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哥谭一直是手和会垂涎的一块肥肉。

哪怕这座城市的义警浓度比任何城市都高,同行竞争的内卷程度也远超出纽约的标准范畴,而哥谭犯罪的收入能让人忽略掉所有的风险——

哥谭湾给走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蛛网般密集的下水道则给犯罪者提供了最隐秘的基地,极大的贫富差距,腐败的司法系统,悠久的犯罪历史,这座城市生长在罪恶和金钱之中。

大多数犯罪者都只心向往之,毕竟作为一座极度排外的城市,没个本地人照应,极有可能在踏进哥谭的第一晚就只能在阿卡姆、黑门监狱以及哥谭湾中三选一作为人生后半段的归宿。

可手和会拥有了尼诺·佩蒂特。

这位魔法师本因为过去不太愉快的合作拒绝为他们提供情报,在信一再请求之下,或者是黑空的劝说起了效果,他勉为其难地提供了一张韦恩集团新酒店的图纸——他甚至连当天去往酒店客户名单都能弄到。

这位律师对于被迫掏出情报这点极不情愿,手和会只能猜测尼诺作为哥谭人或许也有些不明显的排外情节。

“先生们——我真的非常不赞成你们绑架布鲁斯·韦恩的计划,”尼诺·佩蒂特有些轻蔑地说,“你知道多少哥谭人试图绑架他吗?当然,你们想假借布鲁斯威胁夜魔侠,要么想借这个机会在哥谭拥有一席之地。”

尼诺连连摇头:“是什么让你们这么自信?”

手和会全体上下憋足了一口气,不提在夜魔侠手里的连连失利,让他们真正憋屈的是连黑空也尚未认可他们的实力。

这倒也不能责怪黑空本人,在艾丽卡到来以后,手和会再也没在地狱厨房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连原本顺利地扩张计划,也不知怎么的在惩罚者和夜魔侠的打击下停滞不前。

今晚就是他们一雪前耻的好时候!

一整队精锐的忍者埋伏进韦恩酒店,凭借着对地形的绝对了解,他们甚至兵分了三路,三队有不同的目标,也有不同的撤退计划。

整个计划绝对万无一失。

*

哥谭宝贝乘着直升机降落在了天台。

布鲁斯·韦恩绝对是上帝的宠儿,A队队长这么认定,即使这人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枕头,那也是个非常精美的枕头。

枕头挽着一位黑色短发的漂亮女士,脸上带着傻乎乎的笑容,眼睛里似乎只有那位女士的红唇。A队长悄悄接近,他手上的盘子里放满了加了延缓性安眠药的香槟。

只要喝上一口,十分钟后一个正常体型的成年男人就会感到体力不支。而酒店的休息室里,B队已经准备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布鲁斯·韦恩带离纽约。

草包先生正搂着怀里的女人说悄悄话,不知道哥谭宝贝许诺了什么出去,他怀里的女人露出一个猫一样狡黠的笑容,她拉着哥谭宝贝跃至派对的中心。

“先生们,女士们——”瑟琳娜·凯尔神气地抢过话筒,“我很高兴我们终于熬过了让人无聊透顶的拍卖会,现在为了庆祝这个派对,也为了庆祝我画廊里的画终于脱离苦海。”

女人挤挤眼,某个花高价买回画的冤大头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让我们来玩个藏宝游戏,”女人意味深长,“有一些意外的惊喜今夜来到了哥谭。”

人群开始骚动,A队长和手下穿着制服隔着人群遥遥对视,想要掏出武器的双手蠢蠢欲动,一时拿不定主意这就是晚会的一环还是他们已经暴露。

“找到惊喜的朋友——我想想,”哥谭宝贝拉长声音,“能开走我今晚的车!”

你他妈是坐直升机来的!傻逼!

意识到事情开始不受控制的同时,A队长刚刚放松了一点警惕,他伸手朝队员悄悄比了个手势。

女人朝人群飞吻:“游戏开始!“

整个大厅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伴随着节奏动感的音乐,人们得大声吼叫才能听清对方的呼应。

“计划有变!”他对着耳机大吼,“我们——”

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精准地朝他袭来,忍者灵巧地一转身,下一秒,他手上的托盘被人整个掀翻!掀翻他的人有不可思议的柔韧度,在拥挤的人群中轻松后翻,一脚踢开了他手中暗藏的刀。

他还没来得及出声,有力的双手就扼住了他的喉咙,抓住他的男人臂力极强,在他窒息的时候毫无诚意地说了句抱歉。

他最后的记忆,是这个神秘男人摸黑拉过一边的餐车,忍者惊恐地瞪大眼睛,在黑暗中隐约看见了一抹蓝光。

“……你准备怎么把他运出去?”一个更年轻的声音问道。

“去帮帮女孩们,罗宾。”

“她们已经把人吊在了屋顶上——这大概是玩多了游戏的后果,”年轻的声音带着疲惫,明确表示声音的主人已经摆烂了,“猫女甚至在教她们捆绑方法。”

A队长和神秘男人同时沉默了片刻,神秘男人默默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他想惊叫,可立马就被卸掉了下巴。那个被叫做罗宾的孩子默契地拿来了一堆餐巾一股脑塞进他的嘴巴里。

“哇哦……等等!”罗宾在震耳欲聋音乐中拔高声音,“不是所有人都能被折叠起来!夜翼!”

