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13 章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看着不久前才在无限城见过面的童磨,矢琶羽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没有特意嘱咐鸣女一般都是把鬼月原路送回的,也就是说,童磨在去无限城之前就已经待在这里了。

自己居然又没有察觉到吗?

矢琶羽暗叹自己的大意转身就要避开童磨,可是刚一回头,就和闪现在自己身后的童磨来了个近距离的接触。

“羽酱,这么着急是要去哪里呢?”

童磨彩色的眼睛微微眯着,向来圆润无害的眼型也便得狭长起来。

他嘴角勾着温柔冰凉的笑容,声音语调也是一派和婉低缓。

只是那话的内容还是让矢琶羽忍不住绷直了神经。

“这里难道有比林太郎还要对羽酱重要的人类吗。”

他发现了?!

矢琶羽掌心的眼球微颤,接着他便强装镇定,嘴角也勾起了笑容。

“怎么会,我只是想起一些事情。”

童磨听着这样空洞的解释,从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一声低喃。

“唔……这样啊。”

见童磨似乎被自己糊弄住了,矢琶羽立刻后退一步,转身走进了屋内,表现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

“不过那种事情不重要了,童磨你刚才说玩什么?扑克牌是吧,那是什么东西。”

看着矢琶羽辛苦地努力转移话题,童磨嘴角的笑容慢慢加深。

不过适当地玩一下就够了,虽然把羽酱惹急了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下一次的乐子可就不好找……

于是童磨笑嘻嘻地走进了房间里,并从身后摸出一把扑克牌来,配合着矢琶羽转移了话题。

“这个是林太郎教我玩的,这些薄薄的纸片可有意思了!”

说着,童磨走到了桌子旁边,看着森鸥外打出的同花顺,兴致勃勃地抽出了自己的牌。

“你看哦,我给你演示!”

他压下了一个**。

但是森鸥外早有准备,反手就是一个**,然后一口气把自己的牌全部打了出去。

“童磨,你输了哦。”

“……哎?”

童磨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牌,又看了看桌子上森鸥外打出去的牌,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森鸥外拿起了旁边他们事前分出去的第三份牌,笑着看向了门口的矢琶羽。

“矢琶羽君要来加入吗?”

童磨还在满脸迷惑地看牌,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输,他身后爱丽丝则捂着嘴巴在偷笑。

矢琶羽将爱丽丝和森鸥外身上那同源的红色能量看在眼里,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看向童磨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算了,我就不必了。”

被拒绝的森鸥外也没有再说什么,将手中的牌放了下去。

一旁的童磨也已经整理好了情绪,将自己手中的牌丢到了桌子上。

“林太郎就体谅一下羽酱吧,羽酱他不太聪明,这些规则对他来说会有些复杂,而且他可不会像我一样装傻让牌,故意让你赢哦!”

边说,童磨一边勤劳地洗牌,满脸不以为意,看起来他真的是这么想的。

森鸥外点了点谦虚道:“鄙人的牌技确实不行。”

但是矢琶羽就没有森鸥外的脾气了。

明明童磨自己就是个被人耍老千的蠢货,居然还来说他不太聪明,矢琶羽直接气笑了。

“真是让人火大,不就是扑克牌吗?区区人类的玩意,我怎么可能不会?”

他憋着气也加入了战局。

童磨洗好了牌,认真轻点人数之后,露出了极其开学的笑容。

“一,二,三!太好了,这次凑够了三个人,林太郎,快把规则讲个羽酱听吧,要简单一点哦!”

矢琶羽额头鼓起了井字,咬牙切齿地听着森鸥外的话,等到童磨发好牌之后,他望着眼前被两人经手过的牌,一时间下不去手。

童磨注意到了他的为难,立刻笑着在胸前摆了摆手。

“没关系啦,羽酱要是不行的话,也不用勉强~”

本来矢琶羽还在为自己的冲动感到隐隐后悔,但是童磨得话给足了他动力。

“医生,借用你一些东西。”

森鸥外有些意外:“可以是可以,但是,矢琶羽君要借什么呢?”

矢琶羽没说话,他朝走廊的方向抬手,一道红色的箭纹被发射了出去。

几秒之后,走廊中飞过来了一副医用橡胶手套,箭纹带着手套进屋的时候,还顺便把门给关住了。

“不愧是羽酱,好聪明呀!”

