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又是一年春来临,上元佳节,街上热闹非凡,连远离尘世的金鞭溪也想沾染下节日的喜气,到处挂满了大红灯笼。

节日一向是小孩子酷爱,棠梨刚放下碗筷,便迫不及待跳下凳子拽着黑小虎的衣袖往外走,“爹,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看花灯了!”

黑小虎看向外面天色,西边天际晚霞漫天,东边的夜空刚有点黑夜的迹象。

他不缓不急,低眉冲棠梨说道,“还早着呢。”

岁月没在他脸上添痕迹,倒叫他性子沉稳不少,他抬手把棠梨因大幅度动作而落下的碎发掖在耳后,“你老实些。”

“啊,可等我们过去,那不恰好天黑了吗!”

棠梨仰头,一脸恳求,眉尾眼梢间又带了一丝对要看花灯的期待。

“你爹和你娘,断然不会让你在路上耽搁时辰的!”

黑小虎一口驳回棠梨的想法,棠梨十分不愿,她登时环胸拉下脸,气冲冲背过身去。

人小鬼大果然没形容错,黑小虎暗道好笑,拽着棠梨回身,边把她手臂放下边问,“你这跟谁学的?”

棠梨抿嘴,唇角死死按下,没好气道,“跟爹你啊,”说完,她又做了遍动作,示意黑小虎,“你看,你经常这样!”

“是嘛,”黑小虎摇摆手腕,同样做给棠梨看,“你说我经常做这个动作?”

“啊……”父亲的暗示,棠梨怎能看不明白,她立刻伏低做小,扒紧黑小虎的腿哀嚎,“爹,你又想打我,我错了。”

“你可真是调皮啊。”

凝视着惯会看眼色的女儿,黑小虎不禁感慨,她武功剑法样样不通,这个学的倒是快。

联想到七剑里唯有前三剑和旋风剑主身前有子,那两家偏偏都生的儿子,因此管教十分严格,小小年纪就已经颇有其父的风采。

原本黑小虎还不屑一顾,整天嚷嚷着女儿要娇养,结果养成了眼前这个只会偷奸打滑,成天卖萌,还时不时惹出霍乱的……呃,女儿。

他瞬间有点不淡定了,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哪怕他再看不上虹猫和达达,他也得承认,他们的孩子的确教育的好。

于是就听他这样问道,“你除了长得像我,还有哪点像我?”

“娘说,我还遗传了爹爹你武功奇才的天赋!”

“那是你娘怕打击你的信心……”

“怎会!”棠梨不服气,说什么也要打个把式给父亲看,于是她就近挑了那把她刚坐过的凳子,小小的手掌微微翻动,送出一股不小的气流,凳子应声而碎。

“爹,你看,”棠梨沾沾自喜,“我没用多大的力,它就碎了!”

“棠梨……”

此话一落,一阵不详的预感从心底传来,棠梨心里头打鼓,缓缓转头看向厨房的方向,只见莎丽正黑着脸走过来。

“啊,爹!”她立马跟黑小虎求救,一双手死死扒住父亲的衣角。

黑小虎乐得看女儿挨揍,但他见棠梨吓得双腿夹着他的身子直往上爬,自己还是不忍心,于是抱起女儿,让她坐在自己的肩上。

“诶,”棠梨一个没坐稳,差点仰头摔下去,莎丽这会儿顾不得再揍她,她连忙惊呼一声,“小心!”

却见黑小虎稳稳接住,又把她扛回肩头。

无论自己如何乱动,父亲总有本事接住她,原本还有些害怕的心绪,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棠梨兴奋地攥紧黑小虎的手,低头道,“爹,这下我们可以走了吧?”

“走喽!”

莎丽见状,只好不情不愿跟在后面,并时不时地叮嘱前头闹作一团的父女俩,“你们俩慢一点儿。”

然而当听到棠梨愉悦的笑声,她依旧惬意的笑了一声,慢慢加快脚步,一点点拉近与前面人的距离。

城门大敞,人流涌动,接近城中,黑小虎放下棠梨,由抗改抱,另只手牵紧莎丽,生怕一家三口被人群挤散。

城内各式各样的花灯,琳琅满目,小摊贩们分别挂出看家灯笼,扯着喉咙放声叫卖。

棠梨看花了眼,一会儿指着这侧,一会儿指着另边,最后,她选了一个兔儿灯来到一处猜灯谜的摊子前。

看摊子的是个白胡子老者,他低头摆弄着灯笼,嘴里招呼道,“客官看灯谜啊,谜底需要……”

他刚一抬头,看到黑小虎跟莎丽,乐得喜笑颜开,“诶呦,原来是魔教少主跟紫云剑主。”

莎丽见到熟人,眼里含笑,冲他微微颔首。

“老头儿?”倒是黑小虎不知怎的,右眼皮顿时乱跳,“你不看你的医馆,跑来卖花灯了?”

