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9 章

(9)

“希希有一个太宰的来电~快接~快接嘛~”属于太宰治的声音的来电铃声响起,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被窝里的人来回拱了几下,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快准狠地摁掉电话,缩回被窝继续睡过去。

当花间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阳光透过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照在地上,给漆黑的房间带来一丝微弱的光亮。

花间希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的打了一个哈欠,昨晚她在游戏里奋战至天明,现在能醒过来真的很不容易。伸手将手机拿过来看了看时间,十一点五十二分,该吃午饭了。

嗯?怎么有一个未接来电?

这电话号码,好像是太宰治打来的……她怎么没有听见来电铃声?

算了,不重要。思考了一下,她就放弃了,完全没有印象的事情再怎么思考也不会有结果。

犹豫了0.1秒,花间希就拿起手机拨了回去。

嘟……嘟……

竟然没有彩铃,这可不行!传出去多丢份,咱也不缺这点钱,回头就给他买最酷炫的专属彩铃!花间希的彩铃是一个极具个人独特的铃声,针对不同的人还设置了不同的铃声。

很快,电话打通了。

“莫西莫西,这里是集可爱与智慧于一身的花间希。”

“喵呜~”只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猫叫,原来不是太宰治,而是小黑猫治酱接电话。

为什么小黑猫会在太宰治身边呢?

说来话长,简言之就是,昨天小黑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从迷宫的角落里蹿出来,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往中原中也的方向跑过去,跳到他身上。

然后蹲坐在中原中也的头顶上怎么也不肯挪地,最后花间希只能依依不舍的让小黑猫先跟着他们回去了。

花间希:可恶!我的猫跟人跑了。

唔,可能是因为中原中也头顶的视野刚刚好?

礼貌中原中也:你吗?

中原中也非常怀疑那只猫绝对是故意的,尤其这是太宰治养的猫,跟它主人一个德性。他总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度太宰治,因为他值得。

最最重要的是,他在它身上感受到了太宰治的气息,很奇怪的感觉。

“是治酱呢~治酱在那边呆得还习惯吗?千万不要勉强自己,一旦有任何的不爽就踹了太宰那家伙赶紧回来。治酱你都不知道我昨晚没有你在睡得多不安稳,我好想你啊~呜呜。”某个睁眼说瞎话的家伙完全忘了自己是因为通宵打游戏才没有睡,哪来的睡得不安稳。

“喵呜~”俺信你个鬼。

“呜呜治酱不乖了,我好难过~”

“希希难过我也难过呢,不过,希希可以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现在才回拨电话吗?”电话很快被人接过去,太宰治温柔缱绻的嗓音从电话里传出来,让她忍不住心虚了一下。

“那、那是因为我今天出门锻炼了,忘带手机现在才看到消息。”

“嗯哼~”他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将双腿交叠翘起二郎腿,话题一转,“希希下午有空吗?”

“下午吗?有的哦,下午茶我要双倍糖的草莓大福跟红茶。”花间希一边说着,一边像小孩子一样举起来手,即使他看不到,也能想象出来电话那边的家伙的幼稚模样。

幼稚又可爱。

“好呦,到时候我会派人过去接你。”

“知道啦知道啦,没什么事就先挂了,拜拜。”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花间希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太宰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家伙完全没变呢,还是一样的幼稚。

看着桌子上趴着的小黑猫,嘴角微微勾起,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他的内心也许还有一丝庆幸,她没有变,还是他的……

小黑猫不屑的睨了他一眼,“喵~”

挂了电话后,花间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家伙真是的,自己不也半斤八两吗?也不看看自己的黑眼圈都重成什么样子了。

昨天乍一看到的时候她还以为是真的恶鬼来索命呢,还担惊受怕了一下。喝口茶压压惊jpg.

快速洗漱好,坐在餐桌上拿起西格玛为她准备的中式早餐,还带着余温,入口刚刚好。

西格玛的异能力在某些方面还真是好用,花间希再次庆幸自己当初把西格玛捡回来,现在这种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了。

西格玛:……

花间希将整个身体蜷缩在沙发里,放空大脑,思考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太宰治怎么突然问她有没有空,莫非……他想上班摸鱼?

