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16. 第16章

夜里降了一层霜,寒气袭来。

薛奕怀里的身子却滚烫如火。

衣袖滑落,一双玉臂伸出大髦挂上薛奕脖子,如雪的肌肤泛起粉红,连着玉颈染到面颊。

女子面色发红,眸子氤着水光。

宛若熟透的桃子。

“大人,热。”

横着声音软糯,尾音上扬染了几分情.欲。

云琅仿佛被酷暑中炙烤,她仰头,想去寻一丝冰凉缓解。

如火的唇瓣触到他喉间。

瞳仁一缩,薛奕脚步一凝,抱住她的手臂不由用力。

要命了!

“狗东西,他娘的给下了多少东西!”

薛奕一声低骂,偏头。

红唇落了空。

他腾出一手将大髦往上扯了扯,盖住她眼睛。

“忍着,不准再乱动!”薛奕咬着牙隐忍,一字一顿说道。

张灯结彩的长街上,薛奕抱着怀里的人脚步虚度,走得飞快。

眉间阴寒,眼眸似火,周身散着一股生人勿近的低沉气压。

女子唇角溢出嘤咛,一手揽着他脖子,一手缩回大髦。

指尖拨开他衣襟,触及坚实的胸膛。

辗转流连。

薛奕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晚上又喝了点酒,哪受得这般撩拨。

以前在军营中,有几位想讨好他的下属往他营帐中送人。

那些个女子衣衫单薄,涂脂抹粉,身子跟水蛇一样扭来扭去,他见了就觉恶心。

二话不说把人赶了了出去。

而今怀里的人并未花枝招展,也没在他面前扭动腰肢,展露身姿。

偏他心乱,心痒,心潮澎湃。

滚烫的手指从他胸膛,渐渐攀上。

指腹抵着他喉结。

指尖轻挠。

要命了简直!

托着她身子,薛奕气息变快,低声闷哼。

将军府安排了下人除夕守岁,府中小厮还以为今晚薛奕会在薛府留宿,没想到他早早就回来了。

小厮见他怀里好像抱了个美人,大吃一惊。

虽大髦掩了美人容颜,但小厮凭挂在薛奕身上那纤细的手臂,猜到定是个倾国姿色。

“大人……”小厮迎了过去。

“滚!”

薛奕额角淌着细汗,大步流星往内院走去。

脚下生风,衣摆飘扬。

府上所有人皆不敢在上前。

*

“大人,求你。”

云琅咬破嘴唇,亮晶晶的唇瓣染上血珠。

理智逐渐坍塌。

身体最原始的情愫绽露无疑。

她细软无力哀求着。

本是打算先将人送回屋子再去找大夫的薛奕停了步子。

“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薛奕嗓音沙哑,已经到了极致。

视线挪下,掩藏在臂弯下的小脸满是红霞。

无声的回应。

许是方才薛奕动了动,一股寒气冲散臂弯处的热气,云琅微微仰头,去寻那一丝凉意。

玉颈白皙纤细,几点粉红惹人注目。

啧。

哪是小白兔,分明就是成了精的小狐狸。

脚尖一旋,薛奕转道回了寝屋。

===

“哐当”一声,房门被合上。

薛奕将人抵在门后。

“云琅,看清楚,我是谁!”

粗粝的手掌扳过她下巴,薛奕迫使她看着自己。

已经迷离不清的杏仁中只能是他的模样。

云琅又痛又难受,回他的仅是一声低婉的嘤咛。

“不说?那爷走了。”

薛奕笑着松手,话音刚落她纤细的手指握住他手腕。

“嗯?”薛奕低沉着嗓音,挑眉。

感受到他似要扔下她不管,云琅慌了,“是大人!”

薛奕目光缱绻,停在她咬破的红唇上。

唇凑到她嘴边,迟迟没有动作。

“名字。”他道。

“薛、薛奕。”云琅难受地仰头。

脸颊粘了湿发,水光染眸,妩媚妖娆。

听到她唤了他名字,薛奕满意地笑了笑,不再继续刁难。

嘤咛,吞回肚子里。

云琅迷迷糊糊,赤脚踩在男子脚背上。

红裙落地。

纤细白皙的脚踝绑了一根红绳,掩藏在红裙下。

狂风骤雨,若非意尽,终难将歇。

不知不觉,那绑着红绳的右脚,踩到了薛奕肩头。

新年伊始,爆竹声声不歇。

===

清晨。

云琅是被爆竹声吵醒的。

一睁眼,便见薛奕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

云琅醒了神,被吓醒的。

昨夜,她随薛奕回了薛府,春芹找她叙旧,她去了。

屋子里,春芹给她倒了一杯茶水,拉着她问起了近日状况。

她喝了茶水,很快便感觉身子燥热难受。

春芹走了,进屋的人换成了薛晟。

他轻薄她,解了她丝绦。

明明很厌恶薛晟,可身体凭空生出一股难以控制的情愫。

幸好,薛奕救了她,抱她出了龙潭虎穴。

回想昨晚在这屋子的点滴,云琅羞臊,难以启齿。

她怎么能……

怎么能轻薄大人呢。

见薛奕还没醒,云琅忍着酸痛的身子掀开被子一角准备逃走。

她屏气,已经很小心很小心了,可刚有了动作,手腕被人攥住了。

“去哪?”

薛奕睁眼望着她,嗓音不似往日的生冷,带着几分未睡醒的沉闷。

“我、我,我出去干活。”

被逮个正着,云琅惊慌失措,指尖捻着被子一角,支支吾吾回他。

“再睡了一会儿。”

薛奕睡意朦胧,从被子里伸手,将她脑袋往回按了按,重新塞回被窝。

睡?

云琅哪有心思睡觉。

心砰砰砰,快跳到了嗓子眼。

昨晚发生了那事,他怎么还能这般坦然!

“往里靠,冷。”

头顶传来慵懒的声音。

云琅仰头,只见薛奕闭着眼睛,呼吸绵长。

话说出去好一会儿了,方才因云琅欲起床扯出的间隙还空着。

薛奕不由蹙了眉头。

他右臂本就揽着她细腰,此时轻轻一拢。

被衿中的空隙骤然填满。

雪脯抵着他胸膛。

云琅面红耳赤,被窝里的小手无从安放,忽得不小心碰到一处,只听男子闷哼一声,吓得她忙收了回来。

薛奕神色缓了缓,下颌抵在她头上,鼻尖一嗅。

满是女儿家的香甜。

啧。

到底是水做的,还是糖做的?

就在薛奕闭眼思考这个问题时,身下的人有了意见。

“大人,我想起来。”云琅枕在他胸膛,声音软糯细小。

“可我不想。”薛奕闭眼,唇角上扬,“昨夜我没睡,困。”

“我不也没睡。”云琅指尖扣着被子反驳,声音细若蚊蝇。

言外之意——

你困干我何事?我想起来。

薛奕没了下文,按在她细腰上的手掌紧了紧。

呼吸绵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