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5. 第 5 章

古思钰手撑着下巴,指腹点点屏幕,她在想该怎么拍,刚刚霍君娴勾肩带的动作很好拍,可惜没抓到,她直接说:“把肩带拉下来?”

霍君娴望着她的眼底带笑,接着她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下来,两条长腿交叠着,之后一条腿缓缓曲起,裙摆微微上挑,裙衩开到了膝盖以上。

人瞧着非常妩媚。

她身体后仰,说:“这样吧。”

“也对,床照更好看。”古思钰笑着说。

霍君娴侧身去拿书,给古思钰留下了很好的拍摄角度,古思钰抓拍这个诱人的动作,找角度的时候,手里捏着的那根狗绳挨着床头,锁扣搭在床头啪啪响。

古思钰举着手机,调整好了摄像模式,她一边拍,一边说:“霍君娴你就这么不设防吗?”

霍君娴拿了一本书回来,一页一页的翻动,找到了上次看的位置,从里面拿了个书签放在桌子上。

她开始看书。

古思钰真的很想给霍君娴上一课,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坏人很多,不要毫无保留地对别人好,也不要为别人掏心掏肺。

更多人表面对你好,实际是有所图谋。

她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霍君娴看书入了迷一样,她稍稍抬头看古思钰手中的狗绳,“别玩了,别砸到自己。”

一个狗绳而已,砸到她能有多疼,古思钰倒吃她这一记关心,古思钰把绳子搭在床头,说:“你不是要把我绑起来吗?”

霍君娴又垂下眼眸,古思钰笑了,她拿着手机近距离拍霍君娴,霍君娴太有意思了,拍下的照片也很好看,氛围感很足,不用打光就能拍出橘色昏黄的暧昧感。

“看什么书?”古思钰好奇地问,“让我也看看。”

霍君娴把书往前抬,让她看书名。

《Comment dompter un chien》

古思钰看到名字了,但是一个词汇都不认识。

英文吗?

Comment是什么意思来着?

霍君娴把书往她这边让,让古思钰一起看,古思钰瞅了一眼密密麻麻的拼音,瞅不懂,算了,吃了没文化的亏。

她怀疑霍君娴是故意的。

古思钰手机再对霍君娴,这次挨得近,拍出来的是半身胸像,占据了整个屏幕,画面感真是绝了。

她把镜头往下,正欲拍,手机响了,靳远森打电话来了,霍君娴抬眸看她一眼,古思钰轻啧,先保存照片吗,手指滑向接听。

那边靳远森声音略急,“照片呢。”

古思钰还没回,靳远森就问:“你不会骗我吧?我不太喜欢别人拿钱开玩笑,没有照片,如果你不听话,我会把卡停掉。”

挺好笑的,古思钰跟靳远森这段时间,靳远森给了她一张卡,卡里最多就存了一万块,古思钰不听话他就停卡。

他觉得自己挺厉害的,掌握着经济命脉。

古思钰:抠门。

古思钰:“急什么?你老婆在床上躺着呢。”

靳远森立马噤声,他压着声音说:“她在干嘛?”

“睡觉。”

“能打视频吗?”

“房间没开灯,黑漆漆的你确定?”

“快点拍照。”靳远森催促。

十万块数目不小,靳远森肯定要见到东西,挂了电话,古思钰拿着手机开始拍照,屋子挺亮的,她把镜头对象霍君娴,霍君娴挺上镜的,要是笑笑就好了,她手指落在拍摄键又按了几下,所有照片都保存好了,但是霍君娴的照片她一张没发。

靳远森轻声在催,“你看看柜子,别弄醒霍君娴,小声点。”

古思钰把摄像头移动到旁边的床头柜,看着很淡定的霍君娴,眨眼睛像是在说:“介意我看看吗?”

霍君娴没说话,古思钰拿着手机走过去,开霍君娴床头柜的抽屉,她打开,再去看霍君娴,霍君娴悠悠地翻书,能听到稀稀疏疏书页摩擦的声音。

柜子里塞了一堆东西,古思钰没想着里面真的会有东西,最下面有个厚厚的文件,棕色的牛皮纸袋直接写着“财产清算”,她把牛皮袋拿出来,捏着上面的细线解了半圈,正欲拿里头的资料。

霍君娴的手指突然攥住了她的手腕,用力往上一拉,古思钰还没做反应,很突然的,霍君娴将她拽到了床上,她下意识把文件藏在身后没给霍君娴。

“古思钰。”她出声,“还给我。”

那边靳远森听到声音,烟直接烫到了手,他迅速挂断了电话。靳远森捏着手机,眸子里沉沉,他闭了闭眼睛,瞧着被吓的半死,他一直喘气。

助理给他一张纸巾,“靳总,出什么事了?”