A的骨头替他发出了那声惨叫。

而刚刚把他整个人塞进餐车的男人顿了顿,“可我从小就是这么干的!!”

——快逃。

A心想,快点,再快点。

——B队,C队,在这群恶魔发现你们之前。

快点逃出哥谭。

B队在酒店的休息区待命。

耳机里一片寂静。

这太安静了,在他多年的任务经验中,这往往意味着反常。

他们藏在酒店内部的通风管道中,每一位都是极其有经验有耐心的忍者,就才是他们隐藏在这儿的原因。

可有耐心并不代表不能变通。在意识到A队的行动出了岔子后,B队长没有浪费无谓的时间,而是立刻命令队员启动备用计划。

忍者们从通风管道内落下,从身上抽出刀枪,一位酒店的服务员发出了惊叫声,哥谭人特有的危机感让其他酒店人员纷纷下蹲,眼观鼻鼻观心假装他们又聋又瞎。

除了一位不清楚是客人还是服务人员的男人。

说他是男人也有些过分了,按照年龄来讲,他应当位于男人和男孩之间,即使身形已经挺拔,但还有着年轻人特有的叛逆表情。

男孩深深叹气:“我说过,我的行动不需要人接应。”

忍者们整体一懵,仔细回想他们的计划,这儿显然没有一个接头人。

但出于谨慎,他还是迟疑地没有立马开枪,面前的年轻人反而更生气了。

“哦,你以为他真的认不出忍者来?”他讽刺道,“还是说你们以为新罗宾认不出来?塔利亚从来就没认真听我说话是吗?”

B队长在沉默与不解中困惑道:“……谁是塔利亚?”

年轻人瞪大眼睛与他们对视:“……操。”

他立马向后伸手,变魔术一般从身上掏出烟雾弹投掷出去,在令人连连咳嗽的烟雾中,年轻人带上了一顶红色头罩,随后又从柜台里掏出一把机枪。

这令人窒息的转折震惊了B队里的每一位手和会忍者,在他们绑架布鲁斯·韦恩的道路上没有预料到有如此之多的艰难险阻。在机枪的火力压制下,他们原本的计划派不上一点用场。

那个带着红头罩的年轻人展现了令人吃惊的战斗技巧和作战能力,敢于反抗的人在周边此起彼伏的尖叫中倒在了血泊中。

B队长的腿部中枪,他对着通讯器声嘶力竭:“快逃!快逃——”

酒店位于海边,有钱人甚至能直接开着游艇进来,只要C队动作足够快,通过海底隧道用潜艇逃跑,就一定能把消息成功传回纽约。

无人应答。

一发子弹击穿他的手掌,他的肺部中枪,只能发出破旧风箱的喘气声。

B队长不敢置信地盯着年轻人胸口的蝙蝠标志,他的目光显然触怒了眼前这个凶神,他发着抖:“别杀我,手和会同不是你的敌人,我们来找韦恩——啊!!”

近距离的开枪让他的脑部的组织液体弄脏了韦恩酒店昂贵地毯,年轻人对着尸体面无表情:“不好意思,阿卡姆满员了。”

*

尼诺在不用上班的日子里尽情享受他愉快的清晨。

相比容光焕发他而言,他白天晚上都得加班的男友整个人如同僵尸一样在床上生根发芽。马特顶着一头乱发,用一只手臂同样将尼诺也封印在床上,这让尼诺不得不以一个艰难的姿势开始刷手机。

——“鲨鱼王为爱越狱阿卡姆!撞毁一艘军用级别潜艇!其声称其爱人命不久矣,哥谭法院是否能网开一面?”

尼诺按在屏幕上的手指如同中风一般颤抖,他反复确认新闻,甚至想伸长手臂从床头柜里找出他的备用眼镜。

“怎么了?”马特神志不清,尼诺不正常的心率终于让他舍得从被子里抬起头。

“我大概疯了,”尼诺语无伦次,“我甚至觉得我有生之年能看见康斯坦丁的婚礼。”

马特:“?”

这一定是真爱才能让一位远古神的后裔为爱走天涯。

尼诺手一滑,哥谭日报的其他新闻也展现在了他眼前。

他缓缓又摘下了刚刚戴上的眼镜,无论是猫女在韦恩酒店的屋顶抽打手和会忍者还是哥谭警局的门口出现了一个装着纽约反派的人头麻袋对于这个不是工作日的清晨来说都太超过了。

马特看着又默默躺下的尼诺:“……?”

“我得再睡会,”尼诺自言自语,“我得再睡会。”

他只是一个多月没回哥谭而已,到底出了什么让他难以理解的事,让哥谭本地人都不得不直呼离谱。

——别卷了,别卷了,哥谭的反派市场真的不必内斗至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