花间希摸下巴,也不是不可能。

昨天他们一起参观了一下他们之前的住所,可惜后来可能有什么突发事件,太宰的电话响了被叫回去工作。花间希摇摇头,悲惨的社畜啊明明做了老板还这么惨。

忍不住唏嘘,幸好她有个好员工,能为她分担。

她可是个摸鱼怪诶,要是让她这么忙的话,一个不爽就直接让公司破产算了。

这趟参观之旅就此结束。他先回去处理事情,而她还留在那里复刻魔法阵,顺手改进了一下原来的阵法。正好她最近修**了阴阳五行之术,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杂糅进阵法里,提高防护力和攻击力。

唔,他们好像也没有把话说清楚?算了,不重要。她又不是笨蛋,这么多信息摆在面前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花间希摸起茶几上的平光眼镜戴上,学着电视上面的侦探摆出一个帅气的动作。

“真相只有一个。”

装逼不过几秒钟,就一脸颓废的将眼镜丢开,像咸鱼一样瘫在沙发里。事情真相倒是不难知道,但怎么解决就太麻烦了。

难道她要cos知心大姐姐开导在人生道路上迷失方向的小弟弟?花间希忍不住恶寒,太恶心了,她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另外一边在办公室认真工作的太宰治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有人在腹诽他,绝对是中也!

突然被扣黑锅的中原中也:他有句妈卖批一定要讲。

因为昨天的暗杀事件,他将中原中也派去出差,从根源解决掉这件事情。他居然还有空闲时间骂他,看来要给他加点任务了。

此时的中原中也还不知道因为太宰治给他乱扣帽子,导致他即将面临被任务淹没的情况。

下午,在花间希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看到庭院里拥有一头锈红色头发的男人的高大身影,男人一个背影就能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她忍不住诧异,织田作今天怎么过来了?

“嗨,织田作,早上好啊~”

“早上?”织田作之助停下手中的动作,疑惑的抬头看天,太阳正在他的头顶上。

热烈又灿烂。

花间希俏皮的眨眨眼,摆摆手,“哎呀,织田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是一种打招呼文化,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就可以说早上好,表示不论什么时候都和早上一样精神饱满的状态。”

织田作之助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还有这种说法。”

“织田作今天怎么过来了?我记得前两天你好像已经过来打理过庭院一次。”

“我前两天从原单位离职了,昨天去新单位面试,现在处于试用期。明天就要正式去上班,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时间可以过来,就先过来跟你说一声抱歉。”

“诶,织田作换工作了?”花间希开心的说道,“这是一件好事啊!我们什么时候有空聚一次,庆祝你终于又换工作了。”

“可是,之后我可能就没有时间过来帮你打理庭院了。”织田作之助讷讷的开口,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却让人感觉到了他的歉意。

织田作之助收养了很多孩子,两年前是五个,现在已经增加到十个。虽然他的上一份工作的工资比普通的工作工资要高些,要是只有他一个人的话这些工资是绰绰有余的,但是他还有几个孩子需要养,养孩子需要的花销又极大,所以导致他时常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要不是花间希给了他这份工作轻松工资又高的兼职,减轻了他的负担,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他内心还是非常感谢她的。现在这个情况让他有些难办,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过来跟她说一声。

“嗐,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这种事情不重要啦。”花间希不甚在意的摆摆手。

“等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再过来也是一样的,实在不行我可以让西格玛过来打理,他是我的万能助理,非常好用呢~这个工作我会给你继续留着的,不用担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花间希抬起手打断织田作之助的话,“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们是朋友不是吗?而且我跟织田作也认识这么多年了,还不清楚你的为人吗?你不用跟我客气,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帮忙。”

织田作之助实在不是什么能言善辩的人,最后只能点头同意。

织田作之助跟花间希以前是同行,从认识到现在也差不多十年了。后来花间希觉得这行太过无趣,就金盆洗手不干了。不久,织田作之助也转行了,不再**,成为了港口黑手党的底层人员。

“明天入职的话,那织田作你今晚有没有空,我们去喝两杯?正好庆祝一下你换新工作的事情,再顺便聊一聊。”

“……今晚吗?有空的。”

“好耶!那我们老地方见。我下午有个约会,需要出门一趟。那我就先走了,拜拜。”花间希挥手向织田作告别。

织田作:……

约会?看着女子穿着一身漆黑的斗篷,右眼戴着白色眼罩,可疑程度max,说她是去执行暗杀任务织田作之助都信。以前她还是**的时候执行任务就是这副打扮,人称“地狱使者”。

不擅长吐槽的织田作之助默默的想,也许对方就喜欢她这副模样呢。

太宰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