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爱情诞生的日子

圣诞的氛围在韩国极为浓厚,平安夜就已经满大街的色彩缤纷,虽然已是大雪纷飞,但坐在医院前牛排店里的周元贝却觉得格外温暖,为什么呢?

“呀!张奉焕!你疯了吗?”周元贝拿餐巾迅速的阻断热红酒流过来,并用纸巾擦拭已经沾到身上的酒渍,还好水不是烫的,只是温热。

只顾着看手机,弄洒了酒水的张奉焕这才回神,赶紧帮忙收拾:“哎呀,对不起,这怎么办?能洗掉吗?”

周元贝无语的看了看自己被红酒弄脏的白毛衣:“第二次了,下次和你吃饭,我一定穿雨衣。”“对不起嘛,怒那,等会儿我陪你去逛街,你想买什么就买!我付账!求原谅~”张奉焕又露出了小狗求饶的眼神。

周元贝无奈的叹气:“你又是因为什么?”“看这个。”张奉焕给周元贝看手机上的照片。

“看谁啊?”拿过手机,周元贝只看到一堆人,像是什么颁奖典礼的大合照,张奉焕着急了:“最帅的那个!”

周元贝非常嫌弃地看了张奉焕一眼,这么多人脸都看不清,谁知道哪个最帅:“中间那个?”没办法只能盲猜。

张奉焕则是急的拿过手机,上手放大照片,给周元贝看:“这个!”“谁啊?”周元贝看着眼前像素低到马赛克的人脸,实在是没认出。

“王!王!我给你说过的王!”张奉焕和周元贝说过自己的故事,周元贝信他的故事,但是着实是没想到王会出现:“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张奉焕看着模糊到不行的照片,讲了几天前两人的相遇。

周元贝听到张奉焕在国宴上遇到王,直接冲上去相认的修罗场面,已经能想象总统的心脏遭遇了怎样的重击。

“怒那,我能许个圣诞愿望吗?”张奉焕其实是有目的的,周元贝感觉不好,但还是没有直接拒绝:“什么愿望?”

张奉焕打开手机摄像头:“我们拍张合影,我想发INS。”“你这样对方就会吃醋吗?不是王吗?会像你这么幼稚吗?”周元贝秒懂他想干什么。

“他没承认自己就是王啊。”张奉焕想到此十分沮丧,因为他知道那个人就是王,但他却不愿意承认。

周元贝没懂:“为什么?你认错了?”“怎么可能?化成灰我都认识!”张奉焕也不是看到长得一样就确定的,他是通过种种迹象一一确认的。

“那是为什么不承认身份?接受不了王后变壮汉吗?”周元贝的话直戳张奉焕的痛点,因为他自己也觉得是这个原因,所以只能尴尬的苦笑。

“真是,也不知道是谁说的,他们之间的爱情可以超脱性别,看来是单方面的啊。”周元贝现在开始有点怀疑,张奉焕故事里,超脱生死轰轰烈烈的爱情了。

“怎么可能是单方面的?他都让我怀了他的孩子……”张奉焕暴露了一件没有告诉周元贝的事,周元贝被震得久久无法回神,张奉焕趁机搂住她拍了张照。

周元贝看了看他的肚子:“你需要我帮你预约医生吗?律帝的妇产科医生都不错,啊!亨硕欧巴是男的哦,很适合你……”周元贝的话终结在张奉焕的白眼中。

张奉焕默默的编辑INS:“我一定要让那个闷骚怪自己暴露……怎么了?”周元贝突然拿走张奉焕的手机,亲上张奉焕的脸颊。

“怒那!你可不要对我产生什么想法……”张奉焕吃惊的捂住脸,周元贝查看拍好的照片,还加上了圣诞情侣滤镜:“我能对怀孩子的男人有什么想法?你是闺蜜啊闺蜜……”