这老头儿听完,眯起眼,褶皱横生,“嘿嘿,老朽我也跟着过来沾沾喜气。”

说完,他指着摊子上的花灯,“既然都是熟人碰面,老朽我送你们一盏。”

棠梨听父亲的口气,父母和眼前的摊主是旧相识,于是她甜甜道,“谢谢爷爷!”

“诶呦,不谢,不谢!”老朽听到棠梨的声音,一颗心都快化了,白眉上扬,胡子一颤一颤,抬手摸上她的小脸儿逗弄她,“小姑娘喜欢哪个,爷爷送给你。”

莎丽在一边,也不作声,任由棠梨去挑自己喜欢的,就在这时,她左肩头一沉,有人拍了拍她,莎丽扭头一看。

一蓝一白一家四口,站在她身后。

“蓝兔!”

她惊喜回身,像个未出阁的少女一般,欢喜握住蓝兔的手,“你们怎么过来了?”

玉蟾宫离这里可有些距离。

蓝兔笑而不语,倒是虹猫,指着身后道,“不光我们,还有跳跳大奔他们呢。”

七侠携家带口全都聚齐,黑小虎余光扫过,心里冷哼道,“果然遇到这老头儿就没好事。”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黑小虎放下棠梨,不知怎的就跟虹猫碰上眼。

他眼底一片郁色,仿佛在说,“你敢和我比试一番吗?”

哼,虽已经为人父,但白衣少侠依旧风度翩翩,他见状唇角露出嘲讽,“就知道你不肯甘心平凡过一世。”

“废话真多,比还是不比。”

“你才是废话多!”

各自撂下狠话,二人自发跃向屋顶,一黑一白在夜空下,互相追逐,快如闪电。

此时坐在另一边屋顶上的两人,悠闲地碰了酒杯,只听其中一人道,“你说他俩谁会赢?”

另一个人听完,从背后揪出一只鸡腿,“谁赢都不要紧,别受伤找我来治就行!”

莎丽好不容易和蓝兔有闲逛的机会,她放心地把棠梨跟蓝兔家的两个孩子交给大奔和达达夫妇看管,她二人携手逛街去了。

对于七剑之首和魔教少主的约架,蓝兔和莎丽放出的态度出奇一致——不管。

莎丽更狠,“打去吧,打死也没人管。”

而棠梨看到父亲十分帅气的和虹叔叔打的有来有回,她高举手上父亲替她选下的灯谜,不知是在劝还是在火上浇油,“爹,谜底我猜出来啦,是不应有恨!爹,你别打啦!”

“闭嘴!”

“哦,”被怒呛回来,棠梨撇撇嘴,继续扒开手里的糖果,随着脸上糊住的碎发一起送到嘴里。

小孩子见面,总是有话聊,尤其是碰上了棠梨这个大嘴巴,不过一会儿,就把父母在金鞭溪的糗事说给众人听,直把大奔乐得弯下腰。

“你们说我爹是不是有毛病,他跟我娘相遇的那棵树,非要移植回来,弄得我秋千都荡不好!”

“我说我遗传了我爹的武学天赋,他骂我不知羞,脸皮厚。”

“我娘总愿意揍我,我爹说,我活该被揍。”

“哼,”说到这儿,棠梨又抱臂蹙眉,活像是缩小版的魔教少主,然后她挨个问向其他的几个孩子,“你们父母揍你们吗?”

众人纷纷摇头。

棠梨看后,更加气愤,低声嘀咕道,“我为什么总是挨揍,真倒霉!”

达夫人听到棠梨的抱怨,她温柔地摸着棠梨的小脑袋,刚想出口安慰,却见眼前一阵黑风吹过,她手掌本该抚向的位置,倏然一空。

棠梨不见了!

意识到这个事实,达夫人心中一紧,她连忙去唤前方不远处的达达和大奔,口中紧涩,“夫君!棠梨被人抓走了!”

而遥远的天际,此时传来一声凄凉的呼喊,“爹,娘,救我!”

