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14. 第 14 章

织田作之助看到星子的表情,知道她是想通了,微笑道:“想做就去做吧。”

星子不好意思的道谢:“这次真是谢谢你了,不过为了一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费这么多劲儿,我是不是有点傻啊?”

实话说她现在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干什么了。救织田作还能说是因为自己和对方关系不错,帮助朋友是应该的。

那么救一个只在漫画中看过的,完全没有交集的人又有什么意义呢?

织田作摇摇头:“肯定不是傻,你要是傻的话我也傻了,不然为什么要收养这么多孩子?我只是想做,就去做了。你之前不是在寻找活着的意义吗?能无所顾忌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就是活着的意义啊!”

星子愣住了,然后茅塞顿开。是啊,既然她本来就是想要寻死的,还不知道能活多久。那如果这段时间还不肆无忌惮的话,真就白活一场了!

等织田作之助离开后,星子赶忙给夏油杰写了回信。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但是万一能起到一点作用呢?

【你只看到了食草动物的弊端,却没有看到它们的好处。如果只有食肉动物,没有食草动物的话,那你说食肉动物吃什么?不是吃猎人先生,就是互相残杀。到最后,森林还是会变成一片死寂。

猎人先生的做法最开始就是错误的,极端的思想不可能成功。你如果真的有什么极端的想法,不妨和朋友们聊聊,一个人想容易走进死胡同钻牛角尖。实在不行的话,和我探讨探讨也可以。】

下面附上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做完这些之后,星子躺在床上,思考该给乱步写一个什么样的小说,能不辜负他帮自己忙的这一份情。

想着想着,她就睡着了。

而与此同时,一个本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黑发紫眸,带着白色绒帽的男生悄然入境。

他的紫色眸子在浓重的夜色下显得神秘而诡异,表情带着淡淡的愉快,“黑夜老师会在哪呢?”

第二天一大早,星子开始动笔。

她清楚自己的智商不够,写的案件估计很容易被乱步看穿。所以想要写好一篇悬疑侦探类的文章,必须要换个角度。

既然不能写细,那就写大好了。

星子决定让这一篇文章最好涉及的大一些,像什么跨国组织啊,国际犯罪啊,都搞上。这样应该能弥补些许智商上的欠缺。

但是不管最后涉及的有多大,一篇悬疑文肯定是要以案件作为开头的。

星子想了想昨天想好的剧情,开始下笔。

【秋田先生**,死在家中。尸体是公司发现对方没来岗位,派人去他家里查看才发现的。

宫本翔接到报案,和助手等一起来到秋田家。顺便调查了一下这个人的经历。

“秋田幸树,男,二十八岁。目前一个人居住,父母住在乡下,立花公司职员……”助力美惠子在路上认真的汇报死者的生平。

宫本翔漫不经心的听着,心里忍不住吐槽,这位秋田幸树先生可真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这样的一个人,要说他被**,实在是有些令人不敢置信的。

可是报案人明显非常笃定他是被人**的,可见凶手并没有要隐藏自己**的意图。这就很有意思了,对方难道是冲动**吗?

很快到了案发地,警察们已经到现场了,把整个楼层封锁起来,保护案发现场。外面一群看热闹的人围在楼下,都是在聊这次的死者秋田先生。

看着面前拥挤的人群,身穿白色西装的宫本翔掏出一个大喇叭:“让让!让让!本世纪最伟大的侦探来探案了!都让开一下!”

人群果然让开一条小道,一部分人转头需要查看如此厚颜无耻的家伙是谁。而另一部分人则是立刻兴奋起来,不少女性甚至在小声尖叫。

宫本翔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一边朝着周围热情招手,一边穿过人群,走到封锁线前。他旁边的美惠子简直无地自容,用资料挡着脸,同时小声吐槽:“每次都这样,你这家伙能不能低调一点?”

宫本翔无所谓的笑道:“有实力为什么要低调?那岂不是辜负了上天给我这么优渥的条件?”同时朝着前方打招呼。那边站着的是一个小警员,明显认识宫本翔的样子,一见到他就恭敬的道:“宫本先生,你总算来了。死者的家就住在三楼,我带您上去。”

等他们走后,楼下的人又开始喧哗起来。一个高马尾的姑娘忍不住问同伴:“刚才进去的那个人是谁啊?虽然有点浮夸,但是好帅的样子!他旁边那个是他的女朋友吗?”

