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诸伏景光的眸色愈发深沉,他不确定乌丸有希的话语是什么意思,以诸伏警官的身份留在他身边……一瞬间,他以为少年是打算放他自由,或者把选择权交到了自己的手里。

但这不可能,和乌丸有希相处的时间也许并没有太久,但是以他对乌丸有希,姑且可以称的上一句了解来说,他并不认为乌丸有希会主动放他离开这里。诸伏景光注视着趴在自己怀里的少年,有点叹息地开口:“你想让我怎么回答呢,有希?”

乌丸有希用手指勾住了男人的耳垂,像是猫咪碰触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一样,用自己的指尖不断挑拨,直到那里变成了红色被忍无可忍的男人拽住了手腕。

“你很喜欢警察吗?”被拽住手腕的少年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而是垂下眼反问诸伏景光。从诸伏景光的角度,有希浓密的睫毛在眼下透出一点阴影,看不清少年眼底的神色,一时间,诸伏景光觉得自己喉咙有点干涩。

警察。诸伏景光在心里念了一遍这个词语。其实他和zero之间,一直更加坚定的要成为警察的那个人是他。童年的原因让他对于抓住那个凶手格外执着,再加上对优秀又强大兄长的孺慕都在推动他选择警察这个职业。而且,他很喜欢,也发自内心尊重警察这种可以保护他人,维护这个社会稳定的职业。

但是有希呢?诸伏景光不知道自己的答案会不会伤害到少年。对于乌丸有希来说,警察从来没有履行过应尽的职责,有希是被从光明拽到黑暗里的孩子,警察没有在他需要的时候提供过保护,而身为警察的自己,又在对方伸出手尝试拽住他衣角的时候,掰开了那双手。

但他不想再对有希说谎了,而且,他也没有办法在这个问题上欺骗乌丸有希,对方在问他的时候,其实内心已经有了答案。

“是的,这是我一生的追求。”

有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产生什么情绪上的变化,只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有希露出了一个笑容,就着对方握着自己手腕的动作,将对方的手拉高到自己脸颊附近,在对方迟疑要松开手的时候反手握住对方的手掌贴上了自己的脸颊。

“我不喜欢警察,但我其实也不讨厌他们。”有希看着那双隐隐可以窥见愧疚的蓝色眼瞳,声音轻快。“我大概猜到你在想什么,苏格兰。无非就是警察没能保护那个曾经无害弱小的我——”

有希在说到这里的时候轻轻笑了一声,“我家里情况的确很复杂,我的父亲是组织的叛徒,带着向往光明的母亲逃离了外祖父,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请求过警方的保护,因为即使是母亲,手上依旧沾染过鲜血。”

这世间的一切都是有代价的,警察保护平民,保护的是不违纪违法的良民,而父亲那种等级,是会被击毙的类型,唔,日本没有死刑的话,那大概就是无期徒刑了。

父母想追求自由,想给自己一个美满的童年,所以不愿接受警方的保护和法律的制裁,而最后还是被组织所吞没。在这个事情上很公平,警方没有任何错处,他也从来没有怨恨过警察,他憎恨的从始至终只有乌丸莲耶和那些参与过这个计划的人。

听懂了有希的未尽之意,诸伏景光徒劳的张张嘴,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比起失望或者憎恶,从来没有过期待……更让人难受。

“……所有人的生命都值得被尊重,即使是罪犯,也应交由法律审判。”

有希握住贴在他脸颊上的手掌骤然收紧,那双水蓝色的双眼突然变得锐利,“那你觉得乌丸莲耶,朗姆这些人都应该被保护吗?如果我要杀了他们,你会阻止我吗?”

诸伏景光叹了口气,自己手掌两面传来的都是冰冷的温度,有希的身体状况其实并不好,他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体试验会在组织的继承人身上实验,又留下了各种后遗症。唯一一点可以确认的就是,乌丸有希的过去绝不美好。

诸伏景光想起了乌丸有希最开始的问题,没有避开或者委婉一点的意思,既然有希在问他想不想恢复警察的身份,他的答案永远都只有那一个,但是,他希望乌丸有希真的明白着其中的差别。

“苏格兰不会,但诸伏景光会。”

青年温和但坚定的语气让有希的笑容一点点低了下去,他自认已经对诸伏景光已经足够忍让了,但为什么对方就不能对他退让一点点?