靳远森说:“古思钰被发现了。”

他呼了口气,有些慌乱。

助理问:“那要怎么办?会不会影响到您?”

“早发现晚发现都一样,我只是要搞清楚霍君娴到底有没有财产,既然她有……呵,那我就不客气了。”靳远森咬着烟,不急不缓地说:“古思钰现在也没有什么用了,霍君娴不赶她走,我也得想办法赶她走,她对我的爱都建立在金钱上,对我根本没有忠诚度。”

“哦。”助理把他的烟接过来,免得在烫到。

小休息室里充斥着香烟的味道,靳远森吐出最后一口烟,“霍君娴那个疯婆子,早在家里安装了一堆监控,根本没什么自由,做什么都要在她的掌控中,睡觉翻个身她都要盯着你看。”

“监控?”助理震惊,“没隐私吗?我看夫人挺温柔的啊。”

“一个神经病还管你的隐私?她恨不得监视你的吃喝拉撒,在她眼中连狗都不如。”靳远森说的时候,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抖的,他后知后觉感觉到疼,刚刚烟灰正好落在他被泰迪咬伤的手背上,疼得他呲牙咧嘴。

“操……”靳远森低骂了一声,“到时候别说霍君娴了,她那只狗也得给我滚出去。”

这么说着,他的手指还是有点抖,接着起身说:“我去公司一趟。”

靳远森要去守着自己的财产,古思钰跟他一块去的霍家,霍君娴发现古思钰偷东西,一定会要古思钰的命,古思钰死活跟他没关系,真正能触动他的就是公司的利益,他只怕霍君娴针对自己。

他弹了弹身上的烟灰。

走得时候,嘴角噙着笑,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很克制,面上不显山水,实际转过身的瞬间,脸上尽显得意。

·

而,屋子里的古思钰压在霍君娴身上,像是碰到了她的胸又像是没碰到,手臂擦到了边缘,触感柔柔。

“别看。”霍君娴说。

“如果我非要看呢。”古思钰说。

霍君娴没说话,又变成了安安静静的样子。

古思钰闻着她身上好香,她低头嗅,说:“你给我捏一下。”

霍君娴睫毛很长,眨动的时候很漂亮,尤其是躺着的时候,别人不总说么,女人躺下来,身材还能曼妙玲珑,一定是个绝佳的美人。

古思钰说:“捏一下,我就不看。”

霍君娴眼帘下垂,片刻,再抬头看她,“真的?”

古思钰点头,“嗯。”

霍君娴吞着气,手臂动了动,然后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古思钰低着头看她,让她别挡。突然那手覆在她胸口上捏了一把,霍君娴手劲还挺大。

古思钰:“嗯?”

古思钰微微睁眼,不可置信,甚至难以置信。

霍君娴又捏了她一把,轻声问:“好了吗?”

哪里好了?

古思钰嘶了一声。

“这特么……别捏了,不是捏我。”

霍君娴收回手,安安静静地放在胸口,这次她唇动了动,似乎想说话,又把话吞了回去,无言的沉默着。

“你是不是故意的?”古思钰问。

霍君娴抿了下唇,手指攥了下布料。

古思钰眨了眨眼睛,深呼吸口气,她站直了身体,把掉在地上的文件捡了起来,她再去看霍君娴,霍君娴把眼睛闭上了,好像是随便她怎么办,不挣扎了。

古思钰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很烦躁,她还没有洗澡,感觉全身都不舒服了,她说:“借我件衣服穿。”

霍君娴没说话,古思钰去了浴室,她脱光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噢。

还不错。

再看胸口。

霍君娴这人有毒,给她掐出了内伤。

皮儿没红,内里却滚烫。

浴室灯没开,借着卧室里的灯,仿如春光乍泄,她偷得一两缕光,她洗完澡屋里的灯也关了。

古思钰还不想离开这个房间,她今夜就在这里睡,霍君娴没有赶她,古思钰直接躺在床上了。

动作太大了,啪嗒,夜里那根狗绳掉在地上砸得一声响。

·

天亮了,古思钰再细细打量这房间。

昨夜没看清,今儿她终于瞧清楚了,卧室还挺大,墙后面有巨大的书架,后面应该还有空间。

至于放的什么就不清楚了。

床的左侧放着沙发和一个暖黄色的狗窝,墙上挂着相框,里头封着一张油画。

女人穿着暖黄色长裙,她坐在地上,起风了,长发被吹动,小泰迪趴在她腿边,她手指搭在泰迪脑袋上,她一手捏着书本,侧脸上露出明亮的笑意。

火烧云通天照,连绵的山也映的发红。

泰迪呆呆看着前面,四肢很不协调,好像在说:“哦?”

