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29 章

樊翕睁眼发现天已大亮,自己正躺在房间里的唯一一张竹床上,扭头看去,赵宗实果然早就醒了,此时正手握一卷书立在窗前。

“醒了?”赵宗实问道,眼睛却没有看向樊翕的方向。

樊翕跳下床,拉拉被她弄皱的被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听说你开了家酒店?”赵宗实放下书,坐到椅子上问道。

樊翕摸摸头,不好意思得说道:“算是吧。那个,之前借了您一些钱,我回去就拿钱来还你。”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连本带利。”

赵宗实笑了笑,说道:“难道你以为我叫你来是来讨债的?”

不是吗?樊翕想破头也不知道这种大人物找自己有什么事。

赵宗实看着眼前的女子,想到前几天高文向他禀报,说西夏国向外宣布皇后近日突然暴毙,可是安插在西夏皇宫的眼线却调查到,去年冬月有一名女子跳进护城河逃出皇宫,后来西夏王还派了亲信去寻找,并且从那以后,皇后就再未在人前露过面。

昨夜他趁樊翕熟睡,叫人仔细搜了身,却没有发现一点西夏皇后的信物。可是他却有一种盲目的自信,眼前的女子正是那位已经去世的西夏皇后。

赵宗实想了想,又觉得好笑,自己不想趟进权势的深潭中,却对邻国的事情这么感兴趣,遂摇了摇头,笑道:“科举结束,作为主考官之一,几日后我要给他们举行第一场期集,到时候茶酒可就有劳樊老板费心了。”

得了赵宗实的定金,樊翕先去成衣店买了套女装换上,又花了十文钱叫老板娘给她梳了个最简单的发型,这才喜滋滋得回家。

……

贺锦和阿斤坐得远远的,看着贺铸和樊翕并在一起的身影。

对于好兄弟突然变成美少女这件事,俩人还需要一些时间接受,贺铸却首先抓住了重点,握着樊翕的手说道:“我不嫌弃你老,你先等我几年,等到我十八岁的时候咱俩就成亲,如何?”

“你不嫌我老?我现在正是一朵娇花的年纪,你竟然说我老?”樊翕撇撇嘴说道,“你不嫌我老,我还嫌你小呢。”

“可是等我十八岁的时候,你就快三十了。”贺铸掰着手指头算着。

“所以我不会等你,你也早点斩断对我的情丝吧。”樊翕笑着说道。

贺铸却还是不想放弃,认真道:“你若是不相等,那我们也可以先成亲,等我十八岁的时候再圆房。”

樊翕见眼前的小奶娃认真跟她讨论成亲大事的样子煞是可爱,便问道:“要是等你长大后,见我人老珠黄,抛弃我再去找年轻的小姑娘怎么办?”

贺铸抬头看了樊翕一眼,慢吞吞得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樊翕。

“这是什么?”樊翕问道。

“你自己打开看看。”

樊翕笑道:“小小年纪还装老成,这难不成是你写给未来娘子的情书?”

樊翕抽出信封里的纸张,打开一看赫然是几处庄子的地契。

“我娘说过,男人变不变心不重要,只要手中一直掌握着财政大权,自己便有婚姻中的主导权。这些是她背着贺锦置办下的,现在我交给你,表示我的诚意。”贺铸解释道。

樊翕掂了掂手中的几张纸,第一次明白了举重若轻的意义。这哪里是纸,这明明就是千两万两的金银。

“你为什么非选我当你娘子呢?”樊翕好奇道。

贺铸两只小手握在一起,低着头说道:“因为你是离我娘亲最近的人。”

樊翕揽住贺铸,轻轻说道:“那你不怕我像你娘亲那样,有一天突然离开吗?”

贺铸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得看着樊翕。

“到时候,你可就人财两失咯。”樊翕嘻嘻笑道。

贺铸想了想,默默从樊翕手中抽回地契,折好后放进了怀里。

“还有信封呢。”

“送你了。”

樊翕捏了捏贺铸的脸,笑骂道:“果然男人无论多大年纪都是一样的。”

期集这天,樊翕早早就备好了酒水,待赵宗实派人来取时,便带着酒水茶叶,一起进了王府。

此次科举一共选出了一百八十八位进士,这些人此时都在王府的后花园中。虽然园中百花没有尽放,但是也是一片郁郁葱葱,惹人喜爱。

樊翕本不用亲自将酒送过来,可是她非常好奇这种文人墨客的聚会,便也一道跟着来了。

未时末,新科进士陆陆续续到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互相介绍姓名籍贯家世,家世好的便成了中心人物,围着一群上赶着巴结的人。

反观本榜的前三甲,却无人问津。

一直到宴会开始,都是这种俗不可耐的样子,樊翕刚想溜走,赵宗实就来了,场面也安静了下来,樊翕只好先窝在一个角落,等待时机开溜。作为宴会主办人,赵宗实先是说些祝贺他们高中,以后要为国尽忠云云,然后举起酒杯,邀请众人一同共饮,饮过了第一杯酒,宴会就算是开始了,众人也开始大快朵颐。

“呵,还以为就凭小叔父的为人,不会找些姐姐陪咱们喝酒,看来倒是我猜错了。”一个身穿华服的公子哥抓住樊翕的手腕,把她从角落里拉出来,柔声问道:“你是哪家的小姐?我倒是没见过呢。”

樊翕见这人称呼赵宗实为小叔父,且长相上又与他有三分相像,便知他是赵家人,行了一礼说道:“小女子只是来送酒的。不是什么陪酒的小姐。”

谁知那人一听更是来了兴致,说道:“既然你是卖酒娘子,那想必酒量非凡,不如咱俩来赌一场如何?”

樊翕闻言皱眉道:“卖酒的就得酒量好?那买米的是不是都得日食五斗?”

“哈哈哈,有趣有趣,”少年笑道,“我见娘子口齿伶俐,不如咱俩来行酒令,赢了的人呢,就可以叫输家做一件事,你看如何?”

樊翕心思一转,问道:“酒令可否由我选?”

少年点头。

“一言为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