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红莲觉得自己睡了很长的一觉,醒来时脑袋都是懵的。

她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右脚迈出去时没怎么留神,踩到了个软绵绵的物事,吓得她收回脚步低头一瞧,只见一个被捆得严严实实的神威正仰躺在房门口的走廊地上,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无辜地瞧着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红莲:

“早啊红莲,你醒啦?”

红莲刚才踩到的就是他脑袋旁边的麻花辫。

他身上的绳子分成两股,麻花似的紧紧缠在他身上,从脖颈下方一路缠到脚踝,活像一个缠满了铜丝的电极;两股绳子的绳头分别捏在房门两边的银时和假发手里,这二位在听到红莲的开门声后悠悠醒转,银时疲惫地伸手按了按自己的眼睛:“嗯?我怎么睡在这儿了……”

他将一旁还迷迷糊糊的假发一脚踹醒,“不是说好一起把这家伙扔下船的吗你怎么先睡着了?”

“……没,我记得我好像闻到一股陌生的香味,然后就失去了意识……”假发挨了银时那一踹,毫无防备地往后滑出十几米,被他捏住了绳头的神威也就跟着往后滑出了十几米,脑袋险些撞上墙壁。

红莲很少见神威如此狼狈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一声。

假发在她的笑声里清醒了过来:“话说银时,你不也睡着了吗!”

嗯?闻到奇怪的味道后睡着了?

红莲脸色一沉,走到假发身边把神威拎了起来,干脆利落地扯断了他身上的绳子,在他腰上摸了一圈,果然从他腰后找到了一颗被压碎了的香料。

大概是银时和假发捕获神威的时候不小心压碎了他藏在身上的香料,导致三人齐齐睡了过去,神威没来得及挣脱绳子,银时假发二人想把他扔下船的计划也随之流产。

红莲决定继续执行这个计划:“怪不得我会就那么睡过去,我看你是活腻了!”

——红莲揪着神威的呆毛上了甲板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地球了。

船缓缓停靠到港口边的时候红莲都觉得有些不真实:“这么快就到了?”

晋助在一旁悠然回答:“你睡了两天。”

银时和假发也绑着神威在走廊里睡了两天。

红莲闻言一怒,一甩手臂直接把拎在手里的神威丢下了海——被甩到半空的时候神威伸出手捏住了红莲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右手臂,红莲惊呼一声,双脚被神威的惯性扯离地的时候银时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捏住了她的脚踝——银时被扯起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倒了一旁悠闲看戏的晋助,一只脚缠住了晋助和服的衣摆,此时神威为了把红莲也拖下水在半空中用力一扯,几人一个接一个地落进了水里。

*

二十分钟后,志村新八在码头的一家点心摊子前头见到了落汤鸡似的浑身湿淋淋的红莲和神威。

“红莲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啊?”

“发生了一点小意外。”红莲狠狠搡了把神威湿漉漉的头发,头一偏tui一声吐了口腥咸的海水,“东西呢?”

志村新八默了一会,还是把他姐姐志村妙亲手所制的炒鸡蛋双手奉上,“话说你这个神情完全是一副想去杀人的神情吧?你到底要拿我姐姐亲手炒的鸡蛋去干嘛啊红莲小姐?!受害人万一要是报警的话不会牵连到我姐姐吧?!难得有人跟我姐姐订做炒鸡蛋她一高兴装了整整一大盒来着!”

“不会的。”红莲十分虔诚地把那个便当盒放在一旁的长椅上,动作谨慎地打开了包着便当盒的花布,同时上半身尽可能地后仰,伸出食指分别拈住便当盒盖的两侧,颤抖着把那个盖子掀了开来。

“——不至于吧?不至于吧红莲小姐!”在旁看到了全过程的新八心情复杂地吐槽她,“那只是装着炒鸡蛋的便当盒又不是潘多拉的魔盒你需要这么小心吗!就跟开普通的便当盒一样开就行了啊喂!”

红莲捏住鼻子,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会那盒子里头满满当当的还泛着微弱热气和不明黑气的坨状不明物,赞许地点头道:“不错,在动画圈和同人圈各大足以谋财害命的黑暗料理里头,阿妙前辈的炒鸡蛋绝对名列前茅。看看这色泽品品这香气,别国影视剧的武林高手吃了都得歇菜。”

“——所以你到底要拿它干什么去啊红莲小姐?!冲动是魔鬼啊!有什么事情我们找警察解决……”

新八话音刚落就见红莲忽地伸手抓起盒里一小撮已经分不清是蛋壳还是鸡蛋的不明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塞进了一旁的神威嘴里。

“啊啊啊啊你在干什么啊红莲小姐!”新八震惊地猛跨几步上前接住了被塞了一嘴新式毒物后踉跄欲倒的神威,“是被真选组的冲田队长带坏了也变成那种以谋杀上司为乐趣和己任的角色了吗你!”

