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11. 是我

夜里三点钟,裴淮之一身烟酒气,醉意阑珊,深眸微阖,黑色碎发很短一茬,在额前打下阴影,懒洋洋地靠在卡座里,手里还剩下半瓶子酒,也不知这一晚到底喝了多少。

蒋政忙前忙后,派了司机将人从酒吧送回翡落湾,男人心情烦闷地扯松领带下车时,在院前小花园里怔了许久,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到了哪。

他似乎有挺长一段时间没回过翡落湾了。

打从周酒离开起?又好像更早。

裴淮之自认没有分手后,还特地回到两人曾经同居的地方睹物思人的奇怪癖好,可如今徒然被送到这,他站在花园内,目光所及之处,都能在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当初周酒还在时的情景。

花园里的秋千是她最喜欢的,裴淮之记得,小姑娘常穿着柔软的棉质睡裙,懒懒地窝在铺着羽毯的秋千榻上,抱着本书,一边荡,一边等他回家。

好多年了,只要他的车在翡落湾门前停下,下车的一瞬间,就能见到那抹软糯糯的身影带着兴奋和羞意,朝自己奔来。

有时候她也会在水里。

高中那年,周酒被检查出患了轻度气喘,医生建议多多运动,加强抵抗力,作为体育废物的她,最适合的项目便是游泳,没过几日,翡落湾建筑周身,多了条干净精致的环墅泳道,裴淮之默许她使用,甚至还亲自下水教会了她。

后来两人在一块之后,偶尔回家没见到她,便会看见小姑娘在那水里,一下一下探着头。等发现他回来时,就开心地游到岸边,也不管身上的小可爱泳衣满是水痕,从水里伸出纤细白嫩的手臂,小小一只缠在他身上,粉粉软唇贴上来,撒着娇要他抱回去。

夜越深,脑海里浮现的场景就越发清晰,一整晚的烈酒像是白喝了般,丝毫不起半点作用。

他越是努力想要将这些画面从记忆中删去,就越是控制不住去想她。

甚至站在院前那两棵,当初周酒从学校捡回来种的小树苗旁,还忍不住拿起一旁的花壶浇了一圈水。

片刻后,男人动作一滞,捏着花壶的手指骨节泛起苍白,像是用了极大的劲,而后烦躁地丢到一旁,扯松领带进了别墅。

佣人见他一身酒气,将人搀着上楼后,又忙送了碗醒酒汤。

裴淮之懒懒地喝了两口,眉头不自觉皱起,薄唇上泛着点水光,他嗓音带着点哑,沉沉道:“味道不对。”

“以往都是小姐煮醒酒汤……可能味道会有些不大一样……”

佣人话刚说完,男人拿着汤碗的手悬在空中,深眸睨着一处出神,半晌后将碗推开:“拿走。”

等到整个屋内恢复平静,他微睁着眼,漫不经心打量整个卧室。

周酒确实整理掉不少东西,可那些都是她自己挣钱买的,他送的一样没动,很有骨气的,全都留在了翡落湾。

某些回忆再次透过房间内各种各样周酒曾经碰过的小物件,想着法地钻进裴淮之的脑子里。

壁画出自她最喜欢的画家之手,连这床单都是最衬她肤色的。

两人曾无数次在这张床上情深意浓,她白皙细嫩的身子贴在他怀中,男人闭上眼,似乎还能听见他最喜欢的娇声萦绕在耳畔,甚至连灯都在晃。

最后大抵还是酒精作祟,裴淮之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睡着的,不过整夜下来睡得并不佳,时不时便会梦见她。

翌日清晨,男人蹙着眉,侧躺时,鼻间满是周酒枕上散出的淡香,此刻他思绪还未转醒,却下意识往另一半伸出手臂去搂,然而并未能将习惯中的温香软玉重新揽入怀中,床榻冰冰凉,那半边根本就没有人。

裴淮之微掀了掀眼皮子,头疼欲裂,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随手拿起床边那杯冰凉的水,仰头便直直灌下,精致的喉结不住滚动,水珠顺着脖颈流入松垮的睡衣中。

等到喝完了才发现,就连装着冰水的这杯子,都是周酒之前小心翼翼换的情侣款,留下的这只是浅蓝色。

裴淮之舌尖不耐地顶了顶脸颊,拿起手机找到通讯录里那个最熟悉的号码,手指在“酒酒”两个字上停留许久,最后还是拨了过去。

那头很久才接起来,背景音嘈杂,听起来边上有不少人:“喂?哪位?”

