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11. 第 11 章

第十一章

会议一共开了三个半小时,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饿的饥肠辘辘。好在举办方在楼下订了自助餐,大家可以直接去吃饭。

坐电梯的时候甲方的负责人就站在闻人砺的旁边,笑眯眯说道:“小伙子不错,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上班?”

武岳看了闻人砺一眼,开口说道:“这是我学弟,大学还没毕业呢。是被我临时拉壮丁拉过来的。他是晏饮冰晏教授的得意门生,已经决定要考研了。”

甲方经理耸了耸肩膀:“那真是太遗憾了。”

说罢,又看着闻人砺笑道:“跟你共事非常愉快。”

闻人砺也笑着说道:“虽然不能入职贵公司,不过贵公司如果还需要类似的兼职,可以联系我。”

甲方经理笑眯眯说道:“我相信会有这个机会的。”

吃过中饭,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武岳学姐把闻人砺送到路边,给他拦了一辆出租车。刚刚吃饭的时候,她在学校论坛上无意间看到了议论闻人砺身世的帖子,终于明白闻人砺为什么会说自己急需用钱。

“你的薪水会在报完税后直接打到你的卡上,最晚不会超过明天下午五点钟。”武岳说着,用微信给闻人砺转了五千块钱:“这是定金。”

武岳这么做,其实是担心闻人砺兜里没钱,所以先垫付上五千块钱给闻人砺,又照顾闻人砺的面子,没有明说。她不知道自己的一番苦心闻人砺能不能懂——大概率是看不懂吧。

武岳笑了笑,看着闻人砺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还好吧?”

闻人砺明白武岳在想什么,笑着说道:“我挺好的。”

武岳点了点头:“我这边如果有合适的兼职,会立刻联系你的。”

犹豫片刻,武岳还是鼓励道:“你这么有才华,有能力,就算离开闻人家,也一定会成功的奋斗出属于你自己的事业。”

闻人砺轻笑:“借您吉言。”

出租车绝尘而去,只留下一地尾气。武岳看着远处不断闪烁的红绿灯,有些怅然的叹了口气。没想到这样矜贵的白孔雀,也会有为五斗米折腰的时候。

“真是造化弄人啊!”

闻人家,闻人二婶坐在饭桌前,一脸唏嘘的感慨道:“大哥大嫂这些年对阿砺的培养和厚望,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谁能想到十八年的辛苦,竟然是替外人做了嫁衣——阿砺竟然不是咱们闻人家的骨肉。”

“要我说,跟咱们家抱错孩子那家真是占了天大的便宜。阿砺多优秀啊,从小到大就不用大哥大嫂操心他的学习。还能帮上公司的忙……对了,你现在在哪所大学读书?”闻人二婶说到这里,看向狄宝,后知后觉的问道。

狄宝有些拘谨的坐直了身体,底气不足的说道:“我还没念大学——”

仲文瑛打断了狄宝的话,笑着说道:“他高考成绩不太好,我跟他爸决定让他重读。”

闻人二婶听到这里,啧啧摇头:“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吗?”

仲文瑛道:“还没敢让他老人家知道。你们也知道阿砺的脾气,他现在执意不肯回家。我们想着,等再过一段时间,阿砺回心转意了,我们再带着几个孩子一起去探望爸妈。这样爸妈也更容易接受。”

闻人二婶又看了狄宝一眼,意味深长的笑道:“也是,换了谁忽然知道自己百般疼爱又寄予厚望的孩子竟然不是自己的亲孙子,恐怕都受不了这个打击吧。”

狄宝明显感觉到了闻人二婶话语中的轻蔑,他有些瑟缩的低下头。

仲夏月有些不满的看着二婶,开口说道:“狄宝也很乖巧。这顿饭还是他帮忙打下手做的,二婶你觉得怎么样?”

