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11. 11

四野无人,一座孤零零的小客店伫立在昏黄的浓雾中。

时值晌午,店堂里的光景却似黄昏,店里只有两桌客人,一桌是两个梳着道髻、穿着黑白道袍的青年修士,一个背后插着拂尘,另一个背着剑,不甚起眼。

另一桌的客人却太过惹眼。那是一对年轻男女,女的一身黑色劲装,头戴幂篱,黑纱斜挑在肩上,露出轮廓秀丽的下半张脸。

那半张脸上没有血色,像春雨打湿的梨花呈现出一种几近半透明的白,连唇色也是浅淡的。

坐在她对面的男子看外表充其量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郎,却穿得极其招摇,一身浓艳欲滴的紫堇色外袍,绣满了一簇簇的白色藤花,胸前戴着八宝璎珞,腕上金钏、手铃叮当作响,连手指上都似异族人那样戴着镶明珠与宝石的戒指,把那昏暗狭小的店堂映得蓬荜生辉。

不过那少年一身绫罗绸缎、珠光宝气,却丝毫不会喧宾夺主,因他生得实在太好。

邻桌的散修等茶酒上桌时,频频向他们投去惊异的目光。

两人不敢出声评头论足,却忍不住用密语传音交流感想,殊不知在修为高得多的人耳中,他们的密语毫无秘密可言。

那一对男女正是冷嫣和若木,两个修士的谈话一字不落地被他们听了去。

只听年少的道:“哎我的亲娘天爷,这小郎生得可真好看,我活了一百岁,也见过不少好看的妖精,跟他一比,连根脚趾头都不如。可惜那女修遮着大半张脸,看样子也是个大美人哩。”

年长的老成持重:“那两人看着古怪,莫不是关外来的魔修,你别老盯着他们看,免得惹祸上身。”

年少的道:“我倒觉得不像,魔修身上都是一股子邪门劲,那两人身上干干净净的。”

年长的道:“你没听师父说过,也有大魔伪装得好,看起来比正经人还像正经人。总之你记得师父的叮嘱,我们这回去烛庸门是长见识的,切莫节外生枝。”

“知道了,师兄你别念经了,”年少的道,“哎,师兄,听说这次论道会,重玄门也会派人来,也不知派的是谁,该不会是琼华仙子亲自到场吧?”

“别痴心妄想了,这种大宗门自恃身份,只会派个小辈弟子来,”他师兄笑道,“何况琼华仙子已经突破炼虚,登化神之境,该尊称一声元君,你在重玄弟子面前切莫乱说话,那可不是咱们惹得起的,随便一个内门弟子,捏死咱们就像捏死两只蚂蚁。”

“我省得的,”年少修士道,“咱们只是来长长见识,又不要与他们争那块紫阳金魄,远远的看一眼宝物也就罢了,只不知道那块宝金最后花落何家。”

年长修士嗤笑一声:“重玄早已经放出话来,要为琼华元君铸一把元神剑,谁那么不识趣,敢与他们争?”

年少修士呆愣愣地道:“这么说,结果早已内定了?那把这许多人叫来‘论道’,岂不是白费力气?”

年长修士道:“烛庸门掌门一甲子只铸一件法器,这一件法器给谁,难道真的靠‘论道会’上一决胜负?自然是九大宗门早就心照不宣地定下了。”

他顿了顿道:“琼华元君是重玄那一辈最受宠的弟子,老掌门的掌上明珠,又是玄渊神君的道侣,难道还要重玄纡尊降贵与人争夺?何况真的要抢,谁抢得过天下第一大宗?”

年少修士沉吟半晌道:“可我还是觉得这不太公平。”

“公平?”年长修士哂笑,“弱肉强食天经地义,你可见过狮子老虎和兔子耗子讲公平?”

说话间,年迈的店主人来上菜了。

两个修士往邻桌一瞅,只见邻桌那对男女点了总有十七八个菜,小小的桌子上堆满了酒肴,盘子叠着盘子。

修道之人一般早已辟谷,无需进食,很多人会保留饮茶饮酒的习惯,偶尔也会打打牙祭满足口腹之欲,但很少有人会像凡人一样大快朵颐。

两个不禁啧啧称奇,又“密语”了一番。

“这么多菜,他们两人吃得完么?”

“只有那小郎动筷,你看那女子只是喝酒而已。”

“啊呀,没想到那小郎生得那么好看,竟那么能吃,真是人不可貌相。”

“难为这山野小店,能凑出那么多菜色来。”

店主人给那对男女上完酒菜,终于把他们的酒也端了来,满面笑容,并不因为他们只点了一壶薄酒而慢待。

“两位道长想必也是去烛庸门参加论道会的了?”店主人道。

年长修士道:“老丈好眼力。”

店主人道:“不敢当,近来来小店打尖投宿的客人,十个里有十个都是去烛庸门。”

年长修士向半支着的窗户外望了一眼:“这阴煞雾是越来越浓了,老丈的生意想必也不好做吧?”

