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他归我了

太宰很少睡足觉,因为入眠所需要花费的精力实在是太大了,而他的时间经常不够用。

思考如何让自己睡着——多么折磨人的一件可笑事情。

不如放弃,心安理得地熬夜,处理点别的事情。

所以明天大概率要早起的太宰治二号机今天也没能睡着,他给自己放了热水,把西装脱下来挂好,很快走进浴室,一点点将自己身上缠着的绷带解开。

苍白的、伤痕累累的躯体。

而且过于清瘦,几乎偏离了正常的美感。

他又不傻,这具身体本身就给了太多信息,推测几遍后模模糊糊懂了点东西,但无人可以证实。

他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身体看了会儿,很快镜面上蒙了层水雾,什么也看不清了。

于是他把自己浸在热水里,短暂地放弃思考。

对常人而言有些烫的温度,对他这副正在逐渐迟钝的身躯却是正好。膝盖关节处的异样已然消失,但太宰知道那不是自己的错觉,自己确实在缓慢地走向死亡。

以一种平和、无痛,安然地走向死亡,在他能接受的范围内。

完美的结局。

他又在下意识思考了。

太宰往水里沉了沉。这酒店中原中也安排的,自然物质条件很好,浴室甚至能一边泡澡一边看夜景,再端杯红酒。

都是些无趣的东西。

他缓缓呼出热气,枕在浴缸边缘。

仔细想想,国木田君有说过得当个好人,这有点难……但并非做不到,完成一切再悠然退幕,他就勉强能给其他人留下比较好的印象。

没必要去找回自己的记忆了。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他甚至没空找点乐子尝试一下入水,接下来每分每秒都无法浪费。

按这种速度,他很快就会再回到无知无觉的状态,彻底消散。怪不得那些人偶都如此疯狂,死亡如影随形跟在后面咬噬生命的进度条,不去主动吞噬就会死。

就连他这样“接近完美”的造物也一样。

……

其实也并非没有办法解决,但他是决计不肯和其他人偶一样堕落,去渴望生人的魂魄的。

就算要进食也……

……

没有那种可能性。

好在这对于常人而言有些难熬的日子对他来说反而是享受,死亡本就是目标之一,何况是如此平静亲和的方式,做梦都无法拥有。

第二天。

经确认人间失格对普通人偶无效,太宰治得以回酒店摸鱼。

只不过被塞了通讯器,又留下了立原道造。在任务方面,中原中也下意识想把大部分的指挥工作推给太宰。

即使是失忆……不,不如说失忆之后反倒更合适做一个完美的工具人了,看起来消磨掉大部分个性的太宰治二号机总是很听话,除了溜出去玩了一次,几乎能把一切事情做好。

这样也减轻了中原中也的工作量。

中原中也的道德感还算比较高……也许是因为曾经深知自己非人的属性,所以更加要求自己像个人类。现在的他当然已经足够强大坚定,自己就是人类的一员。

就算是他,也会想要减轻自己的罪恶感。听从命令碾碎一切,虽然会被嘲笑无脑,但在面对这种具有心理压力的任务时,是真的很轻松。

“广津老爷子和银从左侧海岸绕过去,慢一点也不要紧,十点四十之前不要介入战场。哎呀,芥川呢?他有空吗?”

“哒宰桑——”这一声刺破通讯耳机,就连一边的立原道造都听见了。

太宰治提前三秒把耳麦拿远,等芥川嘶吼完再用平静的声音命令:“芥川原地候命。”

“等待更有价值。”在芥川下意识想反驳前,他随便找了句话,用温温柔柔的语气截断了话题,接着立刻挂了通讯。

“呼……真是热情啊……对吧,立原君。”

立原道造除了点头什么也不想说。

他一点,也不想留在这里……

他冷着脸,头一次感到去尽职尽责地工作是如此美好,至少他们不用面对太宰治。

“立原君,”太宰又忽得凑过来,“无聊吗?”

立原几乎跳起来:“不不……”

“可是我觉得有些无聊了……”

“您想做什么?”立原当即炸毛。

该不会是想要趁机溜出去吧——他可早就听说了前干部、叛逃人员太宰治失忆又被捉回来的事情。立原道造接触过太宰治洗白前的档案,他觉得太宰这种人即使是失忆,也绝不会安分。何况记忆这种东西是不安定因素,随时可能想起过去。

而那时,他不信太宰还会留在这里。

甚至走的时候留点“礼物”也极有可能。

立原不太想到时候因为这些事情倒霉。

他的神经崩得很紧,生怕太宰治一个不注意就把他坑了,因此全神贯注地听太宰说话。

“我想点外卖。”

立原道造好险没一头磕在门板上。

他木着脸给一个普通成员打了电话,让对方从最近的烧鸟店里打包一份套餐,又询问了太宰的意见,买了两瓶酒,一只蟹。

当他被拖着坐下来,拿起游戏手柄时,立原已经分不清他到底是来当看守,还是保镖……亦或者照顾任性猫猫的铲屎官。

游戏打到一半,广津那边就来信了。

太宰关了游戏声音。

“是计划出了问题吗?”

