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雨中

电影院里都爆米花的香气,人们有时窃窃私语,观月选了一部惊悚片。

那些忽明忽暗的光线在她脸上纵横,她却没什么表情。

夏油杰并不知道电影在演什么,他眼里没有电影。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乱糟糟的,但并不是不高兴。

观月的正脸还是面对着大荧幕,从夏油杰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侧脸。

“夏油,为什么那个时候没变成不良少年?”一直在看电影的观月突然问。

“都打遍所有不良少年了,可以成为首领什么的。”

“我不合群。在好孩子里不合群,在不良少年里也不合群。”

观月笑了,每次眼睛她的一弯起,就让人忍不住也跟着她笑起来。

她转过脸,假装打量了他一下,“我倒是觉得夏油同学有做不良首领的潜力。”

“我不喜欢做和他们一样的事。”他耸了耸肩。

在观月看番剧对夏油为数不多的的出场记忆里,他总是笑眯眯的,一脸平静地和别人合作做坏事,即使看见咒灵杀死无辜地路人也面不改色。

等他长大以后,他好像会变成坏人。但是观月不知道原因,因为番剧没有交代就短促地结束了第一季。

和夏油杰相处过后,她意识到高专时期的他是个性格不错也很受欢迎的人。

到底为什么会变坏呢?之前他都没有选择和不良少年同流合污。

不过,观月也知道他并不是不可能成为坏人。

虽然夏油杰总是笑着,脾气很好,和五条悟那家伙比起来实在是好太多,但观月觉得真正的他和五条悟其实很像。

他们都有点傲慢。硝子说夏油杰推崇正论,他觉得强者就应该保护弱者,正义感很强,但是某时候又很固执叛逆,他只相信自己的那套正论。

观月稍微想象了一下他初中时候的样子,一定比现在更稚嫩,一定不喜欢笑。

他行为奇怪,人很阴沉,在普通孩子们眼里是“不良”,但在不良们眼里又是个孤僻眼里普通孩子。

他不合群。

他不合群并不是完全因为被人们误解,而是因为他本来就不正常。初中的时候,他本来可以和不良们一道,但是他不喜欢,就不做。他也可以做一个温和开朗的好学生,像现在的他一样,但是他也不愿意。

那段时间一定在跟自己闹别扭吧,夏油杰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自己有想过吗?

他决定加入咒术师行列,发现自己的天赋要远超过其他人,他相信正论,他想自己应该保护弱者。

观月知道他很善良,但他也因为很强而傲慢。

“我要保护弱者”不如说是“你们这么弱当然没有我保护不行”。

就算在救人,也带着傲慢。有时候他会看不见事情的背后,有时候他会有天真,他有没有在仔细想过人的劣根性,弱者其实是会伤害强者的?

如果傲慢又天真地坚守着的东西哪天被打破,说不定他会大变样。

观月想了那么多,但是都没有跟夏油杰说起。

她一直觉得他很有趣,至于他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无所谓。

如果不出意外,她会在这里待 30年,说不定能看到他的人生发生巨变。

大荧幕突然变得一片漆黑,影院的工作人员在黑暗里喊。

“各位——停电了——”

唏嘘声此起彼伏,夏油杰看不清观月现在的表情。

她应该不会害怕,对于祓除咒灵的咒术师来说恐怖片还不如出一次任务惊悚。

“我们干脆走掉吧?去吃点东西?”在黑暗里,观月扯了扯他衣服的袖子。

夏油杰随着她这股牵引力站起来,他忘了方位,不知道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最后选了往左,结果和观月头撞头。

“笨蛋。”他听见观月小声说了一句,然后用凉凉的手把他的脸轻轻地往右边扳,“是这边。”

在微弱的光芒下,他大概能看清观月脸的轮廓。

她的手好冰。直到她们走出放映厅站在灯光下,夏油杰还在想。

结果今天真是不顺,说不定有倒霉鬼跟着她们。一出影院,她们就发现下雨了,但谁也没带伞。

“下雨了啊。”

观月一只手拿着银杏玫瑰,另一只手伸出去接屋檐外的雨,冰凉的秋雨滴落在她手心。

“我去买伞。”