同伴一脸嫌弃:“你都不看新闻的吗?那位是一个很著名的侦探——宫本翔。旁边的女生是他的助理松下美惠子。他已经破过很多起大案了,上过好几次报纸,在咱们这还挺有名的。就是这风格是始终如一,不过很帅不是吗?”

女生一脸憧憬:“的确很帅!这位侦探先生还真是年轻有为呀!有这样厉害的侦探在,这次案件应该很快就可以被震破了吧?不过话说死者是谁呀?明明是咱们这栋楼的,可我都没什么印象。”

“我也没印象,就是记得偶尔挤电梯的时候会和对方碰上一面。一个很普通的上班族,也不知道是招惹谁了,这么倒霉。”

楼上,宫本翔已经走到了受害者秋田先生的家里。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不少警察都围在里面,其中还有好几个是宫本翔的熟人。他参与过很多起案件,和这片的警察都混熟了。

“宫本先生,你来了啊!我们没有破坏案发现场,你快来看看吧。”警视厅的田中先生迎面走过来,表情严肃。面对一起**案,很难有警察能保持笑容。

但是宫本翔依旧嬉皮笑脸的,与周围格格不入。他熟练的带上手套,边走边问:“死者的死因查出来了吗?”

田中点点头:“是他胸口的一把水果刀,正中心脏。水果刀上没有指纹,案发现场也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痕迹,异常干净,好像被人特意收拾过了一样。死者的脖子上有掐痕,除此之外没有再发现什么了。”

宫本翔走到死者旁边,正如田中说的那样,死者躺在空荡的客厅地板上,胸口插着一把水果刀,大片的鲜血晕染开来,白色的西装衬衫一片黑红。脖子上有青紫的指印。穿的是一件正装,看上去像是要出门的样子。

“死亡时间确定了吗?”

“昨天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之间,尸体是在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下午一点被发现的。因为公司发现秋田幸树连续两天都没来,才在下午的时候派人来查看。这个小区的监控这段时间坏了,所以没法通过监控判断凶手。”非常熟悉宫本断案流程的田中流畅的回答。

要出门的时候却在家里****,看上去还经历了一场近乎碾压式的挣扎。那么凶手应该是个体型比较健壮的人,可能因为什么要上门和秋田一起出去,最后冲突升级下手**。

但是能准确的把握监控损坏的时机,证明这个人应该很了解死者家的环境,和他关系应该不错。同时,这个矛盾应该也持续有一段时间了,不然不会监控一坏就选择下手。所以也不排除对方是早有预谋,就选在昨天**的可能。

这是目前宫本翔看出来的案件经过,但是这个推测一没有切实的证据,二没有确定嫌疑人。还是要后续的求证。

宫本翔一向秉持着大胆推测,小心求证的理念。推测完毕后,他冷静的吩咐道:“去查一下秋田先生生前的人际关系,是否有在最近和什么人起过冲突。以及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在今天完成。”】

大致把整篇故事最开头的案件写下来,桃沢星子揉了揉因为过度思考而有些发胀的太阳穴。

这样的一个简单推理故事作为这篇小说的开头应该可以了吧?会不会太简单了?星子这样想着,又在其中添加了一些细节。

例如死者身下用鲜血写出来的字符线索,卧室里写着自己最近好像被人跟踪了的死者日记本……

补充完这些,桃沢星子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把稿子收好,准备待会儿去找乱步先生。

她是一大早开始写的小说,明明只是第一章,却足足写了一个上午的时间。熬到现在,星子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

照例去幸平餐馆吃饭,幸平调笑道:“我这里快成你第二个家了吧?感觉你每天好像就是自己家和我这儿两点一线。”

星子咬着勺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忽然冲对方竖起大拇指,一脸肯定:“恭喜你把餐馆开到了所有餐馆梦寐以求的境界——像家一样温暖!”

幸平创真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从眼角溢了出来。

好半天幸平才缓过来,用擦去眼角的泪水,冲星子也竖起一个大拇指:“不愧是你,那我就勉强允许你把这里当成你第二个家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