自己的孩子,声音自己最清楚,莎丽跟黑小虎在其余人还在为眼前突来的意外愣神之际,他们已经飞身前去追赶。

七剑反应过来后,也纷纷踏着轻功飞向夜空,达达只跟达夫人简单交代句,“看好几个孩子”,说完,和大奔一起飞跃人群。

脚下人流攒动,他们看头顶接二连三有人飞过,还当是哪个有钱的戏班子请来的杂耍高手。

“诶呦,这几位看家本事,还真不错呢!”

“是的呀。”

一群看热闹的人中间,唯有一个妇人,满脸忧色,怔怔看着远方。

引着一群人来到城外树林,黑衣人反身抓着棠梨,立在一棵树上。

看到黑小虎和莎丽这么快追来,他揪着棠梨的领子,仔细打量她,接着他阴恻恻笑起来,“和你爹长得真像啊!”

然后,他拽下蒙面黑布,自己露出真面目,大笑着冲黑小虎道,“魔教少主,还认得我吗?”

黑小虎看那人脸上一道刀疤,横穿面庞,再露出一口黄牙,恐怖异常。

莎丽听他熟稔的口吻,接着转头问黑小虎,“他是谁?”

黑小虎缓缓摇头,当真不解,“不清楚。”

“哼,你魔教少主手上沾满无数鲜血,你当然不记得我是哪一个!”

看样子是黑小虎的老仇家,可罪不及儿女,莎丽抬手指着黑衣人怒喝,“把我女儿放下!”

“放下?”像是听到了极好笑的笑话,那人大笑,“放下她,我拿什么威胁魔教少主。”

棠梨在他手里,黑小虎愈发冷静,他抬眸横视,久远的上位者气势又重回到他身上,“你要什么?”

“爹,你别听他的!”

经过方才的一瞬间惊吓,棠梨渐渐回过神来,她啐了一口,骂道,“你敢抓我,我打死你。”

接着,手脚开始胡乱扑腾,试图要给黑衣人点儿厉害瞧瞧。

“哈哈哈哈哈,魔教少主,你女儿还挺有意思的,不如让我带回去,喂,狗,吃。”

眼瞅着棠梨做无谓挣扎,黑衣人余光看到远处的六剑愈来愈近,然后他的目光在黑小虎身边的莎丽上打转。

他豆眼微眯,脱口便肯定道,“你是七剑的紫云剑主。”

暂时搞不清黑衣人想做什么,莎丽拧眉怒视,闭口不答。

那人也不管其他,接着冷笑道,“你身为正门正派,嫁给一个魔教少主,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哼,我听说当年七剑被魔教追杀,可我看你们俩感情好的很呐,”他眼中精光一闪,脑海中一阵邪恶的念头随之而来。

“你们两个,不会在追杀途中,就互相生情了吧?”

“名门正派爱慕魔教少主,你可真叫我不耻,”黑衣人随即抬高棠梨,冷眼瞧她,“反正你跟魔教少主都能有子,不如……”

想来接下来的话太过难听又刺耳,那黑衣人羞辱的话特地用了武林人的入门功夫——密室传音,连身后赶来的六剑都听的一清二楚。

蓝兔闻言,大怒,她上前一步,指着黑小虎鼻子骂道,“黑小虎,他究竟是谁?”

而此时黑小虎早已双目赤红,怒发冲冠,他仅有的一丝冷静抬手制止住虹猫蓝兔他们,嘶哑着嗓音道,“用不着你们管!”

莎丽气的身子颤抖不止,她当即拔剑出鞘,喝骂一通,“拿命来!”

众人都被气愤所笼罩,没人发现,棠梨此时也是目光凌厉,眼中有着与年龄不符的阴狠。

她小小的手掌蓝色光团乍现,是和黑小虎一派的魔教功夫,她仿佛是无师自通,又像是被厉害人物附身一般。

她咬牙痛声咒骂,“你敢羞辱我娘,去死吧!”

蓝色光波霎时打向黑衣人面门,众人但听一声惨叫,棠梨领子上的力度一松,从树上掉了下来。

“啊……”

棠梨惊叫连连,虹猫眼疾手快,快速飞过去,然而令他惊奇的是,接近落地才被他救下的小人儿,这会儿毫发无损。

他暗暗称奇,难不成真跟莎丽说的那样,这孩子遗传了黑小虎的天赋?

那边落败的黑衣人被黑小虎拿剑大卸八块,莎丽忙走过来,从虹猫手中接过棠梨。

她又慌又急,忙着查看棠梨身上有无伤口,结果这小妮子半点儿没有怯态,反而在惊魂未定的七剑面前对黑小虎兴冲冲道,

“爹,这人是我打死的吗?”她兴奋地凌空翻起,做了一个经典的紫云剑法收剑招式,“哇,我可太酷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