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4. 第 4 章

燕王是建隆帝的次子,十八岁封王,携家眷迁居燕地,自此长住于平城。

燕王今年四十有三,正当壮年,身长九尺健硕魁梧,其面容俊朗、气质尊贵,颇有王者风范。

重生前,殷蕙最敬畏佩服的人便是这位公爹,武能御敌文能治国,简直是天生的帝王命。

只是燕王气势太盛,从前的殷蕙连沉默寡言的魏曕都怕,更何况不怒自威的王爷公爹。

不仅仅是她,燕王府的小辈们就没有不怕燕王的,此刻都恭恭敬敬地垂着眼,就连哭闹着要去京城的二郎,这会儿都紧张地靠在纪纤纤身边,不敢动手抹眼泪,只在鼻涕快要掉下去的时候,使劲一抽,发出响彻整个侧殿“秃噜”声。

燕王在前面的主位上落座,目光直接落到了二郎身上,问道:“二郎在哭什么?”

二郎紧张地看向纪纤纤。

纪纤纤后背已经冒出了一片冷汗,如果让公爹知道二郎想去京城,公爹会不会误会是她不满公爹只派世子爷与三爷去京城的安排,故意撺掇儿子找事?

纪纤纤不敢说啊。

关键时刻,她的丈夫二爷魏昳抬起头,惭愧地对燕王道:“禀父王,是儿子没管教好二郎,因为一些小事便哭哭啼啼的,回头儿子一定教训他。”

燕王瞥他一眼,看向大房的大郎:“大郎说说,你二弟在哭什么?”

大郎六岁了,早已开始读书启蒙,也是兄弟们当中最懂事的,听祖父问话,他不敢隐瞒,声音清脆地道:“禀祖父,二弟想去京城。”

他没有提到纪纤纤对京城的炫耀,也没有提及三郎对二郎的刺激,只说二郎哭的原因。

徐清婉暗暗松了口气,以公爹的脾气,绝不喜欢小辈们揭兄弟或叔婶的短。

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家人犯错固然令人不喜,但其他家人幸灾乐祸地去揭发,也绝不是公爹愿意看到的。

燕王点点头,又问脸上还挂着泪疙瘩的二郎:“你为何想去京城?”

二郎被纪纤纤溺爱,胆子最大,见祖父似乎并没有生气,四岁的男娃抹把眼睛,抱着一丝期待道:“娘说京城有很多好玩的好吃的,我想去见见世面。”

这么大的孩子,其实最会模仿大人说话,纪纤纤说去京城是见世面,二郎就学以致用了。

燕王笑了笑:“你娘何时说的?”

二郎被祖父的笑容鼓励,不假思索道:“刚刚说的,跟三婶说的。”

纪纤纤脸上的汗已经开始往下滴了,殷蕙也有些紧张,虽然她没有挑拨是非,可牵扯其中,公爹会不会迁怒?

燕王并没有看两个儿媳,继续问二郎:“京城那么好,你三婶想去吗?”

二郎看看殷蕙,想到如果他说三婶也想去,大家都要去,祖父会不会就同意了?

他点点头,大声道:“三婶想去!”

纪纤纤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儿子平时就喜欢撒谎,她还觉得儿子聪明,可儿子竟然在公爹面前撒谎?

站在纪纤纤身后的殷蕙,能清晰地看到一滴汗沿着纪纤纤的脖子流了下来,就在她犹豫该为自己辩解还是等着公爹审问再开口的时候,三郎突然指着二郎叫嚷道:“祖父,二哥撒谎,三婶才没想去,三婶说平城最好!”

