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12. 第 12 章

从听雨峰出来,一路过关斩将,所过之处不留活口,那是血流成海,哀嚎遍野!

深受其害的弟子们得了一种病,一种名为“听到谢伶霄三个字就犯怵”的病。

有一个铁面无私的容尚卿还不算,现在又来一个六亲不认的谢炀。

各峰弟子们觉得,那个传闻中嗜血成性的夜宫宫主都不会比谢炀可怕。

谢炀比魔修头子都恐怖如斯!

最后一个待宰的是凌云峰,掌教住的地方就是不一样,门下弟子觉悟也高,训练有素,一字排开。

杜楠因为字写的实在太丑,比蜈蚣爬行还要惨不忍睹,因此便将记录犯戒弟子姓名的差事交给谢炀了。

谢炀左手宝册,右手朱砂笔,一个个遒劲有力的小楷跃然纸上,刚健秀美。

每搜查过一处院子,后面都会跟着一串看热闹的小弟子,杜楠走在前面,抬头看了看门上挂着的名牌:“这是尹喻的房间。”

谢炀面无表情:“进。”

“诶等等等等!”尹喻从院外跑进来,跟头牛似的整个挡在门前,“本少爷的房间没啥好看的,你们去别处吧!”

谢炀面不改色,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你,靠边。”

杜楠没什么气势的说道:“尹少宗主,你可是太上仙门的弟子,还请配合一下吧!”

谢炀语气冷淡道:“里面藏了见不得人的东西?”

这激将法对尹喻来说可太管用了,他当场急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少坏我清誉!你们查吧,查出来我叫你——”

谢炀掀开他床上的金丝软枕,拿起枕头下掖着的那本《仙魔录》,谢炀淡淡扫过两眼,唇边微微勾起,似是笑了一下,又好像没有。

尹喻咽了口唾沫。

谢炀摊开掌心覆盖书面,当他将手掌移开之时,书的封皮包括内容都变了。

《春宫图》。

尹喻脸色惨白。

谢炀似笑非笑:“查出来你叫我什么?”

“这不是我的!”尹喻硬着头皮大喊。

谢炀理都不理,提着朱砂笔刷刷写道:“门规第三十八条,禁止弟子翻阅淫词艳本,罚杖刑其腰部以下膝盖以上,五十棍。”

尹喻汗毛都炸起来了,本能夹腿:“你要我断子绝孙啊!?”

杜楠耿直的说道:“怎么可能,是打臀部啦!”

门外围观弟子窃窃笑。

尹喻:“……”

他跟谢炀是不是天生犯冲?一见这货就没好事,不是丢人就是现眼!

谢炀前往隔壁院子,杜楠从背后叫住他:“伶霄,那里就别搜查了吧!”

谢炀:“为何?”

杜楠:“那是陆公子的住处。”

谢炀不以为然道:“那又如何?”

杜楠一时不知谢炀是真不懂还是故意装傻:“他可是掌教之子啊!”

“所以?”谢炀迈步进院子,“他不是太上仙门的人了?”

杜楠哑口无言。

周羽棠紧跟主人飞进去。

踏雪峰权力在手,对整个太上仙门一视同仁,别说他陆大公子了,就是各个峰的长老面对戒律巡查也必须乖乖配合。

院子里没人。

这还是周羽棠第一次到男主的住处参观,他揣着好奇四处飞飞,看见了栽种在院子角落里的桃花树。

树的种子不是凡物,因此一年四季常开不败,结出的果实也清甜可口,不同于一般的桃子。陆盏眠曾摘下来给江小枫品尝过,江小枫特别喜欢,后来才知道这棵桃树的种子是容尚卿赠予的,所以陆盏眠特别珍重,精心培育,视作珍宝。

有一回江小枫跟陆盏眠吵架,一气之下江小枫失手烧了桃树,当时的陆盏眠几乎疯癫,死死掐着江小枫的脖子恨不得杀了她给桃树报仇。

周羽棠正回忆着书中剧情,忽然就听到陆盏眠的声音从院外幽幽飘来:“闹哄哄的我当是谁,原来是踏雪峰戒律巡查,巡查便巡查,为何查到我这儿来了?”

谢炀的手才碰到门上木栓,陆盏眠的脸色骤变:“谢伶霄,我住的地方岂是你能随意搜查的!”

尹喻挤到围观人群前头,看热闹。

“怎么?”谢炀不为所惧的看向他,“陆公子是想搞特殊?”

陆盏眠笑了一声,走近谢炀两步:“你可知我是谁?你可知自己站在谁的地方?”

“我站的地方不是你陆安魂的私产,而是整个太上仙门,我所代表的不仅仅是踏雪峰,而是自太上仙门创建开始、踏雪峰执掌门派戒律长达万年的规矩。”谢炀将手重新搭上门栓,“陆公子若不服,去找你父亲抗议。”

一盏长眠灯,故人皆安魂。

可惜,陆盏眠拥有这样一个代表了“安宁和救赎”的名字和表字,他本人却是个骄傲自满,惯会惹是生非之人。

围观群众全听呆了,包括尹喻也傻眼了,老半天才回过味来,不由惊奇感叹道:“不畏强权,酷毙了!”