矢琶羽的额头又鼓起了一个井字,他咬着牙克制心中的抵触把手套戴在了手上,下一秒拿起扑克牌,猛地睁开了双眼。

他今天必须得给童磨一个教训!!哪怕是睁开眼睛!!

矢琶羽金色的眼睛中,燃烧着满满的斗志。

一旁的森鸥外的视线则凝固在他的左眼之上,那只眼球刻印着“下肆”的字样。

那与童磨如出一辙的数字再次证实了森鸥外的猜想。

这些数字极有可能真的是实验品编码……

上弦之贰,还有下肆?不,类推一下,应该是下弦之肆才对吧。

森鸥外的嘴角勾起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想到了先前童磨的凭空消失以及凭空出现,抬手抽出两张牌打了出去。

“对三。”

第三个被洗脑的异能力者,异能力与空间有关。

诊所二楼走廊深处的一间病房里,一双鸢紫色的眼睛突然睁开,他直直地盯着天花板,似乎能透过层层建筑地板看见三楼办公室中的童磨等人。

一轮牌很快结束,在爱丽丝的协助下,森鸥外和矢琶羽轻松就赢过了童磨。

在童磨沮丧着洗牌的时候,爱丽丝弯腰看见了他法衣的里面似乎有什么在闪烁红光。

爱丽丝蔚蓝色的眼睛闪过无机质的冷光,森鸥外脸上的笑容也微不可查的停顿了一秒。

突然,森鸥外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整个**眼可见的疲惫了起来。

“唔——抱歉抱歉,今天白天做的手术有些多,人老了身体有些扛不住了。”

童磨望着他眉宇间积累的疲倦,忍不住蹙起了眉心,投来了关切的眼神。

“没事吧?说起来人类确实很脆弱呢……”

童磨理牌的手也停下了动作。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林太郎快去睡觉吧,我和羽酱去找其他人玩好了!”

“哎?擅作主张地说什么?谁要和你——”

矢琶羽满脸不耐烦地反驳童磨,但是看见了童磨投来的目光之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难道童磨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所以才这样说的?

矢琶羽摸不准童磨的心思,于是便闭上了嘴巴,不是很开心地点了点头。

见他配合,童磨站起身来,脸上的笑容灿烂又天真。

“好了,既然羽酱也答应了,那我们两个就离开了!拜拜~林太郎,千万不要睡死哦!”

说完,童磨便消失在房间内,矢琶羽望着一旁被打开的房门,立刻沉下脸追了上去。

虽然他的速度达不到童磨那样,但也是普通人类无法抵达的水平。

爱丽丝安静地走到森欧外身旁,森鸥外的脸上哪里还有先前表露出来的疲惫。

“速度方面进行了提升吗?那么相应的身体素质……”

他的低喃逐渐变得模糊。

矢琶羽追逐着童磨很快便来到了诊所外,即使他拼尽全力也无法赶上童磨,这样的力量差距又让矢琶羽沉下了眉骨。

无论童磨,再怎么惹人讨厌,他的上弦之位也是不容争议的,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达到这种水平呢?

“呀,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哎!”

童磨的话让矢琶羽回过神冷静下来,他冷声道。

“喊我出来有什么事?”

童磨歪了歪头笑得一脸无辜。

“哎?不是羽酱找我有事情吗?”

矢琶羽:?

“明明是你刚才——”

童磨的目光暗含鼓励:“嗯?我刚刚怎么了?”

‘——我和羽酱去找其他人玩好了!’

矢琶羽的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他差一点就上了童磨的当。

是的,童磨从始至终都没有明确说过要喊他说什么事情,一厢情愿跟出来的是他矢琶羽。

“哦!我知道,羽酱难不成是真的想和我一起去找其他人类玩吗?”

“那个呀,那只是为了劝林太郎去休息说的玩笑话啦,玩笑话可是不能当真的哦!”

童磨一脸无奈地摆了摆手,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看的矢琶羽拳头硬了。

不过紧接着,童磨突然一脸惊喜的抬手挡住了嘴巴。

“啊,我知道了!原来羽酱喜欢玩扑克牌呀,还想约我和其他人类一起玩吗?原来如此啊~”

“……我不喜欢玩那种玩意。”

“哈哈哈羽酱还真是不坦率呢~”

“……”

矢琶羽重重的呼吸了几下,他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因为童磨而失去理智,他必须要终止这个话题。

矢琶羽抬手摘下医用橡胶手套,闭上眼睛的同时,睁开了掌心的眼球。

“说起来,童磨,那个小鬼你要怎么处理?”

“嗯?”