此言一出,纪纤纤再也忍不住,姿势艰难地跪了下去,另一侧二爷魏昳同时如此,夫妻俩异口同声地道:“父王息怒,都怪儿子(媳)没教好二郎。”

燕王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轻飘飘地道:“养不教,父之过,你们先带二郎下去吧,中秋前都别出来了。”

今日才七月初十,燕王这是直接禁了二房一个多月的足。

魏昳却不敢露出半分不满,再次叩首认错后,便来牵住二郎,背对燕王冷冷看眼纪纤纤,打头走了。

二房一家往外走,四爷、五爷以及两位尚未出阁的姑娘终于到了,四人虽然不懂发生了什么,却知道此时不该胡乱说话,为迟到赔礼后分别站到了男女两侧。

燕王似乎忘了刚刚的不快,问起魏旸、魏曕兄弟俩行囊车马都收拾好了没有。

兄弟俩一一作答。

燕王交待了一些,离开前让儿子们分别去各自的母亲那里请安道别,然后再出发。

燕王走后,侧殿里的气氛终于轻松下来。

“大哥,二哥二嫂触怒父王了?”四爷魏昡问道,少年郎才十五岁,心直口快。

二爷的胞妹魏杉也担心地看向长兄。

魏旸没有回答,只交待弟弟妹妹们勤读书练武,休要偷懒懈怠。

“好了,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去,等会儿也不用送我们。”

打发了年少的弟弟妹妹,魏旸、魏曕分别带领家眷朝西六所走去,因是同路,自然同行。

这一路大家仍然只聊家常,仿佛都将侧殿里发生的事抛到了脑后。

到了西六所,离所门最近的便是徐王妃的住处。

徐王妃是燕王所有子女的嫡母,魏曕、殷蕙也先去给徐王妃请安,徐王妃笑容慈爱地关心两句,便让他们离开了。

魏曕的生母温夫人,住在静好堂。

前往静好堂的路上,殷蕙朝魏曕那边瞥了几眼。

侧殿里的风波,说起来算是纪纤纤咎由自取,然则如果她逆来顺受,默默忍了纪纤纤的奚落,而不是故意设套诱导纪纤纤大肆夸赞京城,就不会发生后面那些事了。

不过,她诱导纪纤纤的目的,只是想说出她喜欢平城的话,并不羡慕,二郎哭闹完全是意料之外。

如今公爹只惩罚了二房,可她与三郎也卷入了其中,会不会给魏曕添麻烦?

夫妻一体,她只是不想再拿热脸贴魏曕的冷屁股,不想再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可没想给魏曕惹麻烦,坏了一家人的前程。

就要到静好堂了,殷蕙终于没忍住,让乳母抱着孩子稍等,她扯了扯魏曕的袖子。

魏曕朝她看来。

殷蕙往前走了几步,与乳母拉开距离。

魏曕面无表情地来到她身边。

殷蕙难掩忐忑地看着他:“三爷,今早的事,会不会让大哥大嫂记咱们一笔?”

三郎作为弟弟,揭发二郎撒谎,虽然替她省了事,魏旸、徐清婉未必高兴儿子出这个头,如大郎那般两不得罪才是最好。

大房夫妻当然不会责备亲儿子,只会将账算在她甚至魏曕的头上。

京城之行,在京城有贵戚且熟悉京城情况的大房夫妻俩,稍微给魏曕使个绊子,都可能让魏曕犯错,继而失宠于燕王。

魏曕在燕王府的地位,直接关系到她与儿子的处境。

魏曕看着她慌乱的眼,道:“大哥心胸宽广,大嫂也有雅量,应该不会计较,倒是二房那边,与咱们的梁子怕是结下了。”

殷蕙抿唇。

燕王府里形势复杂,她前世那般小心翼翼,也绝非无用之功,至少,她从未给魏曕添过什么乱。

魏曕的视线就落到了妻子的嘴唇上,粉嫩的唇瓣都快被抿得失了颜色。

“这是二哥二嫂心胸的问题,与你无关,你并未犯错,不必担心什么。”魏曕低声道。

难道他还要怕二哥二嫂不成?

他不怕,她也不必怕。

与其她在徐清婉或纪纤纤面前畏畏缩缩,他更希望她以后都能像今早这样,不卑不亢。

殷蕙诧异地看向魏曕,他竟然不怪她?

魏曕:“好了,去见夫人吧。”

他率先往前走去。

殷蕙只好压下心头的困惑,跟着他进了静好堂。

.

