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医院一游

下午三点整,孟庭湘低头看看手表,抬头就看到了急急跑过来的姜汜。

他打着把黑色太阳伞,白色休闲短袖设计简单却颇显身材,行动间甚至能露出劲瘦的腰线。领口旁斜斜开出一道拉链装饰,露出显眼的锁骨,更深处的皮肤上依稀有着什么纹样。

九分牛仔裤露出一小截脚踝,白色的运动鞋也是新的,初看不起眼,却很符合姜汜的气质。他甚至剪了头发,整个人都透着勃勃生气。

“哟。”孟庭湘抬抬手,打量了几眼姜汜,奇道,“你这是……去洗劫精品店了吗?品味可以啊,我差点都没敢认。”

以孟庭湘的眼力,很快就认出来了这身衣服的牌子:不算昂贵,属于比较舒适的名牌。

真的挺适合姜汜的,不过,应该不是姜汜自己选的。

孟庭湘觉得,他舍友姜汜应该是那种,即使是有了几百万,也会存在银行里让他发霉,自己在网上随便买几件衣服的人——

当然,这并不是贬义,仅仅是以他对姜汜的了解来说,姜汜应该是那种根本不关注自己形象的人。

姜汜有些羞涩的挠挠头:“嗯……就是来的路上顺便去买了套衣服。”

“没这么简单吧。”孟庭湘的八卦劲上来了,他围着姜汜绕了两圈,得出了结论,“你看起来就跟刚和别人约会完,就赶着来见我一样!”

“你这是什么形容啊?”姜汜囧了。

“瞒不过本少爷的法眼的,快快从实招来。”孟庭湘熟络的搭上姜汜的肩膀,嘿嘿笑道。

“好吧,您火眼金睛。”姜汜收起司先生的折叠伞,“就是一位长辈。”

“没了?”

“没了啊。”

两人勾肩搭背的走进医院。

“你说这个长辈,是人类吗?”孟庭湘沉吟片刻,突然问道。

“怎么不……呃,好像还真不是。”毕竟,鬼不能算人。

姜汜自己确实想不到去换个新形象,这显然是司先生突发奇想的结果。

离开游乐园,又去买完电脑,已经是中午。因为不方便直接拿走,姜汜就留下地址,约了送货上门。

之后去吃午饭的时候,周围有不少精品店。司安本人没出来,远程指挥他去干什么干什么,就把姜汜拾掇成现在这样了。

完了他还感慨了句:不错,雯雯你终于有个人样子了。

姜汜今天上午有被司先生攻略到,所以下午的时候,乖乖指哪打哪(其实平时也差不多),配合他换了身形象。

要不是时间不够,司安甚至想按着姜汜染个头发。

就,先生的眼光,确实香。

因为计划外的这一出,玉石也没买成,来赴约还是卡点赶到的。

“那你这长辈,还真是……”孟庭湘考虑到说不定对方能听到他说话,顿时谨慎起来,“真是品味不俗。”

涉及司先生,姜汜只是笑了笑,没搭腔。

孟庭湘也不深究,笑着说道:“对了,你猜我上午在这附近看到谁了?”

他俩也没几个共同的熟人吧。

姜汜随便猜了猜:“牟佩?蔺遥?导员?等等……姜渭?”

看孟庭湘的表情,他猜对了。

“姜渭就姜渭吧。”姜汜摇摇头,“燕城就这么大,遇上也挺正常的。”

“他看起来可不像是出来玩的。”孟庭湘说,“表情挺严肃的,我遇到他的时候可是在医院附近。”

姜汜下意识皱眉。

“舅舅舅妈有什么事的话,他应该会告诉我。周一再看看吧。”

要是姜渭不说……姜汜想,他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也好,啊,到了。”

孟庭湘熟络的推开了一间病房的房门。

姜汜还以为他们这种家庭的人都会住那些传说中的单人特殊病房,进来以后才发现自己想多了。

普普通通的大病房,不同的床位用帘幕隔开,充斥着消毒水味。

“陈妈妈,我带人来看你了。”孟庭湘拐着姜汜,走进了里面的一张病床前。

病床上躺着的个身材高大的青年。他身穿病号服,病床摇起一半,吊起了一条腿,正神色严肃的打游戏。

陈晗长了张很硬气的脸。

浓眉,大眼睛,薄嘴唇,没什么表情。胡子刮的很干净,剃着平头,站起来估计比姜汜他俩高一头。

这哪里像鸡妈妈,这更像是街头老大哥好吧。

“别吵,打游戏呢。”陈晗很严肃的双手举着手机操作,声音听着有点沙哑,眼神都没有移开半点。

“还打你那贪吃蛇呢?”孟庭湘翻了个白眼,“青铜三输了就输了,你爸爸来了你都不迎接的?”

“别胡说,白银一了!”陈晗震怒,“儿子好好等着爸爸发挥!”