仲夏月的本意是**嘴短,闻人二婶既然吃了狄宝做的饭,说话可以不要这样夹枪带棒的。没想到闻人二婶听了仲夏月的话,竟然变本加厉:“也对。有个会做饭的儿子也不错,至少会疼人。将来你们兄妹两个继承家业,就让他在家里照顾大哥大嫂。反正有闻人集团的股份红利,他就算没什么出息也能安安稳稳过一辈子。”

“啪”的一声,闻人恭将碗筷重重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席:“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看到大哥生气了,一直没言语的闻人孝悄悄捅了捅媳妇的腰:“别说了,吃饭也堵不上你的嘴。”

闻人二婶狠狠瞪了老公一眼。这个没出息的家伙,在老爷子面前唯唯诺诺也就罢了,在自己哥哥面前也立不起来。从前闻人恭夫妇在他们面前炫耀过多少回。逢年过节祭拜祖宗,真是见缝插针的在他们面前夸耀自己的三个儿女。闻人二婶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也没说什么。如今只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也没说他们找回来的亲儿子不好,就要被人甩脸色看。

一场家宴不欢而散。仲文瑛看着闷闷不乐的狄宝,柔声说道:“不是你的错。没关系的,咱们好好复读,明年考上A大就好了。”

如果考不上呢?

狄宝想了想,还是没敢说出口。他生怕看到新爸妈失望的样子,即便他现在已经让他们非常失望了。

闻人砺回到棚户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

十几辆造型夸张的超跑在街边排成一条长龙,来来往往的路人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看到闻人砺从出租车上下来,在这里等了很久的超跑主人们也从跑车上下来,瞬间围住闻人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听说你不是闻人董事长的亲儿子?”

“开玩笑吧,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

“你之前让我调查狄宝,难道就是因为这件事?”

闻人砺看着把他团团围住的小伙伴们,又看了一眼驻足围观的路人,开口说道:“找个安静一点的地方。”

正说话间,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缓缓停在闻人砺的面前。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下了车,他看了一眼闻人砺,又看了一圈闻人砺的小伙伴们,嘴角勾出一抹自信油腻到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的弧度:“闻人砺,我们又见面了。”

站在闻人砺旁边的小伙伴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人挑了挑眉:“你谁啊?”

男人旁若无人,继续用那种自信到嚣张的眼神打量着闻人砺,故作风度翩翩的问道:“闻人三少爷贵人多忘事,不会也忘了我是谁吧?”

男人故意在“闻人三少爷”这几个字上加了重音,旋即摆出忽然想起什么的表情,做作的说道:“我忘了,你已经不是闻人家的三少爷了。不知道我现在应该怎么称呼你?是继续叫你闻人砺,还是叫你狄家的小子?”

围在闻人砺旁边的小伙伴们恍然大悟——这王八蛋是过来找茬的。

刘春明上前一步揪住男人的领带:“**到底谁啊?我们阿砺想姓什么就姓什么,他就算要姓天王老子,轮得到你插嘴吗?”

“六子!”闻人砺淡淡开口:“放开他。”

刘春明扭头:“我看这孙子不顺眼,我想教训教训他。”

闻人砺重复道:“放开他。”

刘春明咬了咬后槽牙,最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松开了手,用手指着男人的鼻子:“你给我注意点,别让我再碰到你。”

男人不屑的冷笑一声,用手扯了扯领带:“没想到闻人三少爷虽然落魄了,身边倒是还有几条好狗。”

刘春明勃然大怒:“你骂谁是狗?”

“当然是在骂他自己。”闻人砺接过话茬,目光直视着男人:“心中有佛,看人是佛。他心中有狗,自然看人都是狗。毕竟只有狗眼看人低。”

听到闻人砺的话,刘春明瞬间乐了。他指着男人的鼻子,阴阳怪气的重复道:“没错,狗眼看人低呀。”

男人脸色一沉。他知道自己说不过闻人砺,便从公文包里拿出狄家夫妇的欠条和欠债合同:“我现在是你爸妈的债主。你对我的态度最好客气一点。如果让我不开心,这三百五十万的债,随时都能让你父母去坐牢。”

闻人砺看了一眼男人手中的合同,轻飘飘说道:“没想到前PJ百货的少东家,居然沦落到去放**了。”