燕王有五位妻妾,其中当属魏曕的生母温夫人出身最低。

温夫人刚进燕王府的时候,家中只有一位农夫父亲,一个还未能考取功名的兄长,这种身份能入燕王的眼,全是她自己貌美动人的缘故,也使她成了燕王抵达封地后纳的第一个妾室。

原本温夫人是住在西六所仅次于徐王妃、李侧妃的院子玉琴轩的,后来郭侧妃进门,那可是燕地大将的女儿,温夫人就在徐王妃的安排下,让出玉琴轩,搬到了静好堂。

这些陈年旧事,也是殷蕙在燕王府待得时间久了,东拼西凑从小丫鬟们口中听到的消息。

不过温夫人性情温柔,从未在殷蕙面前表现出对这些俗事的在意,婆媳俩一个温顺本分一个谨小慎微,相处时从不谈及其他几房的事,只聊自家人的起居琐碎。

知道他们会来,温夫人已经在厅堂里等着了,尽管一身家常打扮,仍难掩其清丽之色。

美人有千种,温夫人与后来殷蕙见到的魏曕表妹温如月一样,都是那种人淡如菊的美,也许放在美人堆里并不起眼,但一旦目光落在她们身上,就会发现她们的五官非常耐看,好似夜晚的明月一般动人。

不得不说,温如月这个名字起得非常配她了。

看到温夫人,殷蕙难免就想到了表姑娘温如月,一时心头百般滋味。

温夫人的注意力都在儿子身上,她没去过京城,只知道京城住了一群达官贵人,儿子第一次去那种富贵地,温夫人担心儿子被人欺负。

做父母的,无论子女性格如何,永远都担心子女在外地会被人欺凌。

“叔夜,到了京城,你要事事听从世子爷的,需要外出时最好与世子爷寸步不离,若无事,你就待在下榻之处,莫要随意走动。”温夫人忧心忡忡地嘱咐道。

魏曕只是淡淡地应了,多余什么也没说。

殷蕙站在一旁,将温夫人的慈心与魏曕的冷漠全部看在眼里,依稀之间,她好像也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魏曕就是个冷心肠的,无论母亲妻子都得不到他的笑脸,或许,只有温如月见过吧。

殷蕙垂眸,静静等着母子俩叙别结束。

“时候不早,大哥还在等着,儿子先走了,您好好照顾身体。”

一盏茶的功夫后,魏曕道。

温夫人只好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对殷蕙道:“你去送送吧。”

殷蕙点头,又跟着魏曕离开了。

车马都安排在燕王府的西华门外,离西六所倒是近,出去不久就到了,殷蕙刚站稳,回头看看,就见大房一家四口也正带着随从朝这边走来。

她看向魏曕。

魏曕负手而立,注视着渐渐靠近的大房一家。

殷蕙想了想,提前请示道:“三爷不在的时候,我可否回娘家看看?早上去,下午就回来。”

上辈子,因为徐清婉、纪纤纤都是远嫁,从未回家省亲,殷蕙也一次都没提过这种要求。

魏曕看看她,道:“可以,记得请示王妃,且带上腰牌。”

虽然他的神色冷淡依旧,但确确实实是同意了她这个大胆的要求。

惊喜之下,殷蕙泄露了笑意出来。

魏曕见了,怕她高兴过头忘了规矩,又补充道:“逢年过节都可以回去走动,其他时候能免则免。”

原来逢年过节都可以的吗?

殷蕙已经非常满足了,忙道:“三爷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魏曕恍若未闻,径直朝走过来的魏旸夫妻点点头,视线无意般掠过三郎。

小家伙一副为即将出门雀跃的神态,眼周也毫无异样。

“不早了,咱们这就出发吧。”魏旸做主道。

魏曕颔首,对殷蕙道:“你们回去吧,不必再往外送了。”

殷蕙刚从他这里得了便利,下意识地道:“我们再在这里站会儿。”

此情此景,她这么一说,更像新婚燕尔舍不得丈夫远行的小媳妇了。

魏旸调侃地看向魏曕。

魏曕只是点点头,又交待乳母照顾好儿子,便往外走了。

出了燕王府内城的西华门,还有护城河拱桥前的西过门,再走一段,又有燕王府外城墙厚重的西外门。

王府重地,仅是进出内城,便要过三重门。

走出西外门的时候,魏曕回头看了眼。

隔着几丈的距离,他的妻子抱着稚子,遥遥地望过来,明亮的晨光将娘俩笼罩其中。

这也是第一次,他出远门时,有人专门跟过来,驻足相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