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十五章

他们晚上是要去栖凤市,和昨晚先一步过去调查的女警周玉会和。

因而尚扬道:“要不干脆就去了那边,和小周一起吃晚饭?她在那边奔波一天,晚上请她吃饭……反正金队说了他请。”

“可以。”金旭心情很好,今天异常大方。

警车一径出了省会,朝着栖凤市出发。

这地级市和省会的直线距离实际上并不太远,但因为中间隔着几道山,一路上要穿山过洞,对驾驶技术不太好的司机,不能算是很好走的一条路。

“难怪郝小兵不放心黎艳红一个人开车来省会。”尚扬着意观察着道路旁的山上,说,“等快到案发地,提醒我一声。”

金旭道:“天都黑了,看不清。”

但快到案发现场时,他还是提醒了尚扬,并把他认为的那个射击点的大致方位指给尚扬看。

两人又讨论了一番这种距离,用什么**才是最合理的,没讨论出什么结果。

古飞道:“我回市局开会,听技术科说,下午他们也又做了很多次实验,就这个射击距离,好像没办法造成目前案中的结果。”

尚扬提出一种猜想:“有没有可能?是凶手的**先打中了其他地方,例如说路灯杆之类的,然后又弹回到了挡风玻璃上?”

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这么近的距离,挡风玻璃没被打穿。

金旭道:“路旁指示牌的立柱上倒是有凹痕,但不像是**造成的。”

早上他让技术员小方帮忙拍过立柱凹痕的照片,之后还让小方传了一张能看清楚的给他,现在便打开照片给尚扬看了。

尚扬看后,也排除掉了,说:“这肯定不是**弹痕。”

“其实技术科也有人像顾问这么猜想过,”古飞遗憾地说,“他们下午也试了,最后还是否定了这猜想。案发现场附近搜证过好几次,没有被**击中的物体,当时省道上就只有被害人那一辆车,不存在击中其他车辆再弹到事故车的可能。另外,**如果是先射中别的,再弹到行驶中车辆的挡风玻璃上,能人为控制这角度的可能,实话说无限趋近于零,差不多是玄幻武侠小说里才会有的神功了。”

这也不对,那也不行,三人都没了想法。

尚扬开玩笑道:“没准凶手真会什么世外神功,连枪都不用,手这么一甩,想让**打哪儿就能打哪儿。”

他说着还做了个甩手挥出**的动作。

“这么……”离谱二字就在嘴边,金旭还是改口道,“这么厉害的话,那还怎么抓?”

“那还抓什么抓,”古飞笑道,“我当场跪下叫师父。”

正开着玩笑,车辆穿过隧道,路标显示进入了栖凤市辖区。

“栖凤市人民欢迎您”的标语灯牌上,隐约能到画了羽毛鲜艳,极为漂亮的鸟儿。

“红腹锦鸡,二级保护动物。”古飞介绍道,“栖凤市现存有不少野生的,到了求偶季的时候,山上挺多,这地方为什么叫栖凤呢?据说这鸟就是凤凰的原型,也是栖凤的城市名片。”

尚扬点点头,却听金旭略有讥讽地说道:“栖凤的城市名片,不是黎艳红吗?”

古飞打哈哈:“这么说也行吧,都是,都是。”

尚扬若有所思道:“我第一次听说中国还有个地方叫栖凤,倒确实是因为黎艳红。”

不过他还是拍了拍金旭的腿,说:“事实都还不清楚,你别老是内涵人家。”

金旭不说话,顺势也把自己的手轻搭在尚扬的腿上。

尚扬警告地看他一眼,发现他也只是手搭着,没什么奇怪的举动,便也罢了。

车窗外渐渐繁华,离市区越来越近,古飞给周玉打了个电话,然后按着她说的地方,开了导航过去,最终在栖凤市检察院附近的路口,接到了周玉。

“我刚从里边出来,”周玉上了副驾,就迫不及待对古飞说,“古指导,我感觉这事肯定有猫腻……”

