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11. 管你是谁

第11章

叶朝然问姜寻墨想吃什么,姜寻墨说都可以。

想了下,叶朝然干脆带姜寻墨去了附近的一家中档餐厅。

太过高档的餐厅叶朝然可能请不起,但中档餐厅还是可以的。

姜寻墨这个人在班里隐身又神秘,他家庭情况到底如何没几个人知道。可很多人都说,姜寻墨应该是一个低调的富二代。

毕竟他手腕上的那枚劳力士手表,也不是随便哪个普通家庭能买的起的。

上菜前叶朝然还担心菜品会不会不合姜寻墨口味,好在姜寻墨并不挑,每样菜都吃。

注意到对面叶朝然的视线,姜寻墨抬头看了他一眼。

两人视线在空气中碰在一起,叶朝然不明就以。

然后他就看见姜寻墨起身去找旁边的服务员了。

再回来,姜寻墨手里多了一个勺子和一双筷子。

他把勺子递给了叶朝然:“用这个。”

随后又用干净的筷子帮叶朝然夹菜。

叶朝然心尖微动,抬眸看他。

餐厅的灯光是暖色调的,柔软的暖橙色铺在姜寻墨近乎完美的侧颜上。

叶朝然一直知道姜寻墨很帅,但这个人无论何时呈现给人的都是一种近乎冷漠的神情,以至于叶朝然会觉得姜寻墨这个人会极难相处。

毕竟在他们做同桌的这几天里,姜寻墨带给他的也是这样的感觉。

可让叶朝然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今天姜寻墨竟然会主动站出来帮他。

并且还细心地发现了他右手使不上劲儿夹菜费劲,帮他换了勺子。

想到姜寻墨踹顾尧的那一脚,叶朝然嘴角就没忍住微微弯了一下。再看碗里垒高的菜,叶朝然心底升起一个念头——姜寻墨这个人,可以处!

“谢谢!”叶朝然感激道。

姜寻墨点点头,矜持地没有再说话。

哎,他就知道叶朝然会很感动,看他眼里的流光溢彩就知道了。

这人未免也太好哄了。

他可得好好把握尺度,不能再对叶朝然好。

免得叶朝然会越陷越深!

两人愉快地吃完了这顿饭。

姜寻墨提出送叶朝然回家,叶朝然没有再拒绝。

在路上时,叶朝然又收到了宋雅发来的短信,问叶朝然吃完饭没有。

叶朝然回吃完了,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宋雅那边隔了几分钟才回复:【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在外面多玩一会儿吗?】

叶朝然定定地盯着这条消息看了许久,眉心微微拧了起来。

直觉告诉他,有些不对劲。

只是一时半会儿叶朝然也说不出哪里不对。

“我们打车回去吧。”叶朝然扭头对姜寻墨说。宋雅字里行间表露的意思,是不想让他回家,那他必须要快点回家。

餐厅离他家不远,按照往常,叶朝然根本不会打车。

姜寻墨也没多问,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几分钟后,出租车就停在了叶朝然家楼下。

还没下车,叶朝然就从车窗看见了停在另一侧的豪车。他甚至连车牌都不用确认,就已经认出这辆车的车主。

“我送你上去?”姜寻墨打开车门。

叶朝然心情沉重,但还是强打着精神说:“不用了,今天谢谢你,我先回去了。”

姜寻墨没再坚持,只是让叶朝然记得按时涂药,不要用右手提重物。

叶朝然再次跟他道谢,左手拎着自己的书包就进了单元楼。

尽管叶朝然已经猜到了方家不会善罢甘休,但他没料到这些人竟然会这么心急。距离方其山和蔡莲华走这才几天,方老爷子竟然都亲自找上门来了。

刚出电梯,叶朝然就见他们家的大门大敞,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我们俩这次前来,一来是想看看孙子,二来也是跟你赔罪的。”

“之前孩子的父母都有得罪,希望你也不要跟他们计较,这不,我们亲自过来跟你们赔不是了。”

“咱们两家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因为孩子的关系,也勉强算是半个亲家。你放心,我们只是来看看朝然,等见到了人,我们就马上离开。”

宋雅听到这话就气笑了:“合着我之前跟你们说的话都白说了?我再说最后一次,无论是我还是我们家孩子,都不需要你们的道歉,并且我们家孩子也不想见你们,请你们赶紧离开!如果你们再不离开,休怪我……”

“哎,你消消气。”一直沉默的方老太太终于开口,她微微坐直身子,鄙夷地瞥了眼宋雅,暗自摇头。

果然是小门小户的人,一点涵养也没有。

“宋夫人,您作为一名钢琴老师,我以为您是讲理的,”方老太太说,“我和老爷子毕竟也算是您的长辈,你说话不尊重就算了,怎么还这么不讲……”

“到底是谁不讲理?”叶朝然再也忍不住了,走进屋去。

宋雅看到叶朝然表情顿时一愣:“朝然,你怎么回来了?”

叶朝然扫了眼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没理会两人,问宋雅:“我爸呢?”

宋雅蹙眉:“你爸今天公司有点事……”

她是回家时才看见门口的两人,她第一时间联系了叶裴,但叶裴也没来得及赶回来,只告诉宋雅,无论如何都别让叶朝然碰到这两人。

她又搞砸了。

宋雅有些担忧地看向叶朝然。

叶朝然明白了。

宋雅一开始给自己打电话时就没说实话,那时候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应该就找上门来了。叶裴有事脱不开身,宋雅不愿意让自己跟这两人接触,就想着自己应付。

可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又哪能是那么容易应付的?