孟庭湘松开姜汜,对他耸耸肩,拉出两个凳子,和他一起坐在床边了。

姜汜摘下背包,里面装着玩偶们。他低头挑选玩偶,顺便偷偷跟司安连线:【先生,您还能出来看一眼吗?】

【闭眼。】司安简单的说。

姜汜照做。

视线被黑暗笼罩,另一双眼睛同时睁开。

姜汜又看到了那种1080p+的世界。他害怕脑子被撑爆,不敢乱看,就盯着陈晗和孟庭湘。

陈晗身上也有那种残余的黑气。比起之前在孟庭湘身上看到的还要稀薄的多。而孟庭湘身上,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只给他看了一眼,画面就暗了下去。

【睁眼吧。】

姜汜睁开眼睛,从包里拿出来两个玩偶:【先生,这种晦气,其他病人身上也会有吗?】

【并无。至今为止,我只在他二人身上见过。】司安补了一句,【毕竟我来人间不久,也不常以此种方式观察人间。】

司安并不是用了“观气”类玄术,这只是单纯他身为鬼王看的比较清楚而已。

观气类玄术属于卜门玄术,可以看清一个人的运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气,根据运势情况而不同。

而孟庭湘和陈晗身上这种晦气,明显是外来物,并不是自己的“气”,才能被这么“看”出来。

【有点问题啊……】姜汜严肃起来。

莫非之前孟庭湘他们经历那场车祸,真的有玄门在背后搞鬼?

“啊,死了。”陈晗突然出声,打断了姜汜的思绪。

“死得好啊。”孟庭湘不客气道,“青铜三还那么上瘾,快别打了,看,这是姜汜,新舍友。”

陈晗放下手机,好像这才发现来的是个陌生人。他顿时正经起来,对姜汜伸出手:“你好,我是陈晗,请多指教。”

“我是姜汜。”姜汜握了握他的手,“突然就这么来了,不好意思。”

“肯定是二香让你来的。”陈晗了然,非常认真的说,“二香很会惹麻烦,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吧。”

“陈晗!”孟庭湘恼羞成怒,抽出个枕头就糊在了他脸上,“你再叫我二香试试!我怎么就惹麻烦了!”

陈晗淡定的撕下枕头:“二香。”

“你这人,我好心带人来看你,你就这样。”孟庭湘没好气的说,“我告诉你,我现在可不是宿舍最能惹事的那个。是吧,姜汜?”

姜汜只好应道:“是啊,二少爷特别可靠。”

陈晗闻言很是感动:“二香,你长大了,爸爸很欣……”

话还没说完,又被面无表情的孟庭湘一枕头糊上去了。

“不闹了。”陈晗又一次淡定的撕下枕头,“谢谢你们来看我,我恢复的还挺好,等石膏拆了就能去学校了。”

他和孟庭湘从小长大,关系匪浅,这句谢谢显然是给姜汜说的。

姜汜不太会应付这种场面,只好抱着两个玩偶点头。

“这是什么?”孟庭湘注意到了姜汜怀里的玩偶,顺手拿过一个,“还挺可爱的。”

两个玩偶,形象出自之前很火的弹射类游戏。孟庭湘拿走的是只自恋的小蓝鸟,剩下一只红色的愤怒鸟玩偶。

“礼物,那个是给你的。”姜汜把红鸟玩偶放到了陈晗摆着水果的床头柜上,“上午抓到的。”

“牛。”孟庭湘还真挺喜欢的,干脆就放在怀里捏着玩了,“来就来了,还这么客气,我替儿子谢谢你。”

“爸爸也谢谢你。”陈晗闻言道。

孟庭湘震惊了:“你怎么一见面就想当人家爹!你下贱!”

“没有啊。”陈晗自然的说,“你是儿子,我是爸爸。你作为儿子答谢了,我作为父亲自然也要跟上。”

姜汜叹为观止。

不愧是孟二少爷的发小,陈晗看着明明是个正经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几个人聊了一会儿,主要是孟庭湘在说,陈晗当捧哏,姜汜安静的听着。下午时间,病房甚至放着电视,也不用担心打扰到别人。

聊着聊着,隔壁突然传来一个有些困倦的女声:“嗯?香香来啦?”

孟庭湘一愣,伸手掀开了帘子:“沈哥?你从特护出来了?”

“啊,我忘了说了。”陈晗恍然大悟,不过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我说怎么感觉忘了什么。沈哥前天就搬出来了,恢复的也挺好。”

姜汜转头看去,隔壁病床上躺了个少女,正在费劲的把上身撑起来,试图靠到床头上。

少女穿着病号服,看起来有些偏瘦,绷带包裹住头顶,还裹住了一只眼睛,看不出完整的样貌。

“好消息就瞒着我是吧?我扶你。”孟庭湘起身。

“不用,让我自己来。”沈红摇摇头。

“沈青呢?就放你自己在这儿?”孟庭湘有些不满。

“忙去了,我让他们回去的。”沈红靠坐好,不在意的笑笑,“这不是还有陈妈妈吗?”

“陈妈妈自己都半残了。”孟庭湘没好气的道,“放你俩病号在这里,谁也帮不上谁,大眼瞪小眼,哪个天才出的主意?”

“还能是谁,沈青安排的呗。”身后的陈晗道。

“就知道他不靠谱,我回头找算他。”孟庭湘很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

“挺好的,反正有护士。陈妈妈能跟我说说话够了。”沈红不在意的说,“这位是?不给我介绍介绍?”

“啊,我是姜汜,孟庭湘的新舍友。”姜汜赶紧说。

“兼朋友。”孟庭湘补了一句。

沈红笑了起来:“难得哦。我是沈红,刚刚他们说的沈青是我大哥。很高兴认识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