周元贝正看着照片就发现窗口一个人的秋敏河,回头看,秋敏河正在相对的两个座位来回换,一个人吃两份牛排,喝两杯酒,既好笑又可怜。

医院门口,张奉焕打着伞送周元贝回医院:“怒那对待闺蜜的心不诚啊,明明答应了亲自去王那里走一圈的……”“病人重要还是王重要?”周元贝受不了张奉焕的碎碎念。

张奉焕不敢太过放肆,也不想就此放弃,只能悄声:“王”

果然换来了周元贝的白眼。

就快走到医院时,周元贝看到拎着蛋糕艰难在雪中站立的秋敏河,以及正面走来的杨亨硕和前妻尹信慧。

眼看两方就要相遇,秋敏河落了一身雪,背过身去,突然感觉到头顶没有雪了,侧脸看就看到周元贝举着伞挡住两人,杨亨硕二人离开后,秋敏露出一个极其难看的笑容:“谢谢你啊,周教授。”

“想哭的时候可以不用笑,难看死了。”周元贝总觉得秋敏河明明那么勇敢,却总是让自己笨拙的受伤。

“怒那,你现在对我,真是完全不客气。”张奉焕顶着一身雪走过来,周元贝替秋敏河拎着蛋糕:“是,不客气,快回去吧,伞下次还你。”

“怒那……”张奉焕还想申诉,周元贝已经和秋敏河走向了医院。

大雪落在张奉焕身上,透心凉,就在这时,INS消息声传来,张奉焕查看,一脸懵逼:“点赞?点赞是什么意思?他什么意思?怒那啊!”张奉焕去追周元贝,求解答。

做完手术的周元贝站在蔡松华手术室门口,没一会儿刚做完手术的蔡松华就走了出来,和病人家属交代完后,和周元贝一起离开。

“要直接去买车吗?”周元贝和蔡松华约好了,陪她去买车,蔡松华看了看手机,是李翼俊发来的信息:“嗯,翼俊在我办公室,和他们吃完午饭就去吧。”

周元贝觉得可行,两人一起向蔡松华办公室走去,没想到,在走廊上目睹了龙医生和许医生的恋情。

“哇,真是羡慕。”周元贝看到元气满满的情侣,也感觉氛围很好,蔡松华无语:“张主厨对你够好了。”

周元贝张了张嘴,本想告诉蔡松华,但看到龙医生好像有事,就放弃了。

四人一起向办公室走去,蔡松华问起安志雄医生,从龙医生处得知他去了昌源那边的医院。

“天啊,太感谢您了教授,因为那是外部演讲,我真是很苦恼,该如何拜托他呢,偏偏是我哥找我帮忙,我也不能一口拒绝他。”龙医生有演讲拜托李翼俊,希望蔡松华能帮忙问问,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只是开口问问而已,有啥难的?翼俊只要有空就会答应的,他喜欢做这种事,只是他总是没时间,他现在就在我办公室里,我马上问问他。”蔡松华本想要开门,却突然想问问原因:“话说对方点名要请翼俊吗?”

龙医生讲了李翼俊的种种优点,蔡松华才笑着点头开门,却被眼前的景象惊的一动不动,周元贝侧头看到里面李翼俊和金俊完正在打架,立即关上房门,堵住玻璃口,和蔡松华一个对视。

蔡松华立即管理表情:“他说行,翼俊答应了,回头把地点和时间用短信发我,我会叫他去的,别担心,那就再见啦。”

周元贝和蔡松华默契的不露缝隙,进了办公室,周元贝站在门口继续堵玻璃口,蔡松华去分开还在打架的两人。

中午吃饭,安正源疑惑金俊完的头发又湿又炸毛:“你头发怎么了?洗头了吗?”“不要问。”金俊完塞了一口紫菜包饭,狠狠地说。

李翼俊一边阻止蔡松华暴饮暴食,一边解释金俊完的头发:“俊完他刚才被你附身,我帮他驱邪了啊。”

“胡说什么呢?”安正源一脸莫名,手里解着腌萝卜袋子,金俊完捂着胸口对安正源认真地说:“我的体内有你。”