自从叶朝然进来,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的视线就落在了他身上。

两人对视一眼,眼里都有藏不住的惊讶。

叶朝然简直就是方宴的翻版,但两人又有不同。

相比方宴,叶朝然显然要健康的多,皮肤是健康的白皙,嘴唇也很是红润。不像方宴,因为气血不足,嘴唇时而青紫时而泛白。

想到这里,方老太太心里就是一阵心疼。老爷子说的不错,再也找不到比叶朝然更合适的人了。

方老太太干脆站起了身,笑着看向叶朝然:“朝然,我……”

“你们请回吧。”叶朝然淡淡地晲了两人一眼,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方老太太的话。

自叶朝然记事起,除了父母,他就再也没有接触过其他长辈。

小时候的叶朝然很羡慕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小孩,书本上都说隔代亲,隔代亲。可他根本就未曾体验过什么是隔代亲,自然也就会有所期待。

也正因为如此,在上辈子跟方其山回到方家后,上叶朝然格外渴望能得到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的肯定和赞扬。

叶朝然给方老爷子泡茶。

方老爷子面上接过,背后却令下人将茶和茶具都扔掉,还吩咐道:“以后不准他再碰我的茶具。”

叶朝然帮方老太太锤肩。

方老太太当面说叶朝然按得舒服,转头却跟方其山抱怨,叶朝然把她的肩膀都按肿了,方其山为此将叶朝然好一顿责骂。

方其山怎么会知道,叶朝然就是怕自己出错,所以在给方老太太按摩之前,还特意去看了视频学习。

按摩时他甚至都没敢多使劲儿,就给方老太太“按肿”了。

老人家都一把年纪了,皮肤还真是娇嫩啊。

当初的叶朝然不知道,只以为是自己做的还不够好,所以这两位老人才会始终跟自己亲近不起来。

后面叶朝然才想明白,不是他做的不过好,而是无论他做什么,落在这两位老人眼里,就是不好。

他不是方宴,更比不上方宴。

可他们却不曾想,叶朝然从未想过要取代方宴,更没有想过要比过谁。

他想要的,从始至终都只是那一份原本就该属于他的亲情。

撕破脸皮后,这两位老人也卸下了慈祥的伪装,看着叶朝然的眼里除了怨恨,还有浓浓的厌恶:

“学人精,真恶心。”

“看着你和宴宴一样的脸我就难受。”

“还好之后不用再看见你了。”

“把心脏换给宴宴,也算是你唯一的价值了。”

……

叶朝然收回漫天的思绪,重新将目光放在两人身上。

他们哪里配当长辈?

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在听到叶朝然的逐客令后眉头顿时一皱,两人对视一眼。

真不愧是小门户出来的孩子,简直就是宋雅的翻版!

若是平时,方老太太早就不会继续待着了,可一想到方宴,她便只能压下心尖的火气,露出一个慈祥的笑:“朝然,还没跟你介绍我们是谁,你就赶我们走了?”

“哎,他毕竟不是在我们方家长大的,自然不认识我们。”方老爷子接过话,一唱一和。

方老太太故意露出一副有些伤心的表情,她看着叶朝然,渐渐红了眼眶:“看呐,和我们家宴宴长得真的一模一样……”

提起方宴,叶朝然就压不住心尖的阴翳。

他冷声打断两人的表演:“说完了吗?说完了就带着你们的东西出去吧。”

方老太太表情一僵。

方老爷子拧了下眉,语气稍显严肃:“朝然,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你的爷爷奶奶,你怎么……”

叶朝然心底最后一丝耐心值告罄,他把自己的书包往沙发上一扔,然后扭头对宋雅道:“管你是谁?妈,帮个忙!”

他没管自己还不能提重物的右手,拎起客厅桌子上的东西就往门外扔。

“砰”地一声巨响,让在场的两位老人表情都是一变。

“朝然!”

宋雅原本还在忐忑,这会儿也反应过来,她赶紧上前帮着叶朝然拎东西。

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为了表示他们这次前来的诚意,带来的东西很多。

乐高积木、VR游戏机、最新款的数码产品等等,全是选的男孩子最感兴趣的东西,就是为了能稍稍讨好叶朝然。

他们是怎么都没料到,叶叶朝然眼睛都没眨一下,全部给扔了出去。

一道接着一道的声音传来,方老太太气得脸都变色了,她再难维持表面的微笑:“朝然!你这是做什么?!”

方老爷子表情也全是寒霜,他扭头瞪了眼宋雅:“这就是你们教出来的好孩子?”

叶朝然听到这话就觉得刺耳,他直接反驳:“你们算什么人?也配对我妈指手画脚?”

他沉着脸,直接伸手开始推人:“出去!都给我出去!”

方老爷子和方老太太几乎是被叶朝然撵出去的,两人年纪都不小了,被推得一个踉跄。

没等他们站稳,叶朝然当着两人的面重重地关上了防盗门。

方老太太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这样委屈!

她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扶着方老爷子,胸间那口气没上来,差点眼睛一黑差点就晕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