谢炀绕开陆盏眠破门而入,杜楠左看右看,哆哆嗦嗦的跟着进去。

陆盏眠冷笑一声,眼底怒意翻腾,暗暗握紧了拳头。

谢炀在内殿外殿仔细搜查一番,并没有找到违禁物品,他神色从容的走出来,迎面看见脸色吓人的陆盏眠,谢炀面无表情的将这人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拿起宝册和朱砂笔,一边记录在案一边说道:“发型凌乱,衣衫不整,领口扣子顺序颠倒,鞋跟沾泥,分别触犯门规第二百条、二百零一条、二百零二条和二百零三条,罚将此四条门规抄写三千遍。”

众人全听傻了。

周羽棠也吃了一惊。

好家伙,这仇算结大了。

陆盏眠也陷入短暂的懵逼状态,许久才回过神来:“我才练剑回来!”

“对自己施展净身咒,很难吗?”谢炀连眉毛都不抬一下,“体态形容都难以约束,又如何能三省我身,修得道心?”

“你!”陆盏眠气笑了,“公报私仇是吧?”

“什么?”谢炀邪邪一笑,“在下按门规办事,陆公子莫要以小人之人度君子之腹。”

陆盏眠咬牙切齿。

谢炀看不见似的遥遥走开,还不忘补充一句:“君子修德以正身,矜而不争。”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

女弟子房间谢炀等人是不便进去的,所以这个差事就落到了容尚卿身上。

大师姐进入江小枫的房间,先目测一番江小枫穿戴是否合乎标准,然后绕到桌案后面检查书本。

江小枫全程拘谨的站在房间中央,右手下意识揉搓着左手腕上戴的翡翠玉镯。

容师姐真的好美。

端庄自持,清冷婉约,仪态万千,难怪人人都喜欢她。

难怪连陆师兄也喜欢她。

江小枫自卑的垂下头,既觉得不甘心,又觉得理所当然输得惨败。

容师姐是踏雪峰首徒,修为高深,极善音律,一把七弦古琴弹的精妙绝伦。她才逾苏小,貌并王嫱,实在太耀眼太优秀了。

反观自己,出身小门小户,长相远不足以跟容师姐比肩,胸无点墨,哪有资格喜欢陆师兄呢!

更别提自己还是个连妖都不如的半妖,天生血统混杂,乃是卑贱之辈。

江小枫既觉得卑微,又有些小小的嫉妒,天生就比她尊贵,方方面面都比她优秀,而她除了望尘莫及,什么办法都没有。

容尚卿抽出一幅画卷,江小枫怔鄂,脸色顿时有些发白。

容尚卿伸手将画卷敞开,江小枫急的叫出声:“容师姐!”

画卷摊开,跃然纸上的男子看着颇为眼熟,是……容尚卿微微眯眼。

陆盏眠。

容尚卿转头看向江小枫,后者脸色通红,不知是急的还是羞愧。

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此事若宣扬出去,难免有损姑娘清誉。

容尚卿将画卷收起来,说道:“既然是珍爱之物,便将其收好了,莫要叫旁人看了去,招惹是非。”

江小枫默默点头,无地自容。

“小糖,是我心胸狭隘了,其实容师姐是个好人。”江小枫怀里抱着猫,手里逗着鸟,欢喜的不行。

周羽棠“咕叽咕叽”嚼着山楂,抬头看女主。

她脖子上还戴着那条玉坠,应该是找了能工巧匠,或是自己运用什么法子把碎裂的玉坠复原了。

“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江小枫再三强调,“陆师兄喜欢她不是没有道理的。”

周羽棠又想起了书评区那条盖了数千层的话题楼——[江小枫你清醒一点!是谢炀不够帅还是尹喻不够狂,是小肚腩不够可爱还是容容不够美!不要在垃圾箱里捡男人!]

周羽棠看向看向江小枫的手腕,江小枫见状,干脆大大方方的把腕骨上佩戴的翡翠镯子给他看:“喜欢这个?这是碧海山庄的镇庄之宝,名唤漓玉,可以封印我身上的妖气。这个对我很重要,所以不能送给你当玩具了,抱歉呀!”

救了男主反倒被恩将仇报害你在大庭广众之下现原形的镇庄之宝吗?

江小枫啊!

把陆盏眠踹了吧,他不值得!

“江师妹你在这里呀。”

江小枫吓了一跳,忙把袖子往下撸了撸,起身道:“二师兄。”

“我方才经过太清殿,听师尊跟清洆师叔仪事,好像是朔月小镇闹妖,已经杀死上百个无辜凡人了,江师妹,我记得朔月小镇是在碧海地界吧?”

周羽棠提溜起鸟耳朵。

朔月小镇副本要来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