周元贝差点被紫菜包饭呛到,安正源则说金俊完是疯子。

就在这时,金俊完接到了电话,离开了。

“啊,亨硕他跟别人约在咖啡店见面。”李翼俊讲着他知道的事,安正源还在解腌萝卜袋子:“谁啊?约在咖啡店见面,不符合他的风格啊。”

“是女的吗?”蔡松华也是八卦的,李翼俊打听的很清楚:“嗯,女的,尹信慧。”

“是谁来着?”安正源一边解袋子一边觉得名字耳熟。

“他前妻。”蔡松华和周元贝同时说,毕竟大家都知道啊。

“她父亲住院了吧?应该告诉我啊。”蔡松华也听说尹信慧的事,李翼俊更详细:“就是说啊,我也以为他会告诉你呢,但他却没开口,尹善周教授估计明天或者后天出院吧,应该是想在出院前当面道别。”尹善周是尹信慧的父亲。

安正源一边解着袋子,一边看着李翼俊:“我的朋友翼俊,我有一件是很好奇,你怎么能对世间万事万物都如此了解呢?”

李翼俊为安正源答疑解惑:“啊,因为我对世间万事万物都充满兴趣啊,我也想问我的朋友正源一件事,那个腌萝卜的破包装袋,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打开?你看她,没配黄萝卜都吃完一条紫菜包饭了。”说的是蔡松华。

周元贝帮安正源利落地撕开包装,蔡松华又拿起一条紫菜包饭:“元贝啊,我还想问你呢?最近怎么没有爱心午餐?我吃外卖吃的要枯萎了。”

周元贝想到正在努力让王承认身份的张奉焕,摇摇头:“张主厨最近非常忙,非常。”“没听说青瓦台最近有什么大型活动啊,你们不会分手了吧?”百事通李翼俊合理猜测。

安正源激动:“真的?他做了什么事?怎么敢跟你分手?”“没有!现在还没有分手。”周元贝怕了安正源的碎碎念,立马否认,还瞪了李翼俊一眼。

“以后也别分,你都37岁了,就这么顺顺利利的嫁了吧。”安正源说的话极其不符合他的人设,周元贝一脸震惊,看向李翼俊:“洒水真的能驱邪吗?”

“呀,安正源,你明明前几天还不是这么说的。”蔡松华替周元贝鸣不平,李翼俊打量安正源:“很明显,佛祖有了凡心吧?你和我们张冬天怎么样了?”

安正源发现三人都盯着自己,拿了一条紫菜包饭就匆匆离开了,余下三人都觉得肯定有问题。

几天后,五人组在杨亨硕家聚集,周元贝也被安正源叫来了,带着张奉焕准备的大餐,原本的泡面就被抛弃了。

“哇!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劳动御厨了?”蔡松华非常开心,周元贝看向安正源,安正源表示:“是我拜托的。”

“什么事?”其余四人拆饭盒的手停了下来,就怕是坏消息,安正源看到他们严肃的表情:“放心吧,不是坏消息,吃完饭告诉你们。”

几人再度活跃起来,拆饭盒,吃饭。

饭后,众人吃着草莓,李翼俊无意间看到周元贝正在和张奉焕发信息:“元贝啊,你就好了,可以一辈子和总统吃一样的饭。”

周元贝眼神求助蔡松华,蔡松华接收到信号:“正源,你不是说你今天有话要说吗?所以才让我们聚在这里的吧。”“嗯,是这样的……”安正源正要说。

“对了,你周四有手术吗?听说你要为柳景珍动手术。”杨亨硕突然想起,询问蔡松华,金俊完觉得名字耳熟:“柳景珍是谁?啊,难道是那位小提琴家?”

