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30 章

“好诗音,不要担心了好不好?我真的没事。真的一点儿都不疼。”林染见林诗音眼里噙着泪花给她上药包扎伤口,无奈地连声安慰着。

真实世界和游戏里到底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至少各种加状态的食物、药水和红蓝药就不像游戏里只要计算好CD就可以无限磕一样,现实世界里就要受到身体吸收和恢复能力的限制了。

要不然林染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惨,无论是加血加蓝的红蓝药水,还是消除各种不利状态、快速恢复的药,她现在都用不了就算了,还因为蓝条空了,连恢复技能都用不出来,只能惨兮兮地出现在林诗音的面前,然后被她的泪水淹没。

“嘶,好疼!”林染被林诗音突然用力的一下给戳疼了,忍不住叫了出来。

“叫什么叫,你不是说不疼吗?活该!疼死你算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着,林诗音还是放轻了给林染上药的力度。

林诗音从来都没有见过林染这样狼狈虚弱的样子,虽然她是姐姐,林染才是妹妹,可是这么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妹妹总是一副强大又无所不能的样子,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林染总是将她护在身后,而现在林染忽然浑身是血地出现在林诗音的面前,她才恍然意识到,一向强大的妹妹也是会受伤流血的,而她做为姐姐,才是两人中间应该承担更多责任的那个人,她早就应该承担起姐姐的责任,而不是什么都依赖着妹妹。

“诗音,别难过了,我保证你明天就能看到我生龙活虎的样子。你忘了吗?当初西门庄主和叶城主在紫禁城的太和殿屋顶上决斗的那次,叶城主那么重的伤我都能把他救回来,现在我这点伤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你相信我,真的,明天就能好的差不多了。”

林染唯一一次见林诗音这么难过还是李寻欢夜不归宿、流连花楼的时候,这么多年来林染就只见过林诗音这么一次如此伤心难过。

可那次除了伤心难过之外更多的是气愤,而且无论是伤心难过还是生气愤怒,这些情绪大部分是对着别人的,而这次林诗音这么泪水涟涟的,明显是针对她自己遇事无力的自责。

可这次比试是林染自己决定接受的,完全自愿且出自于她的本心,并没有受到任何的胁迫,林染当时什么都没顾上想,就只是单纯地想和玉罗刹打上一场,看看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里罢了。

哦,玉罗刹就是西门吹雪的父亲,同时也是西方魔教的教主,那个雄霸西域,压的西域周边诸小国头都不敢抬的西方魔教教主。

只是没想到会惹得林诗意这般难过,不过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林染想,她还是会接受这场比试的,哪怕当时所有人都认为她对上玉罗刹是不自量力,是自寻死路。

可只有林染自己知道真要是放开了打,她不会弱于玉罗刹的。不,不是只有林染自己,还要加上一个玉罗刹,不然他也不会在孙秀青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孩子,而他又不能真的将自己孙儿的母亲杀死时,会提出按江湖上的规矩,打上一场以强者为尊来解决这件事,顺便嫌弃了一下孙秀青的武功之低,并指明让林染来代孙秀青打这一场。

这一场打得可真是酣畅淋漓,和当初在游戏中靠着等级虐boss的感受完全不同,是另一种棋逢对手的畅快。

不得不说,玉罗刹能够威压西域这么多年,靠的绝对是他这身变幻莫测的武功,还有那阴晴不定的性子。

比斗时,林染甚至感觉能到玉罗刹已经半只脚踏入了“道”的境界,他所出的每一拳每一掌,都玄妙莫测似慢实快,就如风一般,无形无迹,却又无处不可在。

这一场比斗,林染只觉得获益良多。难得遇到这般强大的对手,在玉罗刹的气势压迫下,武力威胁下,林染自然是放开了顾虑去打,手段尽出之下,还发现了自己许多的不足之处,只要她之后将这场比斗好好地感悟吸收,无论是法术还是武功,想必都会有不小的进步,这是最让她感到高兴的地方。

要知道武功也就罢了,在这个世上她还有可以请教的人,可法术她都已经好久都没有进步了,那道瓶颈已经卡了很长时间了,无论是从交易行买魔法的技能书还是刷各项技能的熟练度,这道瓶颈都没有被打破。

林染被困在一百九十八级已经很久很久了,而现在只是和玉罗刹打了一场,她的等级就已经升到一百九十九级还过半了。

别说她现在受的伤并没有多严重,只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等法力和药品CD恢复了之后,无论是给自己刷几个治愈的技能还是直接磕()药,都能让她马上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就算是真的伤重到需要卧床休养几个月,对比得到你好处来说,林染觉得这点付出完全是不值一提的九牛一毛,明明是她自己赚大了。

所以哪怕现在面临对着林诗音的眼泪攻势,林染也说不出如果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她会拒绝的话。

“当初表哥就是这样,经常带着伤回来,而且还想瞒着我。现在你也这样,这么重的伤偏偏不当一回事,你们总是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对于林诗音这样的指控,林染能做的也就只有陪萧笑哄诗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