似有几分同情之色。

阿岫无奈叹了口气,说道:“这位大人,容本宫去里面交代一番便随你前去。”

风行简见她还算镇定,对眼前的皇女也多了些佩服,如果不是因这副孱弱身体,想来这位殿下即便不曾有父族支撑也能够有所成就。

很快阿岫就从里面出来,她强装镇定深吸了口气,心中安慰自己大不了便是一死,又不是没死过。

初墨禅跟在阿岫身后,却被几个侍君拦了下来。风行简淡淡地说道:“郎君且慢,此行陛下只寻了二殿下,旁人都是不见的。”

阿岫没听出其中暗指,初墨禅看着阿岫背影,隐在袖中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

而被他紧紧握在手中的是一块龙形的玉佩。

数百年前,龙凤皆为图腾,龙上凤下,而云家称帝之后,女子为尊,周朝只存凤佩,这龙形玉佩反而成了书中的画像。

阿岫被带到太极殿时,女帝正在和四皇女对弈。

黑白棋子互相交错,阿岫并不懂围棋,只一如既往安静地待着。

只是当跪在殿中央时,那一种属于皇权的威压第一次令阿岫本能的感受到不适。自己的命运似乎真的很轻易的被人拿捏。

阿岫跪了许久,看了许久母女情深的戏码,她的双腿渐渐失去知觉,被女帝叫到时,还反应慢了好几拍。

女帝把折子丢到了阿岫面前,阿岫缓缓拿起,却并不打开,反而把折子举起想递还给女帝。

“朕要你好好瞧瞧。”

上首的声音很冷,阿岫却不在意,她垂眸淡淡地说道:“陛下,阿岫并不识字。”

一句话,像是两个狠狠的耳光直接扇在了女帝的脸上。

跪在下方的女孩神色冷漠,小时见她时眼神之中还隐隐有着期待的色彩,如今只剩下一片荒芜。

或许是因为心虚,女帝反而开始疾言厉色。

这个孩子,是她几乎从始至终一直忽视的、被刻意遗忘的存在。

“你可知你犯了何等大错?这方子明明制不出药棉,你却还将这方子交出来!”

“陛下,阿岫从来都不曾交出过什么方子,想来是被有心人窃走不成反而蚀把米。”云岫说话时,眼光径直落在了四皇女身上,“这宫中出了窃贼,阿岫甚是担忧。”

“牙尖嘴利!”云昭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推翻了棋盘,黑白棋子滚落了一地,阿岫自始至终一动不动。

“这便是你的态度?”女帝发觉云岫沉默,也开始逼问。

“陛下明明知道真相,既然存心要让云岫承罪,那我无话可说。”云岫见到四皇女方才的反应,也知道这件事情眼前的这个女帝必定是清楚的,如今出事,只是想找一个背锅侠。

呵呵。

“放肆!”女帝被阿岫无情地扒了遮羞布后彻底恼羞成怒,她自小便是被众星捧月当做帝主培养的孩子,偏偏就在这女娃身上栽了跟头,云天不能容忍自己的威严被这样一个甚至连点女子气概都没有的孩子挑衅。

然后阿岫就被罚去跪在太极殿前。

而人倒霉了是喝凉水都塞牙,阿岫一跪到外面去就开始变天了。

这让阿岫都没忍住想爆粗口,去TMD贼老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