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20

【你觉得自己一定是着了魔,但你无法安抚自己蠢蠢欲动的好奇心,无数个夜晚,你不眠不休的窥探着那个诡异的网页。】

【那是你从未接触过的世界,是无法沐浴在阳光下的、至深的黑暗,是混杂着硝烟的血腥气。】

【你为此着迷。】

【终于有一天,也许是屈服于你的执着,也许是带着愉悦的恶意,网站的管理员给你发来了一串注册码。】

【你由此获得了进入世界黑暗面的资格。】

【他说——】

【欢迎来到Mafia的世界!】

玩家重重的把头磕在桌面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整个人几乎软成一团史莱姆,由内到外的彻底放松下来。

她要吐了。

如果说合理安排的练级能带给人奋发向上的积极心态,那么不停重复的单一的刷级,只能让玩家从精神到生理产生恶心反胃的欲望。

(不是说真的吐的意思,只是一种形容。)

总之在骇客技能达到五级、支线任务解锁以后,青井葵彻底解放,可以恢复之前按部就班的练级状态了。

而此时,距离和杂货店老板的两月之约,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三天。

青井葵翻了一下日历,恹恹的摸出水笔,在七月四日上面重重地画了好几层圈。

已经没有人能阻止她了——

没!

有!

人!

点开个人界面,玩家凝视着自己的钱包。

五月过半,这个月几乎没有练习过别的技能,打工四次,但因为上个月的资金全部花光,现在积累的财产也仅仅4k金而已。

是买下照相机的七分之一,还差点零头。

是的,没有人能阻止玩家在游戏内获得自己想要的道具。除了贫穷,这个万恶之源。

数了三遍也没能把自己的财产多数出一个零,好消息是练烹饪时留下的便当太多了,未来起码一个月不需要在食物上支出。

青井葵捧着脸,长长的叹了口气。

她瞥了眼时钟,距离计划内的睡眠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玩家抖擞精神,再次登入里世界网站。

骇客五级以后玩家就获得了在这个网站留言、接取任务的权限,等到七级就能够拥有发布任务的资格,十级满级就会自动成为网站的管理员。

——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毕竟这是个大型单机乙女游戏,而不是网络游戏。

啪嗒啪嗒的点着鼠标,玩家暴躁的浏览着自己能接取的任务,光与影在她仿佛神明精心雕琢的眉眼间掠过,显出眼底几分阴霾。

**为家族A获得家族B近期出行的人员名单。

任务奖励:经验*300,金币*100

**为家族C获得集团A三日前宣布上市的软体讯息。

任务奖励:经验*300,金币*150

**为家族D获得家族E近期研制的药物资料。

任务奖励:经验*300,金币*250

因为等级低到不能参与主推的三大地图,所以官方敷衍的到名字都没有取一个,甚至美名其曰反正玩家们也不会记住。

虽然最后一句的确是实话。

……真令人怀念。

她甚至已经很久没有发布过这种新手任务了。

搓了搓脸颊,被打回新手村的玩家把三个任务都接下来。她对这阶段的任务已经有点陌生,花了点时间重新熟悉操作,又花了点时间完成任务,最后才提交。

搞定。

接下来就等第二天刷新任务,五天以后任务等级就能提升,任务奖励也会增加。

经验倒无所谓,主要是钱。

青井葵漫不经心的瞥了眼时间,换上睡衣套装,仪式感十足的躺在柔软的床上,闭上了眼睛。

【睡眠】

【确认】

【11:40→7:40】

“???”

