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008#相声

听着妈妈的解释,尹承洲害怕的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开始慢慢接受父母打算离婚的现实,也重新思索起父母离婚的定义,有了完全不同于自己想象的答案。

或许,离婚并不像有些大人说的那样可怕,也不像有些家长那样大打出手,反目成仇。

看儿子逐渐接受了自己的解释,尹妈妈心里放心不少,她没能给女儿一个健康的身体,没能在儿子最需要自己的时候陪伴他成长,如今连一个完整的家庭都不能给他们兄妹俩,如果最后因此再伤害到儿女的感情,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搂着儿子一个劲的安抚着,“乖儿子,不着急去想你住在哪里,不论你跟谁住,都是你的家,妈妈答应你会陪你期末考试,给你开家长会,寒假和爸爸带你一起去北京玩,然后你慢慢决定,好不好?”

听到妈妈这样郑重的承诺,尹承洲很快同意了她的建议和说明,心情变得好多了,仰头看她,“那妈妈你还要去国外吗?”

“对呀,妹妹身体还需要恢复,等妹妹再好一点,能够回国修养,妈妈就带妹妹回国咱们一起住,如果你想跟妈妈一起去国外也行,到时候跟妹妹在国外上学,认识很多国外的小朋友,也很好啊?”看儿子态度缓和起来,尹妈妈还是忍不住想游说儿子跟自己出国,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哪个都舍不得,亲亲儿子的小脸蛋,“你想跟爸爸一起也行,到时候放假爸爸带你去国外来看我和妹妹,如果爸爸没时间,那我让姥姥姥爷带你过来,等你再大一些,自己过来都行。”

对小孩子来说,去哪里读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里有没有父母和小伙伴的陪伴,尹承洲虽然也很想和妈妈在一起,但想到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到底有些退缩,呢喃道,“……妈妈我想跟磊磊一起玩儿……”

“你舍不得小伙伴,妈妈能理解,没关系,慢慢想,只要你想要的,妈妈都答应你,”儿子乖巧懂事,尹妈妈怎么舍得拒绝他一切的合理要求,再说这几年女儿身体开始好转,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能痊愈,到时候一家团聚就是了,“行了,不怕了吧?赶紧洗脸刷牙睡觉,明天爸爸妈妈一起送你去上学。”

“好!”听到他们要一起送自己上学,尹承洲顿时高兴坏了,立马起身由她牵着准备洗漱。

在客厅忐忑不安的尹爸爸见状也放心不少,知道他们母子已经说明白,悬着的心跟着放了下来,眉开眼笑的去逗儿子,再也不愁眉苦脸了。

就这样,尹承洲在父母的陪伴下考完了期末考试,在天津陪着奶奶过完年才动身前往北京游玩,纵然两口子做不成夫妻,却也没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为了儿女恢复到普通朋友关系,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尹承洲难得跟父母奶奶一起过年,整个寒假都开心的不得了,去往北京的路上也一直叽叽喳喳的,尹爸尹妈更是有求必应,恨不能把这几年亏欠儿子的父爱母爱一口气弥补回来。

尹妈妈想把尹承洲接回北京,毕竟天津的奶奶是一个人,随着尹承洲年龄见涨,老人家独自一人带着孙子还是有点困难,北京的姥姥姥爷好歹是两个人,方便照顾外孙,尹爸爸尽管舍不得儿子,也要看儿子是否愿意跟自己去南方读书,如果顺利,那他准备把老母亲也接过去,这样母子俩自己都能照顾周到,也能放心打拼事业。

两个大人想的谨慎,对尹承洲来说却没那么多想法,作为一个孩子,他的想法依旧简单粗暴,有熟悉的家长陪伴,有吃穿用供给,最重要的是,要有喜欢的小伙伴一起玩耍,这才是他最想要的生活。

因此一路玩下来,尹承洲还是没想好到底要在哪里生活,他舍不得天津的奶奶和小伙伴张磊,却也喜欢北京的热闹与宏伟,纠结的做不了决定。

孩子定不下来,尹爸尹妈只能退而求其次,实在不行就让他暂时留在天津,将来念初中有别的想法再说,况且只要不出国,未来高考他怎么都要回天津本地备考,有大把的时间让他作出最佳抉择,何苦在这时候逼迫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孩子。

没了心理负担,尹爸尹妈带着尹承洲玩了个彻底,眼瞅着再有几天就要回天津了,尹爸突然拿出三张相声票跟儿子炫耀,“承承,今晚爸爸带你和妈妈去听相声怎么样?”