店主人苦着脸道:“谁说不是呢,就最近这一百年来,这阴煞雾又重了许多,从早到晚也见不着太阳,窗户都只能开一两个时辰。本来这条通往昆仑墟的要道上,几十里路有二三十家客店,如今搬走的搬走,荒废的荒废,只剩下小店一家了。”

他摇了摇头道:“做完这程子的生意,小店也要关门大吉咯。不提这些,不知两位道长仙门何处?”

年长修士道:“不敢当,敝派偏居一隅,无甚声名。”

店主人道:“两位道长谦虚了。”

年少修士抢着道:“不是谦虚,名门大宗不是乘飞舟飞阁便是乘云车玉辇,但凡有点家底的小门小派,也是驾云骑鹤,只有我们这样寒酸清苦的小门派,才不得不走陆路,穿过阴煞雾密集的地带,要是碰上冥妖,可就凶多吉少咯。”

店主人说不出什么话来,只得讪笑。

年少修士道:“老丈消息灵通,不知老丈可知,这回重玄派了哪位大能前去论道会?”

店主人道:“前日听客人提起过,似乎是两位仙君,一位乃是琼华仙子座前玉面九尾天狐,道号紫阁仙君的。”

冷嫣隐约想起她死的那日,郗子兰生辰,小师叔谢汋送了她一只巴掌大的天狐作贺礼,三百年过去,连那只灵宠也已得道。

玉面天狐天生灵力强,修为越高,尾巴越多,一百年能修出一尾已算天赋绝佳,九尾至少要修千年,这只天狐三百年便修出九尾,想必是沾了郗子兰的光。

店主人又道:“另一位是玄镜道君座下大弟子崔仙君。”

年长修士道:“可是那位出身凤族的崔仙君?”

店主人道:“想必是了。”

冷嫣想起在山中听见的那道声音。

她永远不会忘记他说起姬玉京时,讥诮的口吻,毒针般的话语:“望他去一趟转生台,能学个乖。 ”

她的目光微冷:“崔羽鳞。”

年少修士对那位玉面天狐仙君更感兴趣:“早听说琼华元君养了只极漂亮的九尾天狐,在天狐族中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只恨无缘得见,没想到竟是他来,真是走运!”

年长修士不满道:“师父派我们前来是观摩剑法的,你怎么只想着看美人。”

店主人凑趣地笑了笑,随即道了声失陪,便端着空托盘出了堂屋。

店里又只剩下两桌客人。

那年少的修士忍不住向冷嫣和若木道:“两位道友也是去烛庸门论道会么?”

若木冷淡地瞥了他一眼,点点头。

两个修士对视一眼,松了口气,既然是去参加论道会,必然是正道宗门弟子,或者正道散修,魔修不成气候,绝不敢在正道云集的场合露面。

年长修士道:“不知两位仙府何处?”

冷嫣道:“偃师宗。”

两个修士从未听说过这宗门,以为也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只道:“久仰大名,在下与师弟是肇山派第四代弟子,在下柏高,师弟青溪。”

那名唤青溪的年少修士道:“在此地相遇真是有缘,若两位不介意,不妨结伴同行?”

冷嫣道:“介意。”

青溪从未见过这么直截了当的人,讪讪地一笑:“这位道友好生风趣。”

两人见他们冷淡,不再自讨没趣,回头自顾自斟酒,却听邻桌那少年道:“我若是你们,绝不沾那酒。”

那声音清泠泠的,说不出的好听,两人如闻仙乐,一时有些陶陶然,半晌才回过神来,意识到那少年是在同自己说话。

青溪看了看杯中酒,纳罕道:“敢问小道长,这酒为何不能喝?”

若木却不再回答,也懒得往他们那边瞧上一眼。

两个修士对视一眼,密语道:“真是个怪人。”

青溪道:“我看他们自己也喝了不少,好好的酒凭什么不让我们喝。”

师兄柏高谨慎地抿了一小口酒:“只是淡了些,没什么异常。”

两人便不去理会少年的告诫,自顾自对酌起来。

冷嫣一边饮酒,一边传音:“你倒是有雅兴,还管别人的事。”

若木道:“本座看那两人心地不坏,好心救他们一命。”

冷嫣一针见血戳穿他:“是因为他们说你好看。”

若木脸一红,恼羞成怒:“本座难道还缺人夸?”

冷嫣掀了掀眼皮:“哦,原来不缺。”

若木顿时觉得啃了一半的大鸡腿都不香了,祂一棵树在归墟上,数万年来见到的只有亡魂,那些亡魂连头都不敢抬,当然也无法欣赏祂的美貌。

祂愤愤地把鸡腿一扔:“本座胃口欠佳,不吃了。”

冷嫣看着面前堆得小山似的空盘碗,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胃口欠佳。”

若木的脸涨得更红:“你……”

就在这时,店主人折返回来,堆着笑向两人道:“小店粗茶淡饭怠慢贵客,不知两位用得可好?”

冷嫣点点头,从袖中取出一整块上品灵石放在桌上。

店主人惶恐道:“客人给多了,这一桌酒肴,只需三分灵石。”

不等冷嫣说什么,若木露出个灿若朝阳的微笑:“不多,这是买你一条命的钱。”

话音甫落,只听“砰砰砰”接连几声响,原本半掩的窗户刹那间向外洞开,妖雾像尘云一样从窗门中扑进堂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