她忽而才发现,后排并不是刑侦局同事,而是金队长和尚顾问,忙暂时住了嘴。

金队长级别比小周高不少,平时小周没接触过他,因为他被贬去档案室,在厅里还是个有点传说的人,再加上他不跟不熟的人在一起,就会变得不苟言笑,一脸凶帅凶帅的样子。

小周警官本来一上车还挺活泼,一看见他,也变得拘束了起来。

他自己也不吱声,也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他对这位女警最深刻的记忆点,是昨天她主动请缨来栖凤查案,当时尚扬关心地让她别饿肚子出门,吃点东西再走。态度何其友好,语气无比温柔。

——尚扬这人吧,哪里都很好,除了偶尔会出现被贾宝玉附体的症状。

具体表现是对女的特别好,比起对男的,也就好个一万倍吧。

果然尚扬和颜悦色地说道:“小周,辛苦你了。是发现了什么吗?”

金旭在一旁斜睨了他一眼,就是这态度,就是这语气,又来了。

“是啊!”周玉为案件奔走了一整天,还是元气十足,道,“这可说来话长了……”

“咱们先去吃饭,慢慢说。”古飞开了一路车,饿得前胸贴后背,深深感到,人只吃狗粮,那也是决计活不下去的。

他们晚上要住在当地**局招待所,晚饭也就地一并解决。

坐下后,才说了几句,还没进正题,当地市局同事听说省厅来了人,派了两位警官过来接待并协助工作,古飞只得先去应付一下,三两句把人先应付走了,跑回来催周玉接着说。

周玉把从昨晚到今天白天,她在栖凤当地了解到的情况,对三位做了下汇报。

黎艳红在栖凤市民间的口碑极好,除了助养儿童开福利院,公益活动她都会带头响应。

还做过两届市**代表,那期间也为栖凤当地民生发展出了不少力。

她有一家文具公司,文具公司的职员提起她和郝小兵夫妻俩,都是交口称赞,说两口子都是好人,从不拖欠工资,也不****,给职工的福利在同类型公司里也是最好最全的。

工厂文具生产线上还聘用了不少残疾人,解决了一部分残障人士就业问题,给其他企业做了表率。

等等等等……

总之黎艳红的社会关系网里,就没人说她半个字的不好。

“等等等等,”尚扬吃惊道,“一天的时间,除了公检法,你还跑了这么多地方?掌握了这么多情况?”

周玉道:“不啊,也动用了一点关系的。我就在栖凤长大,念到高中才出去,这里各机关单位都有熟人,巴掌大的地方,有点什么一问都知道。我大姑父的亲妹夫的邻居,就是黎艳红文具公司的出纳。”

她说话跟机关枪似的,语速极快,表达得还很清楚。

尚扬更是为她的效率叹为观止,赞道:“你真是太厉害了。”

金旭又斜睨他一眼。

从前金队长也在地级市派出所干过,说了句:“你们大城市来的不懂,小地方查点什么,要方便得多。”

“那也不是,一天能查这么多事,小周真的很能干啊。”尚扬很坚持,就是要把赞美,不吝啬地献给**队伍里英姿飒爽的女警。

金旭不说话了。

周玉被夸得不好意思:“也不是,金队说得对,地方小就是好查一点。”

尚扬道:“他对什么对?你真的太谦虚了。”

周玉抿着嘴笑了起来。

尚扬随口一说,还没发现,这话显得他和话里的“他”是有多亲密。

但小周警官和“他”本人都察觉了这层意思。

金旭先是坐立难安了几秒,然后端起茶杯,假装喝水掩饰喜色。

“聊什么?把金队聊得这么高兴?”古飞回了好几条短信,才顾得上插话,对周玉道,“我让你来查邹文元的案子,你查到了什么?”

周玉道:“我这不是还没说到么。”

尚扬给她倒了茶,道:“慢慢说,别急。”

“我也要。”那杯子刚满,金旭把自己的茶杯也拱过来,语气像个讨糖吃的小孩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