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11. 第 11 章

业内瞩目的WOEI引进发布会召开。

为了给国内区总经理留下好印象,各大公司项目负责人纷纷出席。

会议开始前,参会的老狐狸们互相寒暄,个个话里藏刀,企图从彼此口中套出些情报。

“我记得穆氏集团也有参与竞标的打算,怎么没有看见代表呢?”

“据我所知,穆氏集团的竞标项目,由穆总的爱女穆白筠负责。我昨天刚喝了她的喜酒,人家新婚燕尔,当然抽不开身。”

“说起来,你们有谁知道,穆总的女婿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隐约听谁提起过,说他家是做生意的。近些年蹭了穆氏集团几分颜面,生意稍微有些起色。”

“错了!做生意那个姓冯,结婚前突然被穆小姐踹了,现在欠了一屁股烂账。昨晚办婚礼那个,我问了一大圈,压根没人知道他是谁。”

“哈?你是说穆小姐临时换了新郎?”

“难怪我觉得哪里怪怪的,原来是新郎名字和请帖上不一样。”

“有钱人家真会玩,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的小白脸。”

胡落尘来到发布会现场时,代表们聊得如火如荼。

“咳、咳。”胡落尘清清嗓子。

会场安静,几百道打量的视线,齐刷刷汇聚到他身上。

“各位好,首先向大家道歉。”胡落尘慢悠悠开口,“WOEI国内区总经理由于个人原因,缺席本次发布会。”

全体静寂。

胡落尘瞬间感受到无穷无尽的怨念。

**

书房里,昨天盛大婚礼的两位主角相对而坐。

无论看起来,还是实际上,都有明显的距离感。

堪称史上最生疏的新婚夫妻。

“温学长,谢谢你愿意答应我的请求。”穆白筠特意梳妆换衣,打扮成谈正经事的模样,将拟定好的合约,缓缓推到温沐泽面前。

温沐泽依旧穿着简单的家居服,衣袖拉到手臂,露出线条近乎完美的小臂。手臂肌理匀称,比想象中结实,难怪昨天能够稳稳抱她半个小时。

穆白筠回忆被温沐泽抱在怀里的场景,心底冒出许多杂念。

她连忙拉回思绪,礼貌而客气的说道,“按照之前的约定,从昨天开始计算,我们假装结婚两年。”

“在这期间,我自愿承担你一切生活费用,包括衣食住行。意思就是说,两年内你有购房或者买车的计划,我会为你支付全款。”穆白筠细细讲解合约内容,似乎生怕亏待温沐泽,“除此之外,我每个月再付你五十万作为报酬,逢年过节还有单独的节日费。”

“如果顺利度过两年婚约期,我会再给你一笔资金作为答谢。”穆白筠说完条件,才提出对他的要求,“你只需要两年之内,扮演好我的丈夫。”

温沐泽全程安静看她,没有管手边的合约。

等到穆白筠说完要求,他才慢条斯理开口,“具体需要我怎么做?”

“具体……”

穆白筠第一次结婚,只能参考穆嵩和魏佳的相处模式。

“陪我参加朋友聚会和公开场合,然后…偶尔秀一下恩爱吧。”

“只有这样?”

“还有。”穆白筠抿了下唇,气势弱了几分,“结婚期间,请你不要谈恋爱。如果你遇到真爱,我们可以商量,提前解除婚约。”

“不必。”温沐泽回答很快,“我不会与你之外的人谈恋爱。”

“那就好。”穆白筠彻底松了口气,对自己请来的新郎十分满意。

幸好学长没有世俗的欲望。

“现在到你了,还有什么要求吗?”

“我不需要这份合约。”温沐泽把条件丰厚的合约推回去。

穆白筠疑惑,“我开出的条件有问题吗?”

“没有。”温沐泽四平八稳回答,“但我想要的不是这些。”

“你想要什么?”

温沐泽声音略低,冷静且清晰地告诉她,“我想成为你的合法丈夫。”

穆白筠领悟温沐泽的意思,微微蹙了下眉。

虽然她请温沐泽假扮自己的新郎,却没想过跟他办理手续。

领取结婚证,代表他们成为法律认可的夫妻,必须对这段婚姻负责。

两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被结婚证强行绑在一起。就算以后分开,也会在婚姻状态那一栏留下痕迹。

有必要吗?

穆白筠犹豫地问,“你能告诉我理由吗?”

