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我不是泥鳅我是龙

“听心姐姐你也**?你**的?”寸心柔美的脸上,亮晶晶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听心。

听心见她虚弱又无辜的样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被你气死的。”

“被我气?你是个很想得开的人啊。听心姐姐,原来人死后真的会回到最眷恋最有归属感的地方啊。”寸心虚弱的脸上,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寂寥。

“你真以为这里是阴曹地府,转世轮回啊!你的苦还没受够呢,哪里这么容易死!”听心嘴上冷峭的声音没好气的说着,可是素手还是拿起了一方白帕子,轻柔地为她擦拭白净脸蛋上的虚汗。

“听心姐姐,呜呜呜呜,原来我没死!吓死我了~”她一头扎在听心的怀里,痛痛快快的释放着自己委屈的泪水。

直哭得听心万般言语都咽在了肚子里,心软的一塌糊涂。轻轻拍着寸心的背:“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寸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为自己的一腔爱意付之东流,为自己的痴情的付出,没想到到头来自己就是个惹人讨厌的龙族。无论是反抗天庭的救他,还是冒着大雪为他寻找雪莲,舍弃三公主的名号和龙珠,这些都不算什么。

她没觉得自己爱的悲壮激烈,也没觉得自己是飞蛾扑火,她反而在一直一直感觉很卑微,卑微到不像是个西海的公主,她仿佛不是个脊背被人敲断都不会弯曲的龙,她以爱的名义,甘愿成为那网中的困鱼,却发现自己所追求的,所屈服的,根本就什么也不是,她什么也没有得到。

她在梦中梦到自己从三界最好看的小粉龙,变成了一只泥鳅,灰秋秋的被网在情网中,挣扎,越挣扎越痛苦,周围还都是凡人的围观嘲笑。

我不是泥鳅!我是龙!龙族自开天辟地以来,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没落过,她有着自己的骄傲!

梦中杨戬如同阳春白雪,如雪上新贵,高高在上,不管不问。他那般冷清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人。

这样一想,他和嫦娥真的挺登对的,两个人郎才女貌,宛如天造地设。

敖寸心?呵呵,我这条游鱼还是不要去打扰,就是对他最大的贡献了。

还记得,他曾说过,没什么好报答我的,不接近我就是他最好的报答,现在她才是明白了,他说的对,我如果爱他,不接近他,才是最好的爱。

她满腔的爱意对他来说是负担,恩情就只是恩情而已。

恩情没办法承载她在上面寄托的山崩地裂的情愫,她前些日子看话本中的人说:物极必反。

还有些言论很有意思,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五阴盛,爱别离,求不得。

她不就是活脱脱的求不得吗?

自己总是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满腔爱意表达出来,而结果往往是陷入牢笼而不自知。

话本里才子佳人都讲究一个缘字,是我的不用求也能得到,不是我的强求也无用。

她心中悲痛一番,已经渐渐的想通了,眼泪慢慢止住。

“说吧,为什么离开灌江口。”听心真的很想知道这个口中对她和杨戬很自信的妹妹,到底是什么原因离开了那个姓杨的,要死要活的非要当个大情种。

“都已经这样了,说也没什么用了。”她逃避着听心探究关心的眼神。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海边,还差点死掉。”他没有强求,反而转开话题问了另一个问题。

寸心回忆了一下自己在深海底,看到的景象,和自己失去意识前,听到了弱水说快出去的声音。

“是弱水救了我,弱水自己也很痛苦。大海里有一股很难闻的污浊之气,我抵挡不住,是弱水把我推大海来,我才得救的。估计其他水族就是死于这股污浊之气。”

“这么说,我们数万名水族,死亡的原因,就是这股莫名其妙的污浊之气了。”

“一定是,而且听心姐姐,我们可以离开大海,可是弱水不行啊。她没办法摆脱,只能继续忍受着污浊之气对她的侵蚀。听心姐姐,弱水现在很痛苦,我们得救她。”

“是的,只有弱水离开,咱们水族才能解除灾难。走!跟我回去告诉杨戬兄妹。”她站起身来,拉着倚坐在贝床上的寸心。

“我不去。”寸心白皙的脸上,那双忧伤的眼睛却充满坚定。

“你跟杨戬之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听心又坐下来,耐心的看着又娇然欲泣的寸心,她拉她本来就是试探,真要去说消息,她一个人去就够了,哪里还用得上这个傻妹妹呢。

见寸心沉默着不开口,听心决定说出自己所听到的消息:“听水族说,他一直在找你,还求弱水一定不要伤害你。估计事没看到西海举办你的葬礼,他认为你还活着。还委托我一定要找到你,他说,你对他真的很重要,不要连一次报答的机会都不给他。”

“西海那边怎么说?”