“卖保险吗?我不买哦,没钱买房,流量包也不需要升级,没有快递在路上。”周酒一口气把能想到的推销全数回绝后,“不说话我就挂了哦。”

裴淮之脸色黑了几分,原来她已经把他的号码删了?

半晌后男人淡声道:“是我。”

对面似乎连呼吸都停滞了一瞬,随后语气就没方才客气了:“有事?”

裴淮之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以往在一起时,多是周酒软软甜甜地找着各种话题,他只需要应声,给点笑,她都能继续下去,男人心中那份郁结越发强烈,眸光睨着那浅蓝色杯子,明明想念就在嘴边,等一出口,却又变成了最清冷的调调:“有空回家一趟……”

“嗯?”

“把家里你那些瓶瓶罐罐包包首饰全部带走,省得看着碍眼。”裴淮之拧了拧眉心。

周酒愣了几秒钟,而后道:“第一,翡落湾不是我家,第二,留下的瓶瓶罐罐包包首饰都是你花钱买的,和我没关系,你大可直接扔掉,不用再来问我。”

她话刚说完,就听见背景音里有人喊她:“周酒快点!”

“来了!”小姑娘回完话,忙问了句:“还有事吗?有事我也得挂了,不见。”

下一秒,留给裴淮之的只有机械发出的嘟声。

佣人上来敲门提醒早餐已经备好时,见到的就是男人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先生?”

裴淮之回过神,语气森冷吩咐:“把翡落湾里小姐的东西全部收起来,扔了。”

**

周酒也没想到,节目组没收手机前的最后一通电话,居然是裴淮之打来的,要知道从前两人还在一起的时候,他主动给她打电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她把手机关了,放进工作人员派发的收纳盒后,跟在艺人队伍的最尾巴,来到了排练大厅。

和昨天选剧本环节不同,今天的正式排练,虽不像之后的节目一般以直播形式进行,但也是上百台摄像机围绕着全程拍摄记录,等到初剧目演绎当天,会将剪辑好的排练视频当做彩蛋,在各小组出场表演前播出,也算是决定观众对自己第一印象的关键环节。

近年来,各类型投票选秀节目层出不穷,《演员降临》也有了第一季的丰收,大部分艺人来之前都已经明白,除了舞台上对作品的完美呈现之外,私底下排练和团体生活时展现出来的个人性格,也是圈粉的关键。

因而当排练厅内,几百台摄像机全数开启时,大多数艺人表现出来的状态,和昨天剧本挑选时的安静孤僻有着极大转变。

一时间,选手们忽然都变得热情活泼,友善亲近起来,团结互助更是成为了每个小组的必演课题。

大家都是做演员的,镜头感更是一绝,哪个角落镜头多,哪个角度最好看,暗自都有了算计。

周酒自然也懂这些,她一进门便扫视了排练厅里各个摄像机的位置,只是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等到小组全员凑到一块后,她稳稳当当背对着所有镜头坐下了。

几百个摄影机,连她一个侧脸都没拍到。

……

节目定在隔天晚上八点准时直播。

由于前期宣传预热得相当成功,距离开播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官方直播间内已经有了上千万观众蹲守。