温沐泽态度坦荡,“正式结婚对我后续的计划比较有利。”

“原来如此。”穆白筠有些get他的意思。

温沐泽留学归来,虽然爬上WOEI国内区负责人的位置,却在江旗市举目无亲。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

国内做生意要靠地位和人脉,否则寸步难行。

穆白筠开出的条件足够优渥,但对于温沐泽而言,现下最需要的并不是钱,而是让他能够立足的地位。

成为穆白筠的合法丈夫,明显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依温沐泽的能力,结婚两年,足够他闯出属于自己的天地。

“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不过,必须事先声明两点。”穆白筠竖起两根手指,“一,我做过婚前财产公正。离婚的时候,没办法对半分给你。”

“嗯。”

“二…”

穆白筠语气软了几分。

听起来有些可怜。

“……领证必须让我父母答应。”

穆白筠身为妈宝女,做不出偷户口本那种蠢事。

温沐泽应了声‘好’,眼里藏了几分笑意。

“我陪你一起去。”

**

次日清晨,穆白筠估摸着亲爹已经到公司了,便发消息联系魏佳。

从小到大,魏佳对女儿娇惯宠爱,事事顺着她。

“这招叫做,擒贼先擒王。”穆白筠颇为得意,斩钉截铁告诉温沐泽,“只要搞定我妈,她会负责搞定我爸的。”

“穆总那么好说话?”

“才不呢,他只是怕我妈而已。”

回到家,穆白筠如意算盘落空,笑容缓缓消失。

日理万机的穆嵩,今天竟然没有去上班,跟老婆一起呆在客厅看财经新闻。

“回来了。”穆嵩关掉电视,双腿交叠,用眼神示意,“坐。”

“爸…”穆白筠坐到他对面,准备迎接将要来临的审判,求救般的目光飘向魏佳。

魏佳屏蔽宝贝女儿的求救讯号,破天荒泡了两杯茶,亲自送到温沐泽面前。

魏佳:“你们两个,要跟我商量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事。”穆白筠临阵退缩。

凭她对亲爹的了解,穆嵩肯定不答应她随随便便领证。

“真的?”魏佳挑了下眉,意味深长打量温沐泽,“我给了机会,你们不说。等到想说的时候,我可不听了。”

“伯父,伯母。”温沐泽语气如常,不卑不亢,直接了当说道,“我们来商量领结婚证的事。”

“商量什么?”穆嵩敲了下桌子,“你跟我女儿才认识多久?”

“应该有五年吧。”穆白筠迟疑地回答。

从大一入学开始算,确实有五年了。

魏佳笑了,“认识五年,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他?”

“那个,之前不太熟。”

魏佳似笑非笑,将矛头指向温沐泽,“我听说,女婿前两年在国外留学,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周。”

“上周回国,这周结婚?”穆嵩眉头皱得很紧,明显觉得荒谬。

“那你爱我女儿吗?”

温沐泽毫不犹豫,立刻说,“爱。”

啊这,神他妈爱哦!

穆白筠再次肃然起敬。

大佬果然是大佬,谎话信口拈来。

魏佳盯着他的脸,定定瞧了半晌。

温沐泽任由她瞧着,目光没有丝毫回避。

“结婚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并不打算反对。”魏佳使了个眼色,让家里阿姨搬来保险柜,摆在他俩面前。

“户口本在里面,我提几个问题。要是你的回答让我满意,我就打开它。”

“妈妈?”穆白筠懵了。

她嘴里说不反对,却用这种方式刁难温沐泽。

要知道,魏佳比穆嵩更擅长诡辩。想让她满意,估计比登天还难。

温沐泽没有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竟然答应魏佳的条件。

“好,请问。”

“第一个问题,你认为自己配得上我女儿吗?”魏佳语气云淡风轻,说出来的话格外尖锐。

温沐泽并没有思索,似乎早就准备好答案。

“我会为了与她般配而竭尽所能。”

“你倒是会说。”魏佳输入一位密码,提出第二个问题,“我家只有一个宝贝女儿,你同意入赘吗?”

穆嵩补充说,“你入赘到穆家,做我的上门女婿。等我退休以后,整个穆氏会交到她手里。既然你也是学金融的,以后就帮她一起管理公司。”

温沐泽:“抱歉,请恕我拒绝。”

魏佳露出失望的表情,“哎呀,你连这么点条件都不答应,我怎么放心把女儿嫁给你。”

“妈。”穆白筠连忙接过话,替温沐泽解释道,“他有自己的工作,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放弃事业?”

“不是那个原因。”温沐泽短暂的看了她几秒,一本正经纠正道,“我认为,凭借你的能力,完全可以独立管理好公司。”

“呃,是、是吗?”穆白筠错愕。

她资历浅,尚处于摸索状态,完全没有独立管理公司的信心。

而温沐泽觉得她可以。

穆白筠突然觉得:我好像真的可以。

“行了,这道题算你通过吧。”魏佳按下第二位密码,随口问了句,“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温沐泽:“主业是读博。”

魏佳评价道,“难怪看着年轻,原来还没毕业。”

穆嵩:“副业呢?”

“爸,”穆白筠抢先回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是WOEI国内区总经理!”

穆嵩陷入沉默,漫长的沉默。

他把WOEI项目交给女儿,结果女儿把人家总经理泡到手了。

——难道一切都是我的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