“别告诉我你忘掉了,你出现的那一天,救下来的人类小鬼,特别脏的那个一个。”

随时把手套丢掉,矢琶羽揉了揉手腕还是感觉不舒服。

“哈哈哈我没有忘记啦,那个孩子呀……”

童磨笑着沉吟了几秒,接着便说出了一个让矢琶羽意外的决定。

“那个孩子,我决定送给林太郎了!”

“是吗……算了,随便吧。”

原来不是储备粮吗,那自己应该可以杀掉吧……算了,杀了他也没有价值,放着不管就是了。

“哎?羽酱都不问一下原因的吗?”

“不需要,我对你的想法不感兴趣。”

他的冷漠态度让童磨露出了伤心的表情。

“呜哇,好冷淡~羽酱,你怎么了?是遇到烦心事了吗?说出来吧!我们是朋友我会帮你的!来嘛来嘛!”

但是矢琶羽面对童磨的无理要求,表现得十分铁石心肠。

“好吧,既然羽酱不感兴趣,那我就不说了,毕竟羽酱应该是那种不受小孩子喜欢的类型吧,会这种话题刺痛我也是理解的。”

“……”

得不到回应的童磨,摸了摸眼角的泪水,看起来对矢琶羽十分上心。

“呜呜呜,好可怜呀羽酱,实力和人缘都很差,不过请放心吧羽酱!作为你的好朋友,我会倾听你的一切烦恼的。”

“够了——”

再多听一秒都是煎熬折磨的矢琶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里陪童磨聊天,于是他厉声终止了话题,转身离开这个地狱。

看着同伴冷酷的背影,童磨眼角的泪水就那样挂着,看起来格外滑稽。

“唉~我果然还是最喜欢猗窝座阁下了……”

擦去眼泪的童磨回到了港口Mafia,一路上没见到几个执勤的成员,畅通无阻地回到了自己房间所在的楼层。

这时尾崎红叶匆匆从走廊一端走了过来,语气十分严肃冰凉。

“为什么不回消息?你的任务终端呢?”

尾崎红叶指的是核心成员随身配备的手机,装有独特的内部联络频道。

童磨把手伸进黑色的法衣,然后从里面拿出一条冰块。

闪烁着红光的核心终端被冰封在里面。

“这个呀,因为它一直在响,我觉得它好吵就冻起来了~”

红光是最高指令配置的警示灯,只有来自首领的直接讯息才是这个颜色。

尾崎红叶想到了那些因童磨失联,而被首领迁怒击杀的成员,她的脸色瞬间晦涩起来。

“首领有令,要你回到组织之后立刻去见他。”

“是吗?我知道了!”

童磨笑嘻嘻地抬手捏碎了冰层,失去了禁锢的手机立刻开始震动嗡鸣起来。

“真厉害,这样都还没有坏掉吗?”

他还在做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尾崎红叶握住伞柄的手暗自施力。

“童磨。”

她低声呵斥道。

将她身体肌肉的调动和突然加速的血液看在眼里,童磨收起手机不再继续激怒尾崎红叶。

“好啦好啦,这就去!”

搭乘上直达首领办公室的电梯,童磨很快便到了顶楼。

几乎是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他便闻到了空气中斑驳交织的血腥味。

真是了不起的大动作啊……

他面带微笑不急不缓地走向了走廊尽头的大门。

平时守在大门两侧的成员此时不见了踪影,童磨眨巴了眼睛思考了一会,还是自己抬起了手。

而两名经过力量训练的成年男性合力才能缓慢推开的大门,就这么被童磨单手推开。

即使摒除血鬼术,童磨仅凭自身的身体素质也是能够碾压普通人类的。

经过特殊处理的大门推动起来是没有丝毫声音的,于是童磨便大声呼喊出来。

“首领!听说你在找我?”

走廊中的光从童磨身后倾斜进屋子,堪堪照亮了一小片地毯,屋内没有亮灯,以往能看见满天星空和满月的窗子被什么东西封住了。

比黑暗还有具有存在感的,就是那浓重刺鼻的血腥味。

童磨反手关闭了大门,他七彩的瞳孔在黑暗中散发出辉光。

他轻嗅着空气中那浓郁的香味,嘴角的獠牙也愈发尖锐了起来,童磨垂眸顺着脚下深红色的地毯,慢慢朝屋内看去。

地毯颜色慢慢加深,随即暗红色的血泊映入眼帘,再往上,是一只抓挠着地毯已经僵硬的人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