“哦那倒没有。”红莲挠了挠头,“就是拿他试试药。”

这也正是红莲此行会带神威来的主要原因。他给她下了迷香,那她就喂他一口炒鸡蛋,互相下药才算扯平。

“——所以说了那是炒鸡蛋不是毒|药啊!”新八痛苦地抓住了自己的脑袋,“不等下这也和毒|药差不多了我记得有一集银时误食后还失忆了来着……”

此时的神威已经下意识地吞下了那口炒鸡蛋,昏厥了几秒之后茫然地睁开了幽蓝的眼睛,看了看正扶着他的新八,又看了看站在他跟前的红莲,忽然用力将新八推开,一个猛子扎到了红莲怀里,险些当街将红莲扑倒:“妈妈,他下毒害我。”

那语气里竟还透着一丝委屈。

红莲傻眼了:“啥?”

新八愤怒地站起身指着神威颤颤巍巍道:“我是想救你的啊!你一醒过来就推开去扶你的我径直往姑娘怀里扑就算了还颠倒黑白!怪不得是当反派的料,你还有良心吗你!”

*

又过了半小时,红莲带着混乱失忆状态的神威和因为卖出了自家姐姐亲手炮制的失忆良药而良心有亏的新八,在去真选组的路上遇到了神乐和总悟二人。

红莲丢下是不是抽风抱着她喊妈妈的神威和时不时后悔犹豫要不要去真选组自首的新八,乐颠颠地跑到俩小孩身边,拿出一早准备好的夜兔族特产点心桂花糕和桃花酥,热情邀请二人尝一尝。

俩小孩没有怀疑,总悟一口气吃了两块神乐一口气扫完半盒,然后整整齐齐地昏了过去。

红莲一手接住一个,笑眯眯地摸了摸俩小孩的头:“不要怕,我已经控制了炒鸡蛋的量啦,拈了一点点放进糕点里的。你们肯定不会严重成神威那样,最多就是把这段时间关于春雨和虚的事儿都忘了。那不是你们未成年人该插手的事,好好在地球生活等我们大人把boss打完哦。”

话音刚落,摄入少量毒|药的总悟率先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慈爱的夜兔姑娘半晌,蹦出来一句:“……妈?”

红莲:“……啊?”

“你滚开,这是我一个人的妈妈阿鲁!”

神乐一脚将总悟踹进街角,“跟我抢姐就算了为什么又要跟我抢妈!”

说完她茫然地抬头看着红莲:“妈妈,我为什么要说又?”

红莲张了张嘴:“……”

目睹了这一切的新八彻底绝望:“红莲小姐!你说要来真选组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来自首的,结果你竟然是来谋害警察的!这下可怎么办啊一番队队长都认你当妈了我们还是去自首吧!”

那头神乐已经数不清第几次和总悟打了起来,二人为究竟谁是红莲的亲生孩子而争执不下,已经在真选组本就千疮百孔的大门上又砸出来一个大洞。

红莲指着他俩木然道:“……这种事应该没什么关系的吧?下一章或者下下章就能恢复了吧?那什么,我看他俩也没咋失忆,这模式不是还和以前一样么?”

“不一样了吧明显不一样了吧?!”新八抓狂,“你听见他们吵架的内容了吗?他们在争今晚到底谁有资格和你睡一个被窝诶?这思考模式明显倒退到童年时代了吧他们现在只是身怀绝世剑技和出众体术的两个巨婴而已啊!我们到底该怎么跟土方先生和三叶小姐交代啊!另外你耍赖的时候表情别和银桑一模一样啊我只感到绝望啊喂!”

“……总之。”红莲赶过去阻止了他俩的打架,一手牵起一个迅速藏到墙角,“快,新八同学,把神威也带过来——先把这几个人藏起来,等到下一章就会自动恢复的!不要在这种时候引起警察的注意啊!”

新八也木然地看了他一眼,拉住神威的手腕抬步就往真选组走:“我不能再陪你胡闹了红莲小姐,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我姐姐做的炒鸡蛋在同人作品里竟然会有让人失忆后睁眼认母的功能,但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能让姐姐坐牢,我这就去自个首先。”

他抬起的脚还没落下,脑后忽然一痛,下一秒便失去了意识。

神威抓住新八的后衣领一溜烟跑到红莲跟前,邀功似的对她讨好地笑了笑:“妈妈,我把他抓来了!刚才你说要藏起来就是这个意思对吧?我做得对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