玩家猛的睁开眼睛。

等——

视野陷入黑暗,游戏系统伴随着玩家的哀嚎无情的进行了从深夜到白昼的转场。

“…………”

草壁哲矢俯视着玩家。

女孩长而密的眼睫垂下时掩住了那双极为漂亮的眼睛,她微抿嘴唇,精致到令人目眩神迷的脸上没有表情,虽然是在认错,但总觉得从头到脚写满了不服气。

尤其是和旁边简直快把头埋到地里的沢田纲吉比起来。

草壁哲矢当然认识这个全校闻名的废柴,甚至隔三差五就能抓到一次这人迟到,开学不到两个月就顺利的从陌生变过渡到熟悉。

现在他觉得这个眼熟名单里也许能加上第二个人。

“检讨,一千字。”

委员长已经把迟到一小会儿的学生当场处理完毕,悠然离开了。现在迟到的处理权利在草壁哲矢手上,他看了青井葵一眼,无情的补充一句:“必须亲自在风纪委员室交给我。”

青井葵:“啧。”

沢田纲吉眼含热泪,声若蚊呐:“不要再挑衅风纪委员了青井同学QUQ”

玩家诧异的看了这人一眼。

本能的躲闪了一下,少年没敢正视她的目光,只是攥紧了书包肩带。他好像常做这个动作,根据心情的变化加大或者放松,仿佛能从上面汲取到自己没有的勇气。

……虽然他好像一直没有这玩意儿。

威风凛凛的彭格列十代目,高高在上的里世界教父,把给外人看的温和而冷漠的表皮剖开,里子还是会被家庭教师骂的狗血淋头。

被守护者嘲讽只会苦笑、惹秘书生气就软绵绵的求饶,这个人从来就是这样子,没有什么强硬的勇气。

“……了解。”

拽过沢田纲吉的领口,少年措不及防的弯下腰,踉跄了一下,玩家无视他惊慌失措的叫声,礼貌的朝草壁哲矢点点头,语气平静。

“草壁学长再见,我们会按时上交检讨的。”

然后就强行拖着人走了。

“等、等一下?”沢田纲吉倒也没有反抗,总觉得已经习惯女孩突如其来的举动,但还是努力的争取了一下自己的权利,“青井同学,呼吸——我要喘不过气了!”

倒霉的日子好像总是周二,因为课间时间不够,青井葵再次拒绝笹川京子的午餐邀请,和沢田纲吉带着没写完的检讨上天台。

同行的还有不知道为什么一起过来了的山本武。

“上次也是我们三个一起写的,大家配合起来会比较熟练吧。”

似乎无懈可击的理由。

沢田纲吉不禁吐槽:“写检讨就不用考虑熟练度了吧。”

“你不迟到就不用写了。”

“青井同学你明明也迟、总之为什么说的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迟到——”

“我是偶尔。”

“……呜。”

无法反驳,沢田纲吉败退。

又写完一行字,青井葵心想为什么自己仿佛在玩《写检讨模拟器》,一边漫不经心的抛话题。

“山本同学从来没有迟到过吗?”

“好像没有呢。”山本武带着沉思摸了摸下巴,过了片刻才说道,“因为我跑的很快嘛。”

“……因为山本同学早上要参加社团活动,都来的很早吧。”

沢田纲吉小声说。

“这么说起来,青井好像没有加入社团吧。”山本武的思维经常会快的让人跟不上节奏,他看向沢田纲吉,“和阿纲一样是回家社的。”

沢田纲吉:“欸欸欸——!”

“因为我很忙。”

“我、因为没有社团要我啦。”沢田纲吉羞窘的摸了摸鼻子,“毕竟我什么都不会,不像山本同学那么优秀。”

玩家的视线从作文纸上移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在被察觉之前,很快的收了回来。

现在还是检讨比较重要。

“山本同学什么的太疏远啦。”山本武想了一下,思维再次进行跳跃,“阿纲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当然,青井也是。”

玩家看了笑眯眯的少年一眼,拒绝的速度快的令人怀疑她到底有没有思考一下。

“不要。”

完全没有留下余地,甚至理由都没有找。

相当无情。

山本武毫不意外的叹了口气。

“果然。”

于是沢田纲吉默默咽下了在喉咙里徘徊已久的那句『我也是,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垂下眼睛,继续辛辛苦苦的编造检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