听心眼皮一跳,觉得不秒。这是哪一出?寸心回头?见寸心竟然没有问杨戬,反而去问西海,这如果是还没三百岁的寸心,是很正常的。可放在现在这个好像被杨戬下了蛊的寸心身上。怎么看,怎么稀奇!

“西海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去禀报天庭了。所以你昏迷期间,小金乌来了一次。西海龙母听说已经病倒了,龙王现在终日处理政事,摩昂哥哥揣着你的那颗龙珠,走南闯北的,听说在找可以把龙复活的高人。小白龙本来被关,听到你**后,疯了,闯破封印谁也拦不住他,疯疯癫癫的不知道去哪里了。”听心说着说着就见寸心面朝西方,跪了下来。

听心都快要说不下去了,好好的西海,好像有家破人亡的既视感。寸心,为了一个杨戬,你值得?

“西海说,你既然已经不是西海的公主了,就没有给你办丧事。但是我觉得西海也是觉得你没死。”

“寸心对不起西海。”

“寸心,我知道你心里还是在意西海的,不然怎么受了委屈就冲进了西海。连你**,你都觉得自己最眷恋最有归属感的地方是家。寸心,家,回家吧,给他们认个错,他们会原谅你的。大不了天庭怪罪下来,我们给你求情。”听心又是苦口婆心,觉得只要她回头,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听心姐姐,已经晚了。我伤了西海的心。我回去只会让天庭责难西海,父王那个性子你也知道,是最刚正不阿的,莫说是我犯错了,就算是摩昂哥哥犯错,只要天庭说要行刑,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下手。平日里怎么都行,在这种涉及到天庭天规的大是大非面前,父王他是什么也不敢的。”知父莫若女,她对西海龙王再了解不过。

“确实,叔叔的性子,也太不知变通了些。其实他啊,也难!”听心也发起了愁,这难道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不成。

“我就在此地吧,挺好的。”寸心已经决定要扎根于此了。

“天庭的人怪罪下来怎么办?寸心,以前我反对你跟他在一起,可是现在,你跟他在一起你才是最安全的。我知道你虽法力精进的很多,可是那动辄数十万的天兵天将,可不是你能招架的。”自己这个傻妹妹,自立门户哪有那么容易,别的不说,就一个隐形危险,咱就打不过。

“到时候再说。”寸心也没想到这么多。

“小金乌说你和他是朋友,真到了那时候,只能看他能不能帮你求求情了。”听心无奈的建议。

“昊玥?不能麻烦他。”寸心对这个疑似自己的爱慕者,是真不想麻烦别人的。

“好啦!你倒是说说,你跟杨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听心岔开话题,心中却觉得寸心不被天庭通缉是迟早的事,昊玥,连小金乌殿下的名字,都这般直接说出来了,这事八成能成!

“杨戬?我和他能有什么?什么没有啊。”什么也没有,就是他们的结局。

“那你还为了他要死要活的。”听心是真想不明白,这杨戬是不是给寸心下将头了。

“不会了,我不会了。我已经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他如果来找你呢?”情种真会说不爱就不爱?

“我不会来见他的,就当我已经**吧。听心姐姐,别告诉他,我还活着。”寸心略显消瘦的脸庞让听心怎么也会忍不住心软。

“行,寸心。无论怎么样,我还在呢。”听心对这个妹妹真的是放到心尖尖上了。

“听心姐姐,谢谢你。”寸心抱住这个万年福气才能修来的好姐姐。

“谢什么啊!你这个丫头,以后少气我就好了。”听心宠溺的捏着寸心小巧的鼻头,面上是难得的温柔似水。

“不气你了!再也不气你了!永远爱你一辈子。”

寸心这丫头从小就会说软乎话,这样可人的丫头,怎么舍得让她受苦呢。

“好啦!别贫了!我还要去报消息,早日治理弱水,水族才能早日脱离苦海。”

“嗯嗯嗯!听心姐姐是四海的大英雄!”寸心觉得听心姐姐从小就是个有能耐的,现在依然很可靠很温暖。

“对了!你书房怎么挂着这个,我还没问你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