哪怕直播间还是黑屏状态,也阻挡不了网友们的热情和好奇,弹幕一条接一条飞过。

【热搜的姐妹们都过来了吧?】

【哈哈哈我是专门过来看宋安安吊打半个娱乐圈的!】

【有病啊一堆人,阴阳怪气的,只许周酒之前拉踩炒作,就不许我们安安回击一次呗,说来说去还是我们安安惨,你们这群双标狗。】

弹幕上吵得飞起,节目组索性将排练厅里的视频剪出段预告,趁还未正式开播之前,在直播间内投放出来。

有了视频观看,弹幕终于迎来短暂安宁。

然而也只是安静了几秒钟,很快,预告内容又引起了新一轮讨论。

节目组也是看准了宋安安和周酒两人腥风血雨自带热度的体质,预告中大多数镜头给了她们。

宋安安粉丝早知这是一场恶战,摩拳擦掌开始控评。

【安安好美!】

【我们安安真的适合拍剧,动态视频比硬照好看太多了。】

路人们见状开始起哄。

【我们的公交车妹妹呢?】

【找到了,嗯嗯?我们是来看美女的,怎么总给背影?】

宋安安粉丝来劲了。

【怕不是只能活在模糊的照片里,经不起高清摄像机的镜头吧?】

【她之前又不是没上过电视,为了热度,都不知道蹭了安安几个节目了,每次都丑得清奇好吗!】

【就是,有本事转过来面对镜头呗,心虚什么?】

【热搜过来的,就让我们看这个??不是听说有什么公交车天仙?连脸都不敢露吗?】

讨论完一波颜值之后,终于有人静下心来看预告内容了。

【这是在排练吧?是初舞台吗?不是,这个全程背对着镜头的,是那个周酒吧?她怎么一句台词都不说啊?看到她对面那个小姐姐,台词那么大一串顺下来,她接都不接一下吗?】

【哈哈怕是个哑巴哦,大家不要惊讶,周酒就这水平,我记得早前她就是出了名的数字小姐,根本背不下来台词,拍剧全靠后期配音。】

【啊这……美女业务能力也太差了吧,演戏光靠脸真的不行啊……】

【没人告诉我的话,真以为周酒演的是个哑巴呢,这也太不敬业了,这还是排练,你背不下来,完全可以看着台词读啊,怎么让人家小姐姐一个人唱独角戏?】

【以为靠脸长得好看挂了一天热搜,很了不起吧。】

【好飘……难怪觉得现在影视剧质量越来越差了……】

【对面那个小姐姐粉路过,人美戏好杜亚珍,爱豆出身跨界挑战,努力谦虚能力强,入股不亏哦!】

【这爱豆的台词都比哑巴演员强……】

【难怪周酒那么多年没红,人品和态度太关键了。】

一波嘲讽结束后,终于等到了《演员降临》的正式开播。

弹幕上网友们激动地把礼物刷得飞起,就见艺人们陆续在演播厅主舞台冒头,谦逊有礼地弯腰鞠躬后,小心翼翼在后边自行挑选好位置坐下。

几分钟之后,观众有些不耐烦了,大多数演员进场的方式和弯腰鞠躬的姿势都如出一辙,有的甚至连微笑的弧度都像设计好般,精准但没什么新鲜感,直播没有剪辑,多看几个就审美疲劳了。

有人开着小差:【我不喜欢看剧,反正就是来看看公交车美女本人到底什么样的,看完就走。】

下一秒,镜头前忽然快速飘过一个橙色身影,几乎是从座位台阶的最下面,径直飘到顶上距离评委导师席最远的地方,整个路径精准地描了一圈屏幕的边框,只留下一点橙。

【?!我是瞎了吗?刚刚好像有东西飘过去?】

【我也看见了,橙色的吧?好像是个人。】

疑惑间,主持人已经开始介绍起导师席阵容了。

【??艺人全进场了?周酒人呢?】

【该不会刚刚那个橙色的是她吧?】

【不是吧,这到底真人是有多丑啊,这么怕镜头的吗?】

大多数人都对节目组之前已经提前官宣过的导师阵容不感兴趣,纷纷都在猜测那抹橙色到底是不是周酒时,忽然听到主持人故作神秘地说到:“让我们欢迎几位老师的同时,也让我们隆重请出《演员降临》第二季,特邀神秘导师登场,大家猜猜看,会是谁呢?!”

“是谁呢?!”

现场演员和屏幕前网友的好奇心也被瞬间调动了起来,有人欢呼,有人敲键盘。

【靠谁谁谁??!没听说还有哪个大腕要来啊?搞这么神秘?】

【这阵仗,我以为把节目组金主爸爸请来了呢。】

【金主爸爸是谁?】

【巷深国际裴淮之啊,听说娱乐圈里头百分之七十的项目都有巷深的股份或者赞助……】

下一秒,就听见主持人字正腔圆道:“让我们有请……华人电影之光,影后宋佳妮隆重登场!”

“欢迎欢迎,欢迎回国。”

弹幕忽然安静了两秒钟,而后一瞬间,炸了。

【!!!!居然请了宋佳妮来?!!节目组这么有钱的吗?!】

【第一季真没少赚了看来!】

【咳咳咱就是说,金主爸爸没来,金主爸爸的长公主来了,是这意思吗?】

【等等……!所以说,这季节目一下子凑到了宋佳妮宋安安和……周酒三个一起同框吗!】

【卧槽,节目组真会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