认这个人也容易,看她的胸,深V暖黄色的裙子被两根细线吊着,沉甸甸的,像是要扯断了。

以及那个好像在“哦”的傻狗。

很大一副油画,只是画中女子看着很年轻。

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

霍君娴现在多少岁,二十七岁还是二十八岁?

这是少女和少妇的区别吗?

想着,霍君娴从衣帽间出来了。

她穿了一件白裙子,瞧着和画上的样子有点像,深V,只是现在比以前更丰满了,霍君娴把发撩到耳后。

古思钰没有讨她的嫌,知道她要出去,立马出了卧室,她的腿刚迈出来,就看到门口的泰迪。

“汪!”

“早上好。”古思钰跟它打招呼。

“汪汪汪!”

霍君娴把狗抱起来,“饿了没有?”

古思钰抢先说:“饿了。”

“汪汪汪!”泰迪很凶还发出警告的呼噜声。

“给你做好吃的,要乖乖的。”霍君娴声音很轻,落在耳朵里软软的,整个人都要酥麻了,古思钰也不下楼了,当这话跟自己说的,她手压在栏杆上,问:“霍君娴,你房间油画什么时候画的?”

霍君娴抱着狗往下走。

古思钰说:“十几岁?”

霍君娴脚步停下,“六十岁。”

“……”

古思钰说:“没看出来,敢问你现在芳龄?”

霍君娴嘴角动了动,看着是笑了,下楼梯她把狗放下来,轻声说:“慢点。”

古思钰当这话跟她说的,往楼下走。

霍君娴生活很简单,就是做家务准备餐点,周而复始,古思钰坐沙发上盯着她看,没觉得枯燥,反而觉得这个女人很奇特。

今天有一点不同霍君娴拿了一个唱片,放在唱片机里,老式机,金喇叭,复古色,唱歌会有呲呲的杂音。

霍君娴打开家里的扫地机器人,像是在跟机器人玩,扫地机器人在前面拖一点,她再后面补一点,热水烧开了,她洗洗手,把水倒进杯子里,再丢了两片茉莉花进去。

唱片机里唱:

“Dans ton sanctuaire de mensonges.”

“Tristement, enflamme-toi”

“Je suis profondément fasciné par toi, tes yeux adorables sont pleins de mensonges。”

“Combien de secrets connaissez-vous de la nuit。”

古思钰一句都没听明白。

从楼上走到楼下古思钰说的那几句话都带着试探,她在试探霍君娴会不会一夜变回最初,保持对她冷漠的态度,显然没有,她要抓住这个机会。

“霍君娴,”古思钰过去拿霍君娴手中的拖把,她平时都是在旁边看着,头一回主动帮忙,她说:“我帮你。”

霍君娴扭头看她,古思钰用了点巧劲拿走她的拖把,她在霍君娴耳边轻声说:“只要你对我好,我也会对你好。”

夏天的清晨阳光柔和,落在霍君娴脸上,霍君娴的平静里带着柔软,红唇翕动,那唇形,如果发出声音就是一个“好”,很快能给她一个答案。

古思钰继续引诱,“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其实你也很喜欢玩吧。”

只是,霍君娴一个字都未能说出来,她的目光越过古思钰,落在了院外,外面传来了车子的引擎声。

古思钰皱眉,很不爽地跟着她一块扭头往外看。

就见门外停了一辆车,通体黑的宾利,派头很大,旁边的树荫稀稀撒撒地落在车头,司机先下来再恭恭敬敬地把车门打开,手举过车顶让车里的人下来,之后一条长腿迈出,再露出主人漂亮的脸蛋

——是那个女邻居

古思钰去看霍君娴,霍君娴的目光已经越过她,全被外面那张脸吸引走了,这让她很不爽,这两天白搭了,楼也白跳了,她想想还挺气的。

“霍君娴。”她喊了一声。

霍君娴没回应。

烦。

古思钰手指动了动,她直接捏住霍君娴的下巴,将自己的嘴唇印了上去,霍君娴怔住,愣愣地看着她。古思钰亲着、推着,把人逼到了沙发上,她重重地咬霍君娴的唇,说:“回应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