蔡松华点头,李翼俊也想起来了:“我好想知道,刘永,刘永珍XI。”“柳景珍啦。”蔡松华纠正李翼俊。

“对,柳景珍,她是大名鼎鼎的音乐家吧?”李翼俊又开始展现自己强大的信息网,蔡松华故意询问:“她现在住在哪儿?”“谁啊?”“柳景珍XI”

安正源正要把话题拉回去:“伙计们,听好了,我只说一次,没听清楚别怪我。”“麻浦。”李翼俊开始报地名。

“不对。”蔡松华否认,李翼俊继续猜测:“那是盘浦吗?”蔡松华笑着摇头。

“是江南清潭洞。”周元贝突然开口,蔡松华惊讶:“对,你怎么知道的?”其余几人也惊讶的看着周元贝。

“她在欧洲发展,现在旅居德国,脑袋里长了肿瘤,在国外做了检查,但决定在韩国动手术,所以三天前刚刚回国。”周元贝继续说着她知道的情况,并在几人好奇的眼神中:“景珍的妈妈和院长是好朋友,景珍曾经是我的同学,所以我推荐了松华欧尼。”

“谢谢。”蔡松华正想多做一些VIP手术,李翼俊则是摇摇头,询问蔡松华:“什么啊,所以你这周四又要回来吗?喂,你干脆把家搬到横城或原州吧,或者内林州服务区租个屋。”

蔡松华知道李翼俊是觉得自己来来回回麻烦,所以解释了一下周三才会回来,其他的事许医生会跟进,金俊完也觉得不好:“哎呦,太拼了,我觉得你完全可以拒绝啊。”

周元贝和蔡松华同时看向金俊完,蔡松华认真地说:“不,我想做,我最喜欢做VIP手术了。”蔡松华说完,和安正源相视一笑:“之前是因为跟他签了合同,基于义务无法拒绝,如今则是有了其他的动力,所以元贝啊,多给欧尼介绍吧。”

周元贝笑着点头,李翼俊发现有自己不知道的事:“什么动力啊?”“反正就是有啦,总之我会全力以赴的,这样才能多为几名患者做手术。”蔡松华微笑。

“什么意思啊?”金俊完想要追根究底,蔡松华微笑表示不想说。

“可是安正源,你怎么不说话呢?”金俊完发现安正源的沉默,李翼俊也发现了:“就是啊,你把大家找来,干吗只是一言不发的吃草莓啊?你是因为最近草莓好吃,才叫我们过来的吗?元贝跑一趟多麻烦?”

安正源望天无语,叹了一口气,放下草莓:“呀,你们从现在起一句话都别说,只有我能说话。”其他几人纷纷表示让他说。

“我和冬天好上了。”安正源酝酿完成,但大家因为发音问题以为他是和张冬天见过了,没当回事,只有周元贝想到了。

“我也见她啊,昨天也见了,今天也见了,明天也会见,我每天都会见她。”李翼俊说起了绕口令,安正源明白了是自己没说清楚:“不是,哎呦,我和张冬天医生在交往。”

一时间众人停住,安正源继续:“我们已经交往一个来月了。”“所以你才决定留在医院啊。”金俊完就说为什么说了要出国,却没走。

“算是几个原因当中最重要的一个吧。”安正源点头,蔡松华微笑:“真是太好了,我也觉得你俩很般配。”

李翼俊偷笑,被安正源制止:“呀。”“不是啦,我是替你高兴,干得好啊,我真是,现在最开心的人就是我和元贝了吧。”

周元贝没说话,点点头,杨亨硕举起手:“我上周就听我妈说了,所以早就知道了。”“我也听理事长说了。”这就是为什么周元贝能第一时间反应上来的原因。

“这两人口风很紧啊。”金俊完吐槽,安正源吃惊:“他们怎么知道的?”“听姨母说的。”周元贝知道细节,不方便透露。

“我们在医院肯定会保密的,别担心。”蔡松华看到安正源有点担心,急忙表示。

李翼俊也是明白其中的关键:“我虽然很想大肆宣传一番,但为了避免我们张冬天不胜其扰,我就忍了。”“什么‘我们’?!你以后不准用这种词,知道吗?给我小心点。”安正源指着李翼俊,有点吃醋的强调。

李翼俊拨开他的手:“我可以用,是你不能用,你才要小心呢。”

安正源恍然大悟:“啊,好的。”

众人在温馨祥和的气氛里,继续吃着草莓,都忍不住笑了,毕竟一年之初就听到了好消息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