男人得意的笑了笑:“看来还是金钱有魅力,居然能让贵人多忘事的闻人三少爷想起来我是谁。”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们阿砺过目不忘,就是路边的狗从他身边经过,我们阿砺都能一眼认出那是谁家的狗。”刘春明故意说道。

“话也不能这么说。路过的狗也要有主人,我们阿砺才能认出来那是谁家的狗。如果对方是到处乱吠的丧家之犬,我们阿砺也未必能认出来。”

“路边乱叫的丧家之犬,那不就是野狗喽。”

一群富二代们哄堂大笑。男人恼羞成怒,指着闻人砺的鼻子说道:“说我是丧家之犬,你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闻人砺,你帮闻人集团恶意收购PJ百货的时候,没想到你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吧?当初我恨不得跪下来求你,求你宽限我一个月的时间,让我筹钱赎回股份。可你是怎么做的?你非但不答应我的请求,还找人曝光了我父亲生病的事,害得他老人家病发住院,PJ百货的股价一路暴跌。你们闻人集团却趁这个机会吸纳PJ百货的股票,暗中拉拢中小股东强取豪夺——”

闻人砺有些疑惑的打断男人的抱怨:“PJ百货董事长之所以心梗住院,难道不是因为你偷偷抵押股份套现追女明星的事情被曝光吗?”

男人的抱怨戛然而止。

闻人砺继续说道:“还有,闻人集团对PJ百货的收购是出于正常的商业规划,并非你口中的恶意收购。你说话要有证据,否则闻人集团有权告你诽谤。”

男人冷笑:“你在恐吓我啊?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心思恐吓我?你以为你还是闻人集团的三少爷吗?你除了拿闻人集团压我,还会做什么?”

男人说着,用力甩了甩手上的欠条和欠债合同:“这里是你亲生父母欠下的三百五十万。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如果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赚到三百五十万,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如果做不到,我送你亲生父母去坐牢。你也要在我面前亲口承认,你闻人砺就是一个依靠闻人集团作威作福的废物。一旦离开闻人家,你什么都不是。”

男人说完,一脸畅快的看着闻人砺。

一年前,他跪在少年面前苦苦哀求,希望少年能宽限他一个月的时间,让他筹集一个亿把抵押出去的股份赎回来。免得被他父亲发现。却被少年狠狠拒绝了:“闻人集团不会因为任何事暂停对PJ百货的收购计划。”

男人没想到当时年仅十七岁的闻人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非但没有答应他的请求,还把这件事捅到了他父亲那里,气的他父亲当场犯了心脏病。闻人集团趁机把他父亲住院的事情宣扬的人尽皆知。PJ百货的股价暴跌,早有准备的闻人集团趁机吸纳,竟然用了比预算还低了两个百分点的价格成功收购了PJ百货。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男人的耻辱。他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没有报仇雪恨的机会。没想到老天爷长眼,闻人砺竟然不是闻人家的亲生骨肉。他终于有机会把自己遭受的耻辱一笔一笔还给闻人砺。

“一个月的时间,不倚仗闻人集团还有你闻人三少爷的身份,靠你自己的能力赚到三百五十万。我是不是比当年的你仁慈许多?”男人说罢,看了一眼围在闻人砺身边的小伙伴们。刻意强调道:“如果这样宽容的条件你都做不到。你不如直接承认自己是个废物。什么天才操盘手,还不是闻人集团施加给你的光环!”

小伙伴们闻言大怒——

“你说谁是废物?”

“你才是废物,阿砺比你这种人强多了。”

“不就是三百五十万吗?吓唬谁啊!不用闻人集团出面,老子现在就给你签支票!”

男人并不理会其他人的叫嚣,而是静静的看着闻人砺。

闻人砺面无表情,想到的却是梦里的一些场景。他闻人砺,如果不依靠闻人集团,不依靠闻人三少爷的身份,就凭自己的能力难道就无法立足吗?就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生父母去坐牢,承认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吗?

就要像梦里那样,为了得到闻人集团,为了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不择手段,成为一个忘恩负义唯利是图的恶毒小人吗?

良久,闻人砺开口说道:“赌就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