立原反应过来,他们拿着手柄,吃着烧烤的同时,前线还在发生战斗……他忽然被罪恶感压住了。

但太宰仍旧是轻飘飘的懒散声音,窝在沙发上,一点没有危机感:“还是说有人没听从命令吗?”

“对方的人偶士兵要比昨天的那批活跃?更人性化?”他低低地笑了一声,尤其是在说“人性”一词时,咬字格外暧昧,“火力还够吗?”

“那就碾过去。对面只是一群需要被回收的废品罢了。它们连敌人都算不上,只是一群没有生命的怪物。”

“情况我已经知晓了,那么就按原计划来。”

他结束了通讯,重新拿起手柄,状似无意地感叹:“哎,明明黑蜥蜴是什么都能做的武装部队,为什么偏偏在复生者的事情上谨慎且犹豫呢……总不会死者比活人更容易让人软弱吧……”

立原道造忽然觉得有些冷,可放在桌上加了冰块的酒他一口也没喝。

“立原君,接下来的关卡就拜托你了。我真的很想把这个游戏通关一次。”

“啊……好。”

他果然还是不能理解太宰治这种生物。

……

“太宰治,你最好不要骗我。”中原如是说。

沙色风衣的太宰治把他带到了码头,今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码头这儿的卸货工作居然全停了,只有零零散散几个值班人员抱着枪守在这儿。

中原记得这是Mafia的地盘,贸易往来非常密集,好几次,他还亲自带人来查过货物——Mafia严禁走私毒.品。

太宰从街边的售卖机买了罐饮料,食指勾着拉环打开:“我保证他来过这里。中也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不等中原回答,他继续说:“这几天有人在Mafia的地盘上**,恰巧他也在这里,正辛辛苦苦给森先生打工呢。”

“所以人呢?”

“不要太着急嘛。”太宰治侧头看了一眼停泊的船只,“森先生估计现在很是头疼呢。那可是连人间失格都难以处理的东西……说到底,这种东西都是你们带来的,由他去解决正好。”

“什么东西?”中原皱眉,他几乎是笃定地说,“你果然见过他了。”

太宰微微叹气,不回答中原的话。

“如果是别的情况……或许我会很乐意看见你把他带回去。”他把手搭在中原肩上,“另一个中也此时就在这儿附近,可惜除了我之外,似乎没几个人能看见你。真想看看他停下思考大脑过载的表情。”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他轻轻推了一把中原中也,而中原发现他居然无法抵抗太宰治的力道,无法控制地后退了一步。

是原来的世界在拉扯他……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把一切拨回正轨。

而太宰倚着码头的栏杆,捏着随手买的饮料罐,斜斜地睨着他:“他暂时还不能离开。”

他的声音比横滨湾冬季沉寂的深水还要冷。

“相信我,这对你、对他而言都是好事。偶尔也得考虑点别的啊,当首领的中也君,真好奇是谁告诉你他已经复活这件事。”

“还差得远呢。”

中原开口想问,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没办法传达。

他听见太宰治最后的声音。

“说到底,弄丢他的人又不是我。我只是恰巧捡了一只流浪猫罢了。”

——丢都丢了,哪有再轻易捉回去的道理。

“那么,感谢你的情报~”

中原只觉得这个太宰满脸都写着“他归我了”的小人得志,下一瞬,时空转换,眼前不再是横滨港湾,也没了那条惹人厌恶的青花鱼。

他在熟悉的办公室里。

好一会儿,他才放松下来。倒也没有特别大的情绪波动,太宰治会欺骗他,这完全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而他也并非一无所获。

“去查查武装侦探社。”

Mafia没了首领太宰,又不是不能活。

中原又下意识推算了逻辑,发现有个地方不太说得通。

太宰治……是怎么能忍受另一个太宰治的?难道不应该见面就冷嘲热讽互相扎刀吗?不提武侦的那个太宰,至少他认识的首领是绝对不会忍受另一个自己存在的……

算了。

他不该在太宰这种生物的节操上抱有期待。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他拿起一本空白封皮的书,翻开。

“告诉我,他真的复活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