尹妈正准备收起一些不用的东西,免得过两天回天津急三火四的收拾行李,这几天为了讨儿子欢心,他们两口子没少花钱买各种东西,行李箱都要塞不下了,“买什么相声票啊,在家一天二十四小时电视都放相声还听不够啊,到了北京也不忘这口儿!”

“天津人不就好这个吗,儿子喜欢就行了,承承听不听?”尹爸是地道的天津人,小时候就是听着相声曲艺长大的,挥了挥票,“什么北京相声大会,我听我朋友说还不错,咱去听听呗。”

“好啊好啊,我要听,”尹承洲闻言倒是很感兴趣,来北京这两周都没怎么听曲艺,连大鼓都没怎么练习,回去还不定被师父怎么说呢,扭头看向妈妈,“妈妈我想听。”

“行,那去吧,”尹妈撇撇嘴,对此不屑一顾,奈何儿子喜欢,只能妥协,“哪个茶馆的啊,没听过呢?”

“不知道,我看票价还行就抢了三张,反正价钱不贵,图一乐,好听咱就多听会儿,不好就走呗,”如今自己也算有点身家财产,尹爸不在乎这几张票钱,主要是让儿子高兴就行,“晚上七点半,到时候早点去,不好咱就去看个电影什么的。”

“好耶,听相声咯~!”尹承洲兴奋的蹦蹦跳跳,转头扑向自己那被玩具装满的小箱子,歪头看向妈妈,“妈妈回去我能把玩具分给磊磊几个吗?”

“分吧,人家磊磊天天陪你玩,你给人家几个玩具是对的,”尹妈没辙的笑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磊磊是你亲弟弟呢!”

“他是我师弟,也算我弟弟,”尹承洲还惦记着当师哥这件事,充满了想象,“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能正式当他师哥啊。”

看他那得意的劲头,尹妈摇摇头,懒得理会。

当天傍晚,尹家三口按照时间到了茶馆,递票进门,找到座位坐下来等待相声开场,茶馆不是很大,来听相声的观众倒是坐的满满当当,几个年轻小伙子正在人群中穿梭为坐下的观众添水倒茶,尹爸抢到的前排票,特意让尹承洲坐在中间的位置,刚好隔开准备离婚的夫妻俩。

两周的假期让尹承洲不再抗拒父母离婚的事实,兴奋的坐在椅子上踢着腿四处张望,没等他打量多久,不知从哪个角落突然跑出一个小孩儿,甩着一条小辫子窜到他面前,呲牙一乐,“尹承洲!”

尹承洲吓了一跳,定睛一看顿时跳下椅子,“张磊!”

“你怎么在这儿啊!!”

两个小伙伴半个月没见开心的抱在一起直跳,尹爸尹妈面面相觑,刚准备询问,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尹叔?怎么这么巧啊?!”

尹爸一转头,看到的居然是王惠,忍不住有些惊讶,“王惠儿,是王惠儿吧?”

“是啊,您怎么来北京了?我刚在后台还以为磊磊看错了呢!”王惠跟着张磊跑出来,见到他们俩也十分惊讶,“你说你要看相声怎么还买票呢!”

“我哪知道你在这儿啊,这茶馆你们盘的?”尹爸见到老邻居也很高兴,又有些不好意思,“我不说了你别管我叫叔吗,大不了你几岁,叫哥就行!”

“那不行,你跟我姨论姐弟,我叫您哥这不差辈了吗!”王惠知道张家与尹家是邻居,自己也认识尹奶奶,只能按照张家的辈分走,纵然大不了多少,他与张磊的母亲也是平辈,哪能叫哥呢,“你们带承承来听相声啊?”

“是啊,他爸抢的票,我们也不知道这儿是你开的啊,早知道就过来多捧捧场了,”尹妈也很惊讶,没想到世界这么小,居然在这儿遇到了她,“昨天我家承承还嘀咕回去要找磊磊玩儿呢,今儿就遇到了。”

“磊磊,怎么不叫人啊?”提到孩子,王惠赶忙叫过跟小伙伴叽叽喳喳的张磊,训诫道,“不问叔叔阿姨好吗?”

“尹叔叔,尹阿姨好,”张磊正跟尹承洲说着玩具的事,突然被抓过来只得吐了吐舌头,匆忙行个礼又要去找小伙伴去。

“姐姐好!”尹承洲显然也是敷衍式问候,不等王惠回应就跟张磊继续说话,间或笑的肚子疼。

小孩子遇到一起立刻变得欢乐起来,尹爸尹妈无奈的看着王惠,三人苦笑一下,纷纷叹气。

无忧无虑的岁数,到底还是幸福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