还好这里比较繁华的街道,有很多商店,影院所在的街道大多是小吃,对面的商店杂货店更多。

雨不是特别大,夏油杰冒着雨跑去对面。

观月本来想着叫住他,她直接打电话叫家里人派车来接她们,但他已经跑过去了。

她抬头看着灰色的天空,那些云雾都化成雨水落下。

无论是饭店还是商店的屋檐下都有很多人,她们是在躲雨,还是在站着休息闲聊,因为人太多了实在分不清。

穿着校服的少男少女顶着书包边跑边闹,有男生骑着自行车飞快地路过,“叮铃铃”的自行车铃响个不停。

观月喜欢听人们踩着积水奔跑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奇怪——夏油杰两手空空地跑回来了。

“怎么没买伞?”观月惊讶地问,“该不会这边已经没有雨伞卖了吗?”

可能是今天突然降雨,太多人没带伞,雨伞卖的很快。

因为快速地跑着去又跑着回来,夏油杰说话时微微带着一点喘息,“你喜欢什么颜色的伞?”

雨水从划过屋檐外落下,明明从天空坠落的时候还是一滴一滴的,这时候好像变成了雨帘。

可能有那么一会儿他们谁也没说话,观月拿着花看着他。

夏油杰反应过来,才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傻了。明明可以买黄玫瑰的结果因为犯蠢没买,明明可以买到伞竟然又因为犯蠢跑回来。

——到底是在干嘛啊,今天整个人什么事都做不好,真的很差劲。

“我……”他试图打破这沉默,想要跟她道歉,自己又当笨蛋了。

但是观月说,“我喜欢下雨,不喜欢伞。”

夏油杰愣了一下,大脑都还没有做出回应,身体就往后退了一步,他直接站在街道上淋雨。

“这样吗?”

……

跟着主人约会,但是被主人勒令闭嘴不许大谈恋爱的卡因,实在忍不住震惊:怎么会有人每次都这么歪打正着。

比起黄玫瑰,观月更喜欢别出心裁一片叶子一片叶子卷出来的银杏玫瑰,比起撑着伞躲雨,观月更喜欢淋雨,她喜欢在雨中漫步,有时候她会跳舞。

观月轻巧地蹦了一下,从屋檐下到屋檐外,穿过那层帘子站到雨里,她落脚时溅起地面的积水,打湿了夏油杰牛仔裤卷起来的边缘。

“是这样没错。”

观月低头看他的裤脚,第一次注意到他今天的穿着不同一样。

“你怎么不穿你的萝卜裤了?”

“你不是说不喜欢吗?和硝子说很丑来着。”

“那我喜欢什么?”

“你喜欢下雨。”

“那你喜欢什么?”

她们的对话毫无意义,但好像又十分重要。

“我——”不知道为什么夏油杰有一种终于打开了啤酒瓶盖、咒灵球的味道最终消散掉的感觉。

“我也喜欢下雨。”

虽然路过的人都对她们感到奇怪,观月和夏油杰还是很开心的一边淋雨一边逛街。

她们买了小吃,还有一些手工品,杂货店的老板叫她们停下来买伞。

“学生,这样下去说不定会感冒。”

观月和夏油杰对视着笑了一下,对好心的老板说,“我们喜欢下雨。”

和她们一样不撑伞的人其实有的,骑自行车的学生又路过了,他们路过观月和夏油杰,欢快地吹口哨。

“现在的学生真奇怪……”老板边收拾货品边摇头。

观月在街道和稍微比街道高一点的人行道之间跳跃,雨水让她卡其色的衣服颜色变深,说不定会变成棕色,她亮丽的长发也变得湿润,小小的水珠在她的睫毛上成露。

有时候她会假装撩起裙摆,有时候转着圈旋舞。

夏油杰问她在跳舞吗,她随后说是的,有舞会参加来着。

他只在电视里看见过舞会的场景。

不知道是一场什么样的舞会呢?不过眼下不必想这个,因为他也正在参加一场舞会。

只有两个人的舞会。

夏油杰伸出手,等观月把他的手当做支撑点旋转。

有比刚刚重量更明显的雨珠打在他脸上——雨越下越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