但这大概就是白与黑之间的本质区别了,乌丸有希眼里一点无伤大雅的“退让”,却是诸伏景光的原则性问题,在抛去苏格兰这个卧底身份以后,任何私刑都是绝对不可以被允许的。

诸伏景光可以感受到少年的眼神一点点变得晦暗,诸伏景光有点无奈,他知道有希绝对会因为这个回答生气,但他又有点失笑,明明掌握了所有主动权的是对方,却还是把自己气成了这个样子。

青年另一只手将脸色难看的有希往自己怀里带了一下,有点猝不及防的有希眼睛一时间瞪圆了一点。诸伏景光的下颚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本来在他脸颊上的手移到了他的头顶。

“是我不好,不要生气了,有希。”

乌丸有希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像是泄了气一样,明明他能猜到,也知道诸伏景光每一个问题大概会给出他怎么样的回答,他却还是忍不住去问。

哪怕得到的答案会让他生气,这算什么,自虐吗?还是……在给自己找一个不要后悔的理由。

“那就试试吧,”有点发闷的声音,有希的声音从他胸口传来,诸伏景光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有希是什么意思,就听到少年借着开口,“看看警察先生能不能成功阻止我杀了朗姆?”

抱着少年的手,骤然收紧。

虽说已经做好了决定,但作为一点点小报复,乌丸有希倒是不急着和官方谈判了。脑子清醒了以后,有希给星野美智子发了短讯,让对方用己方的技术像是炫耀一样“勾”住那群官员,但是对于对方的条件态度暧昧就可以了。

现下,更重要的是另一件事。

库拉索和莱伊究竟谁才是那个和FBI勾结的人。

要查明这件事对于乌丸有希来讲并不算难,只需要攻破FBI的防火网,里面一定会有那个叛徒最新传回去的资料,想必上面也会有汇报人的讯息。但是刚被警方送上这么一份大礼的乌丸有希不太想这么干脆利落地解决叛徒,既然对方敢把爪子伸进来,就要有整个人被拽进来任人宰割的准备。

他要让FBI,和其他组织得到一点教训,他的组织,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碰触的。

【明天下午三点出发,地点美国岛。】

分别发送给了莱伊、库拉索,乌丸有希的指尖在屏幕上滑动了一下,从横滨那边传来的汇报,波本任务完成的相当漂亮,将对组织有异心的成员也处理了一批,打压了其他敌对势力,还成功在警方安插了组织的眼线。

这样的行为得到了其他干部的认同,作为苏格兰暴露前,和苏格兰关系最为密切的人员之一,暂且洗清了嫌疑,就连琴酒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从横滨回来以后,来美国岛,不要告诉任何人,到时候会有人去接你。】

这个接应的人,乌丸有希犹豫了一下,还是敲定了琴酒,既然琴酒一直不放心他身边的人,姑且就让琴酒再去试探波本一次。组织处理叛徒这里,一直是琴酒在负责,如果这次波本依旧没有问题,在莱伊大概率会是那个叛徒的情况下,波本应该就可以放心使用了。

先回复的人的库拉索,女人没有任何多余的疑问,简单地回复了一句收到就没有再和乌丸有希联络。倒是现在被乌丸有希怀疑的莱伊,给有希发来了讯息。

【美国岛,那里听说又被叫做人鱼岛?这可以看作是一个约会吗?】

乌丸有希微微眯起眼睛,想试探出去那里的目的?倒不是不可以,毕竟,这次的行动本来就是为了“钓鱼”而一时兴起。指尖在屏幕上飞快滑动,有希心情颇好的用同样暧昧的话语回复了男人。

【当然,如果莱伊不介意三人约会的话。不过,以莱伊你的能力,三个人也完全没有问题不是吗?人鱼与长生,我相信无论是作为游玩还是研究,都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不是吗?】

【我的表现一定不会让您失望,BOSS,当然,也是从各个意义上。】

嗤,莱伊比之前要更加大胆的多,是因为当时自己对男人的态度一时间出现了松动还是因为诸伏景光呢?发现他真的和诸伏景光做了以后,决定投他所好?

想的这么简单可是会吃亏的啊,莱伊。

有希将手机放到了一边,诸伏景光被他安排在了自己隔壁的卧室,现在他一个人对着月色,阳台上还站着几只鸽子,其中一只通体纯白在月下格外显眼,在少年走到窗边以后,振翅飞向了夜空。

乌丸有希打开窗户,风从外面吹进来撩动了少年的长发,有希的眼睛在月色下呈现出了一种晶莹剔透的美感,少年望着白鸽在空中飞翔的姿态,即使再警惕自己,也只能在他圈养的范围里飞翔。有希嘴角勾起一个笑容,他是真的很期待,你在人鱼岛的表现,莱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